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朗普从堡垒内部撕开美国选举的腐败黑幕: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subtitle
时评君 2020-11-22 16:43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美国一直引以为傲的民主选举制度,现在正遭到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毁灭性打击。美国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位在任总统指控美国大选严重舞弊,特朗普总统正在指控2020年美国大选被大规模操纵和舞弊,等于是美国官方主动揭开美国选举的腐败黑幕,威力不亚于核弹爆炸。

特朗普是美国现任总统,他是从堡垒内部,自上而下地把美国的选举黑幕彻底撕开给全世界看了,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对此有一个客观的评价:这会导致有数百万人认为,“哦,是的,这肯定是作弊,因为总统都这么说了。”这就是特朗普指控选举舞弊产生的客观效果,给美国带来的影响是灾难性的,所以美国主流媒体拼命想封锁特朗普发出的声音。

特朗普这么干,不排除是出于保住总统宝座的一己私利。但不可否认,特朗普深刻了解美国的选举制度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看到过很多选举舞弊的案例,知道选举舞弊不仅民主党有,共和党也有,他指控选举舞弊,是一抓一个准。过去民主党和共和党为了共同的利益,双方形成了默契,就是避免把选举舞弊的事闹大。美国过去也查实过一些选举舞弊的案例,但都作为个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这次现任总统直接出马指控选举舞弊,来了个大闹天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朗普这次是把美国的天给捅破了,这可不是外部敌对势力攻击抹黑美国,而是美国总统亲口说的,并且几乎是天天在说,怪不得外人。指控选举舞弊的还有美国的顶级律师团队,他们正在收集越来越多的选举舞弊证据。这让美国的政治精英感到惊恐,他们认为特朗普正在干着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使得美国在全世界面前声名狼藉,让全世界看美国的笑话。因此不仅民主党反对,共和党其实也不乐意。

《纽约时报》11月11日报道,代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45个州的选举官员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欺诈或其他违规行为在本次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中发挥了作用。另有4个州的选举官员未直接回复《纽约时报》,但在公开声明中称,未发现重大选举问题。只有德克萨斯州官员在声明中称,“除了一些小问题外,选举过程严丝合缝”。他们并没有否认选举中存在违规行为,而是说没有证据显示违规行为对选举结果发挥了作用。

显而易见,特朗普打破了长期以来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达成的默契,就是不攻击美国最核心的选举制度,从而引起了两党的共同反弹。当特朗普的律师团队不断收集选举舞弊的证据时,这些负责选举的官员则要竭力表白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好。但有很多事实证明,部分州的选举工作做得太差,且不说是不是存在舞弊,至少是存在严重的失职甚至是渎职行为,他们居然好意思说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好。

这次美国大选中存在的严重失职或渎职行为包括但不限于,把死者登记为合格选民,连死亡了36年的死者都被登记为合格选民,并向死者寄送选票。不管死者选票有没有实际投出,这都是骇人听闻的丑闻。更严重的是,投票数超出当地人口数,如宾州匹兹堡人口301048人(2018年人口普查),投票数691434,多出一倍多;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人口590157人,投票数643768;密歇根州底特律人口672662人,投票数856541;密歇根州兰辛人口118427人;投票数156295。

一个基本常识是,一个地区人口中排除18岁以下未成年人和非美国公民后,合格选民人数是少于人口数的,但是投票数居然比登记选民人数还多,甚至超出了人口数,这已经不单单是丑闻了。如果只有一个地区出现这种情况,尚可以用工作失误来解释,但多个地区都出现这种情况,那就不是失误而是渎职了。如果还要强行认证这样的异常投票结果为合法,这不是舞弊是什么?

