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用抬杠的姿态来打辩论,还好意思提“最佳辩手”?朱一暄哭得不冤

subtitle
曹良才爱娱乐 2020-11-22 14:08

《令人心动的offer》第二期,几位学员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

从开始的案例分析,到后来的直接辩论,在这期间,有人接连逆袭,而有人却不断败光路人缘。其中,对比最明显的,或许就是朱一暄和詹秋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期史律在找詹秋怡谈话的时候,给出的拒绝理由跟何炅不谋而合。可见职场里,在都是新人的情况下,大家确实更喜欢活泼的人。而朱一暄,巧好就是“活泼”的典型代表。

第一天上班带着宠物娃娃,随后在各种场合都是“活跃气氛”担当,朱一暄开始的表现确实讨喜,甚至连何老师都忍不住在后方观察室里,单独夸了她一番。

可是,随着辩论赛的到来,朱一暄的口碑却急转直下。为何呢?辩论依据出了问题!

“喝酒不一定挑战身体健康”,“没有人滴酒不沾”,以及“一个备孕的女性和我(朱一暄)现在的状态是没有区别的”。

就这样的观点,不知大家怎么看?用史律的原话来说,“这是挑战社会公理了。”

所以,朱一暄到这个阶段,已经不是纯粹的辩论,基本就是以一个“抬杠”的姿态在说话。这无疑也暴露了朱一暄的另一个缺点:为了赢,会胡来。

结果毫无悬念,因为朱一暄的“一己之力”,妥妥让自己的小组输掉了辩论赛。可是即便到这个时候,朱一暄仍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还自我感觉挺良好。

在后期和胜组沟通的时候,朱一暄直言:“没关系,最佳辩手我已经拿过很多个了”。这个时候还要好意思提“最佳辩手”?拿过去的头衔来掩饰自己的不足?不好意思,不仅观众不买单,连导师都不care。

很快,郭律把输方的小组成员单独叫来开会。会上,郭律直接指出了朱一暄的问题,确切地说是朱一暄观点的问题。尤其是,郭律还特别转达了史律的话,特别点醒朱一暄:不要说一般人听着不舒服,连史律这样经常喝酒的人都听不下去。

所以,如果可以隔空对话,这里真想问朱一暄一句:在学校拿到的那些“最佳辩手”皇冠,可还扶得稳?

有趣的是,或许是郭律的话确实戳到软肋了。

镜头一转,小组会刚开完没多久,没想到生性活泼的朱一暄,一下就泪如泉涌了,还跑去找前辈同事谈心起来。

要说女生一旦哭起来,是很容易博得同情的。可朱一暄自己透露的落泪原因,却让人听着哭笑不得。

朱一暄自称:郭律的话让自己想起了三年来输比赛的回忆。什么意思呢?原来朱一暄在之前的校园辩论里,也输过不少比赛,而且评委早已明确指出,输的原因就是“反方辩友讲话好难听”。

哦!原来朱一暄“抬杠”是个老问题了,还踩过不少坑,这都还没改?那只能说:这次哭得不冤。毕竟,这都到职场了,宽容度可不比学校。

当然,话又说回来了。职场新人难免会有失误。很多没看节目的小伙伴或许会纳闷:哪怕朱一暄的观点真的有些争议,倒也不至于如此败人缘啊?

其实,朱一暄的问题,在辩论赛开始前就显露了。

比如大家在准备辩论稿的时候,朱一暄明明是自己到对方组去“打探”消息。对方组也不避讳,仍旧正常讨论。可这一波本来很大方的操作,在朱一暄的思维里,却被解读为:“他们的好坏,故意在我去的时候讨论,漏一点东西给我听,想要扰乱我的脑子。”

这,我只能说,大家细品,细品。

好在,朱一暄的队友刘煜成很清醒,当即就反驳了朱一暄:“他们并没有好吧?他们才不会这样呢?你想太多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品”这事,平时大家虽然不说,可是都看在眼里。如果此时给刘煜成的内心做一下旁白解读,大概就是:辩论结束后,咱可别再分到同一组。

而节目组也很“会”。就在刘煜成说完这句话时,节目摄像师特别给了朱一暄一个表情大特写。就这波操作,还是那句话:大家细品,细品。

最后,还得特别夸一下何炅。

何老师向来是个“大暖男”。因此,在节目收尾阶段,眼看朱一暄的口碑不是很好。何炅暗暗牵头,引导众嘉宾帮朱一暄圆场。

何炅给出的理由是:“朱一暄是这批学员最小的一个,所以说话方式比较直接,可以理解”。而心领神会的杨天真,更是从另一个角度夸赞朱一暄:“我觉得她是一个天分很高的人”。

话说,我们当然能理解何炅老师的好意。但综合下来,撒贝宁的观点或许更值得推崇。

因为撒老师表示:像朱一暄这种“有刺”的交流方式,偶尔开玩笑的时候可以,但如果让这种方式“常态化”,那就真的不好了。

不知道大家怎么看?毕竟这是职场,职场可难有何炅老师这样的暖男,倒是撒贝宁的话,如果朱一暄能听到,应该是获益不少的吧?共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