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夫妻喜生双胞胎女儿,7年后坏消息接踵而至,两个先后患相同的病

subtitle
乙图2020-11-23 10:08

生下双胞胎女儿后,我一度觉得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妈,但现在我每天都在问自己:为什么要生她们?因为我怎么也没想到,两个女儿的人生会走得这么艰难。好不容易把小女儿从病魔手中夺回来,现在大女儿又开始了一场与病魔旷日持久的抗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张艳,家住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农村。1997年经人介绍我与丈夫结婚,2009年我们迎来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取名叫谷明一郎和谷明一齐。两个孩子同时到来,顿时感觉日子有了奔头。可是从小女儿患病,到如今大女儿又重蹈覆辙遭受病痛的折磨,接踵而来的打击,让这个家庭千疮百孔。图为我的双胞胎女儿谷明一朗(左)和谷明一齐(右)。

2016年2月1日,当时7岁的小女儿谷明一齐突然高烧不退,嘴里还不停地喊腿疼。我们夫妻俩随即带着女儿去医院,在鞍山市中心医院查了血常规后,医生感觉孩子情况危急,建议我们赶紧去大医院。几经辗转我们来到沈阳的一家医院,很快女儿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图为想着两个孩子,我就难受。

接过医生递来的确诊报告单,我觉得这张纸仿佛有千斤重,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民,没识过几个字,但是我知道这个病很严重。我和孩子爸爸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说什么也不相信身体一直都很健康的女儿,怎么就突然得了这个病。图为小女儿谷明一齐。

医生说,现在的医学技术很发达,通过化疗这个病是有治愈的可能性,但是费用需要几十万,让我们要有心理准备。医生的话是现在我们夫妻在极度惊恐下,能抓住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我和孩子爸爸决定,就算是倾尽所有也要救我们的女儿。医生最后给孩子制定了9个强化疗的治疗方案。图为我和老公每天为孩子治疗费犯愁。

小女儿9个疗程的化疗都顺利完成,两年的抗白之路也终于结束了。我始终忘不了那天女儿走出医院欢呼雀跃的样子,那天晚上女儿激动得一夜没睡,她趴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妈妈,家里真好,一点消毒水的味道都没有。”一家人的生活也算是回归了正轨,我们恢复了正常的工作,孩子也正常上学。可谁曾想,幸福的日子竟如此短暂。图为小女儿谷明一齐在写字。

2019年6月初,大女儿一朗总跟我说,她最近时常腿疼,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以为孩子正在长身体可能是缺钙,就给大女儿买了些钙片。直到2019年6月8日,我发现大女儿的脸色不好,我回想起小女儿当时的情况,我一分钟也不敢耽搁,赶紧带她到医院查血,谁知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图为大女儿谷明一朗。

当我接过血常规的单子,单子上的数字让我瞬间傻了,这怎么跟小女儿当初发病的数据一样?我哭着跑到医生办公室给医生看,医生说这血象有问题,让我们赶紧去大医院。我听完就蒙了,三年前同样的场景,如今又再次上演。大女儿怎么也这样了呢?一直都好好的啊。我不敢相信这个结果,我甚至都忘了那天自己是怎么带孩子回家的。图为我的双胞胎女儿。

我们夫妻俩随后就带着大女儿去了沈阳,做了骨穿。接下来等待结果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很快大女儿就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主任对我们说,孩子情况不容乐观,赶紧回家筹钱给孩子治病,耽误了会危及孩子的生命。面对接踵而来的打击,我彻底崩溃了,我瘫坐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个病?为什么两个孩子一个都不肯放过?图为病床上的古明一朗。

我还没从小女儿患病的阴影中走出来,大女儿又病了。在小女儿病情稳定的这一年里,我每天都担惊受怕,细心地照顾着她们,无论多困难我都不想再让孩子受罪,可怎么也没想到大女儿又病了,这让我们一瞬间又回到了原点。生下双胞胎女儿明明是天大的好事,竟让我这对可爱的女儿要同时承受病痛的折磨。图为大女儿谷明一朗。

之前小女儿的那场病,我们不但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一屁股外债。如今大女儿的治疗费用成了我躲不过去的梦魇,可我们就是一个靠打工种地谋生的农村家庭,哪有这么多钱给孩子治病?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几乎把能说上话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他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我们,仍然是杯水车薪。在这期间,我尝试打零工、发传单,把能做的都做了,但如今新债旧债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身上,喘不过气来,可是作为母亲的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不能放弃我的女儿。图为我的双胞胎女儿。

医生告诉我们,孩子要先进行几个疗程的化疗。女儿如今还那么小,我们这个家少了谁都不行,我不会放弃的,曾经我救得了小女儿,如今我同样可以救得了大女儿。就这样,我们带着大女儿开始了化疗。每一次化疗的过程都很难熬,女儿痛得像小虾米一样蜷缩在病床上,紧咬嘴唇。看着女儿,我赶紧跑出病房,在走廊里放声哭泣。我恨不得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让我来受这些痛苦折磨。图为我和老公写给女儿鼓励的信。

随着化疗的深入,药物的刺激也越来越大,女儿的胃不好,吃饭喝水吐得稀里哗啦,大把大把地掉头发,她时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大女儿以前最喜欢的就是她的长头发。如今看着她如此受罪,我这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可懂事的女儿却笑着跟我说:“妈妈,我还小,头发掉了还能长的,你别担心。”孩子这么懂事,为什么厄运就是不肯放过她。图为两个女儿的玩具熊。

记得那天,小女儿央求我好久说要来看她的姐姐。病房里,小女儿紧紧抓着姐姐的手安慰她说:“姐姐,你不要怕,以前是你陪我治病,以后就换妹妹陪你。”看到这一切,我深深地感到自责与愧疚,3年间我的两个女儿无一幸免地患病,明明是该无忧无虑的年纪,可病痛的折磨让她们只能躺在病床上承受痛苦。图为我的两个女儿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接下来的日子,女儿一直都很配合医生的治疗,医生也告诉我们还有一个疗程孩子就可以结疗了。就在我们看到希望的时候,大女儿却在最后一个疗程里突然出现心脏衰弱、呼吸困难、腹部积水等症状,需要进行透析和抽腹部积液。那天晚上医生让我签病危通知书时,我手一直在颤抖,我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了,我苦苦哀求医生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图为女儿看病的各种发票一大摞。

那晚我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外蹲了一夜,我一分钟都不敢离开。我得陪着大女儿,她会害怕的,她还那么小,不能没有妈妈照顾。重症监护室外,我默默祈祷,希望孩子能挺过来,好在那晚大女儿挺过来了,我悬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下了。7天之后大女儿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我们以为大女儿算是躲过了一劫,可是她又感染了,身体日渐消瘦,看着孩子遭罪,我心如针刺。图为小女儿谷明一齐在吃饭,一边躺着的是大女儿。

医生告诉我们,孩子后续的治疗仍需要高额的费用。为了更好地照顾女儿,我早就没了工作,现在每天的费用都要上万,我们现在实在是拿不出一分钱了。可是治病不能等,女儿更不能等,我在跟时间赛跑,谁能帮帮我的孩子?图为孩子的诊断证明。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