打开

运营商选择主动割肉,5G消息或要掀翻微信?

subtitle
三易生活2020-11-23 19:27

伴随着此前realme Q2i将5G机型的起售价压低至千元以下,以及国内5G网络建设如火如荼的展开,也让5G已经成为了离我们越来越近的存在。不过在许多人看来,5G目前面临的最大阻碍还是缺少相应的应用适配,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春天三大运营商推出的5G消息,也被整个业界寄予了厚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此次除了三大运营商少见的联手外,包括小米、vivo、OPPO、华为、中兴、魅族、三星等活跃在国内市场的主流手机厂商,也纷纷为之站台。在经过了半年的准备后,5G消息的商用也已经迎来倒计时,近日有消息显示,包括华为、小米、OPPO、vivo、三星等品牌旗下机型已经通过了5G消息的测试。与此同时,在近日举行的2020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终端渠道论坛上,中国移动副总经理简勤表示,在5G消息方面,下一步将尝试与合作伙伴共享业务发展收益,并与产业共同做大5G消息的业务规模。

同时根据海外市场相关信息显示,功能更为丰富的RCS(Rich Communication Services),也就是富媒体通信解决方案的应用,在经过了谷歌方面的多年努力后,现在已经可以通过谷歌的Messages信息应用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使用。

事实上,RCS结合VoLTE业务后正是5G消息。而通过5G消息,用户之间除了可以发送传统的短信及彩信外,还能够发送清晰度更高的照片、共享位置、发送文件、创建群聊、视频通话、银行转账、网络购物,以及传输文件等众多功能。而5G消息与RCS之所以被运营商看重,外界推测或正是因为运营商认为这是能够动摇微信的等IM软件“统治”的关键。

自从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后,以微信为代表一众跑在运营商网络上的OTT(Over The Top)应用,依靠移动运营商搭建的网络无疑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收益。而处于链条上游的运营商则逐渐开始被管道化,因此所带来的结果,就是运营商的存在感已经越来越弱。

例如,短信当下已经几乎沦为“验证码”、“促销优惠”,以及“信息通知”的工具,但这对于运营商来说显然是不希望看到的。据不完全统计显示,中国市场短信业务的顶峰是在2012年,这一年共有9000亿条短信被发送,如果按照1条短信0.1元来计算,运营商仅从这一业务上就能获得900亿元,但随着免费的微信等软件成为国民级APP,手机用户发送的短信数量逐年下降,到2015年,年均短信数量已经下降至6992亿条。

显然运营商并不甘于管道的定位,因此近年来也一直试图向内容及服务领域进行探索。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移动的咪咕,其几乎从视频、音乐,到文学一应俱全,但相比于更加灵活的互联网企业,咪咕却始终在市场上的表现不温不火。在这样的背景下,运营商就选择携手在自己占据优势的通信领域,用5G消息来寻找突破口。

由于微信这类沉淀了太多用户关系链的熟人社交软件,在C2C领域几乎无可撼动,因此外界认为,运营商如今或是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5G消息所瞄准的,可能是B2C领域也就是微信现在努力建设的小程序生态。通过引入MaaP机制后,5G消息可实现构建消息即服务、消息即应用、消息即平台的功能,甚至在传统短信界面,即可完成现在需要通过APP来实现的互联网平台与用户的交互及服务功能。

虽然微信小程序如今也很火热,但其同样也有着一些致命的缺憾。其一,就是其仅局限于微信这个平台,换句话说,就是想要在小程序中看到腾讯的竞争对手显然并不不可能,比如说抖音和淘宝。而5G消息基于运营商网络,用户无需进行任何的下载安装便能收到相关信息,因此任何互联网服务都没有本质上的竞争关系。

其二,微信小程序无法做到高级别的身份认证。想必大家在使用不同小程序时,会遇到需要分别授权登陆的问题,而5G消息由于依托的是唯一标识的SIM卡,在身份认证环节是先验,并且不需要用户名与密码,这就代表其可以和短信一样,成为移动互联网APP绕不开的一道关卡。

其三,对于企业来说,微信小程序这种需要用户主动关注和使用的模式,使得其自身缺乏了主观能动性。而一旦有了5G消息,企业其实是掌握了主动权,在理论上是可以不限次数地向用户推送各类信息。

事实上,在《5G消息白皮书》发布时,外界对于5G消息还保持着谨慎乐观的态度,因为其最大的问题就出在商业模型上。毕竟5G消息尽管说是运营商在力推,但其最终的服务质量却是由第三方企业、手机厂商,以及系统供应商(Android)来决定。即便不提直接面对用户的企业,单是谷歌、运营商,还是手机厂商三方显然都有着各自的诉求。

随着微信与Facebook等超级APP开始在Android系统内孵化自己的生态,就让这些社交平台成为了众矢之的。对此手机厂商开始组建快应用联盟,用以对抗微信小程序,而谷歌则开始在Android上收紧权限,限制APP无边界扩张,同时除了联合全球数十家大型通信运营商之外,现在已经强制要求所有的Android机型必须通过RCS标准认证。甚至负责制定RCS标准的GSMA也表态,将会推动5G消息成为设备认证的必选项,也意味着RCS在Android端的铺开已经成为了定局。

那么接下来想要让5G消息茁壮成长,让第三方企业接受无疑也是关键。尽管从5G消息的特性来看,企业其实并是利益冲突方,毕竟他们仅仅只是把自己的服务从Android或IOS平台,挪到了5G消息平台而已。但实际上,根据奥卡姆剃刀也就是“简单有效原理”,在目前微信与支付宝小程序生态已经够用的情况下,开拓新的战场并不是特别经济的行为。

因此中国移动选择放低姿态,选择与合作伙伴共享收益,这其实就可以理解为运营商希望在5G消息平台上建立一个应用商店,由运营商负责搭台子,第三方企业负责唱戏,走应用商店的抽成模式,并根据一定的比例来进行分成。

而在解决了利益分配的问题后,5G消息也就有了真正可以吸引更多企业参于的可能,尽管代替微信短期不太可能,但从微信小程序身上割肉却显然并不难。当然,所谓的利益共享暂时还只是一个大方向,具体的成本如何分摊以及分成比例是多少,运营商需要解决的问题其实还有很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