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你知道吗,在清代淮军的发展中,李鸿章和曾国藩竟是这种关系?

subtitle
小恩说历史官方 2020-11-23 16:48

淮军是从湘军衍生出来的一支勇营武装,不仅营制大同小异,军营风气也一脉相承。

所以,有人把淮军看作湘军的一个分支是有一定道理的。淮军主帅李鸿章(1823~1901)字少荃,安徽合肥人,其父是曾国藩的同年。自道光二十五年至咸丰二年(1845~1852)李鸿章一直在曾国藩门下受教,可以说是曾国藩登堂人室的弟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咸丰三年(1853)李鸿章以翰林院编修奉命回籍办理团练,咸丰九年(1859)在江西建昌投入曾国藩幕府任幕僚,甚受器重。曾国藩不仅在幕僚面前称赞李鸿章“所拟奏咨函批皆有大过人处,将来建树非凡,或竞青出于蓝亦未可知”,还在奏折中荐举他“劲气内敛,才大心细”,“堪膺封疆之寄”。

咸丰十一年(1862)逃至上海的苏南士绅派专使赴安庆向两江总督曾国藩求援,曾国藩既垂涎于上海厘税饶富,又苦于无力分兵,遂令李鸿章回庐州老家募勇,以湘军营制编练淮军。曾国藩这样做主要出于两种考虑。

第一,开辟新的兵源,以解决湘军兵源不足的问题。

由于湘军只在湖南募勇,又主要集中于长沙、宝庆二府,致使随着湘军人数的增加,兵源日见缺乏,如不另辟蹊径,将来必有难以为继之一日。曾国藩认为,军队之强弱主要取决于营制之优劣,不在于兵勇是否募自湖南。

淮、徐一带民风强悍,若以湘军营制编练一军,其战斗力绝不会低于湘军。故此次增募新军一改往日不论将领籍隶何处,必赴湖南募勇的惯例,令李鸿章返回皖北招募淮勇,从而大大扩大了兵源,解决了战争形势需要迅速扩军和湘军兵源不足的矛盾。

第二,创立新军,为取代湘军预作准备。

曾国藩认为,自安庆战役之后,湘军募气渐重,积习日深,已显露出强弩之末的景象,如不预作准备,必有一天陷于被动。如建立新军之时仍赴湖南募勇,势必新旧掺杂,积习难改。故决计“创立淮勇新军”以“济湘军之穷”,一旦湘军不可用,即以淮军取而代之。

李鸿章回到合肥老家,即将昔日办理团练时的旧部招募成军,带往安庆,同治元年(1862)乘轮船开赴上海。其初,新募淮勇只有5营2500人。曾国藩担心李鸿章兵力太少难以立足,特意从湘军中抽出4营2000人充任军事骨干,并以新募湘勇4营2000人附之,凑足13营6500人,勉强可以成军。

到达上海之后,李鸿章一面将主要由安徽人组成的湘军开字营改为淮军,一面依靠上海丰厚的饷源和外国侵略者的支持迅速扩充人数,购置新式武器,使淮军很快成为拥有7万之众和洋枪洋炮装备的新式军队,其作战实力大大超过湘军。

淮军初至上海时,完全遵行湘军营制,其后渐渐有所改变,一是建立了一些洋枪队(营),一是建立了一些独立的炮队(炮兵营)。这都是湘军以往所没有的。洋枪队将原来的小枪、刀矛改为洋枪,抬枪改为劈山炮。李鸿章先从其亲兵营做起,以后逐步推行到全军。

随着装备的改进,淮军的训练方法也相应改变,由土操改为洋操,“操演阵法纯用洋人规矩,号令亦仿照洋人声口”。曾国藩观后大有耳目一新之感,称其“步伐极整齐,枪炮极娴熟”,“平日所见步队不逮此远甚”。炮队的设立在中国可谓创举,中国步兵设立独立的炮队即从此开始。

李鸿章到上海不久,即向洋人购买新式洋炮,在淮军中筹建炮队。起初,仅亲兵护卫营有炮队200名,到同治二年(1863)夏,已有6个专门炮兵营,分属于淮军各部。在镇压太平天国过程中,炮队发挥了很大作用。这种落地开花炮虽属前膛炮,一旦集中使用亦可在城墙上轰开缺口,使步兵迅速冲入,比起湘军专门以开挖地道炸城要方便可靠得多。

淮军所以能够迅速攻占苏南各城,除太平军方面的原因外,主要就是靠炮火先进和外国侵略者的配合。不过,淮军改用洋枪后,原来的编制基本未变,仍是每营4哨,每哨8队,另加亲兵6队,仅只将原来14人的抬枪队改为12人的劈山炮队而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