密歇根州最大的县韦恩县计票委员会的两名共和党委员莫妮卡·帕尔默(Monica Palmer)和威廉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拒绝认证投票结果,因为底特律七成地区的选票总数出现异常,统计出的投票数竟然超过选民数。这么明显的异常投票结果竟然还要被认证为正式结果,两人在拒绝签字认证后还受到威胁,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另外,在几个竞争激烈的摇摆州,没有像2016年大选那样拒绝无效邮寄选票。2016年,佐治亚州的邮寄选票废票率超过6%,废票情况包括没有签名、签名不匹配、损坏选票等;而在今年,邮寄选票的废票率仅为0.2%,下降幅度惊人。在宾夕法尼亚州,2016年的废票率为1%,今年废票率只有0.3%。密歇根州的邮寄选票废票率从2016年的0.5%下降到今年的0.1%。

邮寄选票的废票率下降幅度如此之大,显然很不正常,虽然还不能断言这就是投票舞弊的证据,但这高度暗示了投票被人为操纵。众所周知,邮寄选票大部分都是投给拜登的,人为大幅度放宽邮寄选票的合规标准,实际上就是给拜登放水。邮寄选票存在一定比例的废票率是很正常的,如果邮寄选票的合规标准不被人为降低,那么2020年邮寄选票的废票率与2016年的废票率相比不会有太大幅度的下降,这就意味着特朗普将轻松赢得这场选举。

但是佐治亚州的重新计票并不核对选民登记时的签名与选票上的签名是否匹配等合规事项,只是单纯地把选票再重新数一遍。这就好比是手中拿了一把假钞,再重新数一遍,然后说与原来数的数字没有多少变化。这种重新计票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佐治亚州这次重新计票中,发现了道格拉斯县、沃尔顿县、费耶特县和弗洛伊德县遗漏了共计5800张选票未统计,“碰巧”其中大部分是投给特朗普的选票,特朗普因此与拜登缩小了1400票的差距。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遗漏选票情况,佐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却说:“佐治亚州这次首次全州重新计票是历史性的,它再次确认,佐治亚州安全的投票系统准确地统计、汇报了结果。”遗漏了5800张选票在州务卿眼里根本不算事,难道因为没有改变最终的输赢结果,就算统计“准确”?这脸皮也真够厚的。

前文提到,很多死者也被登记为合格选民了。死人不可能从坟墓中爬出来签名,那么其选民登记时的签名是怎么来的?显然签名是假冒伪造的。这样在重新计票时不敢核对选民签名也就不难理解了。因此当佐治亚州公布重新计票的结果后,特朗普的高级法律顾问詹娜·埃利斯(Jenna Ellis)表示:“佐治亚州只是把所有非法选票给点清了。”佐治亚州州长布莱恩坎普(Brian Kemp)表示,尽管在投票时出现“重大错误”,但他已确认选举结果。不过他还表示,将对选票进行随机抽查,以检查选民签名等事项是否合规。重新计票时不核对签名,计票结果确认后却想到要抽查选民签名,这说明了什么呢?

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在11月19日举行了90分钟的新闻发布会,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强调,此次大选中存在的欺诈行为并不是单一现象,可能是在某一个地方集中策划,然后在民主党控制的大城市广泛展开。这位纽约市前市长声称,特朗普竞选团队已在内华达、威斯康星等州掌握足够多的“非法选票”,比推翻计票结果需要的票数多出一倍以上。不仅如此,该团队还收到了超过1000份有关选举欺诈的公民宣誓书,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朱利安尼的指控让很多人感到不安,众议院民主党领袖霍耶表示,朱利安尼正在破坏民主的本质,其表态近乎叛国。他似乎忘了,朱利安尼是代表特朗普总统提出这些指控的,霍耶为什么不直接指控美国总统叛国呢?因表态称此次选举是安全的而被特朗普革职的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前局长克雷布斯说,朱利安尼的新闻发布会是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可能也是最疯狂的“新闻节目”。可见特朗普竞选团队不断抛出的选举舞弊证据使得这些一直声称这次选举是公平公正的人感到了恐慌。

过去有很多人一直在想方设法论证美国选举制度的虚伪性,现在天赐良机,不用再这么辛苦去论证了,美国总统亲自出马指控选举存在大规模舞弊,美国总统的律师团队正在全力以赴收集舞弊证据,直接论证选举舞弊。这不是更有说服力吗?但是非常奇怪的是,这些人因为反对特朗普,希望特朗普下台,这次却选择相信美国的选举是公平公正的,特朗普败选是美国人民的选择。既然相信了这一次,那以后就免开尊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