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按闹分配”的教改,正在让教师成为新一代的“弱势群体”

subtitle
诚观教育2020-11-24 16:54

文|诚言呈语

本文原创,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转发分享。

当学生的时候,我想当老师。

倒也不是说我志向有多远大。

而是纯粹就像刚毕业时,想早日当领导一样。

哪里有“压迫”,目标就定在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的,你没听错。

在我读书的时候,老师是完全“支配”着学生的。

甚至,连适度的体罚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更让键盘侠们“匪夷所思”的是,在被老师揍了之后,你还不敢告诉家长。

因为要是被家长知道了的话,他们不但不会去找老师讨点什么说法,反而会根据老师打你的轻重,再揍你一顿更狠的。

老师和家长,就像是虐娃合伙人一般的存在。

我甚至觉得唯一能超越超越亲子关系紧密程度的,就是家校关系。

因为除了这两拨人之外,似乎也没别的谁敢对咱怎么着了。

说实话,在年龄比较小的时候,我是想过去挑拨家长和老师的关系的。

因为自幼熟读《三国》的我,很清楚自己无力1V2。

但是明理的家长,加上负责的老师,我这计划最终还是以挨了一顿打而告终。

但是我没完成的大业,不代表后来者无法完成。

你看现在的家校关系,早就超出了我当初的“既定目标”了。

大约从10年前,网络论坛这玩意兴起了之后,关于个别无良老师的新闻就是“爆款”。

这不奇怪。

因为在绝大多数人的心中,老师的形象依然还是园丁。

反差越大,越吸引眼球。

然而,流量是“不讲武德”的。

从那以后,但凡老师那边有点什么风吹草动,都会立刻被抬上互联网,被口诛笔伐一番。

当然了,出了这样的事,确实是该声讨。

但你也不知道有些人是思维拉胯,还是别有用心。

个别案例,硬是被他们上升到了整体现象。

而舆论的风向,也从“某某老师的某负面新闻”,被逐渐歪到了“现在的老师都怎么怎么样”。

到了后来,话都说习惯了。

只要有了家校关系的新闻,对于老师这个职业的抨击就从来没局限于某一件事,某一个人身上过。

家校关系的分崩离析,在心里不在面儿上。

但这种微妙的关系,就像是在等烈火的干柴一般,稍微有点火星子,就能迅速燎原。

以至于跟老师有关系没关系的,最终都能把教师钉在靶心。

就比如说前阵子江苏家长退群的事吧。

大伙矛头的指向,都是老师的不负责任。

甚至包括央视等主流媒体的发声,也是“老师的缺位”

刚开始,我也一样。

因为我也被“家长作业”烦得够呛,我要是自己能教得好的话,还要老师干吗。

但是仔细一琢磨的话,感觉这锅好像也不一定该让老师背。

作为家长和学生来说,我们和老师的交集,都是他们教学工作的范畴。

而他们的非教学任务,咱却看不见摸不着。

非教学任务有多少呢?

在过去,应该说非常少。

因为一个老师平均要带140位学生的课,还得批改作业,谁有那闲工夫跟你在那非教学工作去。

但是如今,在各种教育新理念的奇谈怪论之下,那些无关教学的“花活儿”是越来越多。

书香校园班级角,教学心得计划表。

今天录个视频,明天写个总结。

各种会要参加,各种教案要规划。

当各种志愿者都是常规操作了,因为就连扶贫的事,都被安排上了。

你都别说这还有没有时间批改作业了,能有时间备课就算不错。

就算忙完了这些,“创新”的大旗还在那杵着。

反正,需要创新的你得去创新,不需要创新的,“制造守旧”也得创新。

所以你现在能看到很多小学生的作业,都变成了脑筋急转弯。

那能不被人吐槽吗。

然而,这些事你不做还不行。

职称你得评吧,学校任务总得响应吧。

一个纯粹的职业,在各种键盘侠的“指点”下,变得越来越行政化。

再加上连年的减负,小升初考试的取消,普职比的严控。

作为家长来说,不焦虑才邪了门了。

那要这么说的话,“上班时捎带着去上个课”的老师,这口大“锅”,还真得你背。

仔细拢拢教育这些年的变化,你可能会发现如今正在实施的方案,好像都是“闹”出来的。

在西方的公私立教育,分别被裁剪并拼接传入国内之后,关于国内教育的无病呻吟就没停过。

比如素质教育喊了快四十年。

可是直到今天,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素质和能力到底是个神马玩意。

比如减负喊了三十多年。

结果不仅没能减掉学生负担,反而让教育形成了学校和培优班的“双轨制”。

比如创新创造喊了快十年。

可是谁也没告诉你,创新的本质上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更进一步”,只会国外几十年前的发明创造,对你进行降维打击。

逮着

至于像什么德国的技工、漂亮国的草根创业者、北欧的艺术家、法国的哲学家…

更是在应试教育培养出的中国后浪面前,底裤尽显。

然而,“创新能力弱”的谬论,依然还在被一些人当作既成事实讨论得不亦乐乎。

只要这顶帽子还被键盘侠们强行按在你脑袋上,那你的教学就得变,就得为了创新而创新。

效果好了,是教改成果;效果不好,有老师背锅。

但是这样“按闹分配”的教改,和时不时的网络暴力,却让老师成了“弱势群体”,让师道尊严变得不堪一击。

如果有一天,学校真像校外机构一样成了服务行业了的话,不管家长和老师最终“谁赢谁输”,为此买单的,又将是谁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