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深度解析《庆余年》:辛其物到底是谁的人?最后为什么会跟了范闲

subtitle
白羽居士2020-11-21 16:22

这几天从范闲下跪到太后的演技,净说电视剧中的败笔了。今天换换风格,讨论一下电视剧中让人拍案叫绝的一处改动,那就是鸿胪寺少卿辛其物的站队问题。无论是原著还是电视剧,有一个观点表达非常正确,官场人物,总要选择一方势力栖身。像范闲这样的有主角光环加持,有范府这种树大根深的家族支撑还要考虑究竟要找一方势力进行投靠,更何况下面的官场小人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二皇子虚情假意的拉拢

辛其物这个人物其实塑造得非常成功,他的戏份不多,却给大家带来了很多的欢乐。他的首次出场亮相就是与北齐进行谈判,这个再三告诫范闲要注意言辞雅量,风度仪态的家伙,到了谈判桌上就直接摆出一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态度。这样一个人前人后两副嘴脸的人,在官场上却绝对是能抓住问题要害,脸厚心黑的官场老油条。

古今中外成名的外交家,都深刻明白一个道理“弱国无外交”。此刻形势比人强,在战争中已经拿到的,在谈判桌上也必须拿到。辛其物在谈判桌上脸红脖子粗的争吵,其实就是为了进一步巩固前方的胜利果实,这样一个头脑清醒的厉害人物,却仅仅是个四品的鸿胪寺卿。所以,他也需要一个厉害的靠山,给予自己更大的舞台去施展才华。

在电视剧《庆余年》第26集中,有这么一个有趣的场景。范闲在磨磨蹭蹭交出自己身上携带的“要你命3000”的时候,正巧遇到了二皇子。二皇子凑上来跟范闲寒暄的时候,也遇到了范闲身后的辛其物。此处的戏份不多,信息量却非常丰富。

辛其物上前一步,一脸谄媚的跟位高权重的二皇子打招呼。二皇子把手拢在袖子中,他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记得住所有的朝臣:“你是鸿胪寺的那个王?”辛其物赶紧提醒:辛,辛,辛其物。当二皇子不经意地说出:“我记得你是太子门下”这句话时,辛其物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凝固。

二皇子漫不经心地拍拍他的肩膀,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说了一句要提携一下辛其物的话。其实,二皇子的眼中只有范闲这个有利用价值的高级人才,根本没把辛其物放在眼里。这番拉拢其实是做给范闲看的,范闲这个内库的未来掌门人才是他看中的资源。如果真心拉拢辛其物,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会连对方的名字也记不住。

二、太子的冷漠应对方式

当辛其物在还在跟范闲解释的时候,太子正好从他们后面经过。辛其物着急忙慌解释的时候,太子也仅仅是回了半个身子,显得并不在意。其实,此时这个暧昧态度无非带来的是三种结果。

1,太子以为长公主站在自己这一边,身边的势力足够庞大,用不着在意一个四品小官的去留。

2,太子以为二皇子现在经常挖自己的人,挖的次数多了,也就麻木了。

3,太子坚信辛其物是自己的人,不会怀疑他的忠诚问题。

原著没有出现这样的桥段,因为那些真正官场的厚黑学和权谋学往往隐藏在一些不经意的细节之中,不会像电视剧中显得如此直白。

然而在原著中,专门有两章是表现辛其物这个人的。原著中明确地写到,辛其物是太子近臣,而且还是重要的谋士。电视剧中太子对范闲的拉拢表现得笨拙且刻意讨好,而原著中辛其物对待范闲的方法则要高明得多。两国谈判之前,是辛其物最早向太子建议,北齐使团有位庄墨韩先生,而范闲这个年轻人素有才名,由他出面接待使团最合适。

在官场中与新晋官员拉拢关系,最牢靠、最不惹注目、最容易拉近感情的就是同事关系。辛其物把范闲临时借调到到自己的部门,既可以就近观察范闲的性格能力和职业水平,还通过范闲背后的监察院提前看到了对方的底牌,让自己在谈判桌上唾沫横飞,大杀四方,辛其物此人的真实水平用原著中第三卷,第二十一章的题目名字来概括最为恰当---《老辣辛少卿》。

三、改换门庭,范闲如获至宝

许多朋友看了电视剧之后,认为辛其物这个人嬉皮笑脸,见风使舵,察言观色,这都是演员塑造人物形象的必备条件。而这些看起来猥琐、油滑的人物,却是职业其技能的外在表现。

原著中的辛其物,心思缜密,无论是谈判前主持会议时掌控谈话节奏的老成练达,又或者给属下布置任务的沉稳冷静,还是面见庆帝时侃侃而谈从容应对,事事处处都表现地极为出色。最让庆帝感到满意的是,这位臣子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与太子的关系,因为自己本来就是庆帝指定的东宫侍奉之人。结党在明处,这就是庆帝对此人的评价。

像辛其物这样的能吏谋臣,最怕的就是遇到猪队友。可惜的是,太子身边的郭宝坤和郭尚书都与范闲处于敌对关系。而郭尚书在太子心目中的位置,要明显高出辛其物好几个档次。在这样的情形下,辛其物的正确意见太子能听得进去吗?

更要命的是,辛其物也好,太子也罢都不知道昔日长公主与范闲的恩怨和庆帝的安排。太子就算使出浑身解数去拢范闲,只要庆帝不点头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早在范闲开始着手对付太子一派之前,他也照方抓药,将辛其物调到了自己的麾下,在后面下江南、整内库、平叛乱的时候都把辛其物带在身边。不管辛其物有什么考虑,只要在范闲手下办事的,别人就会自然而然地将他被划分到范闲那一派系中去。

范闲在明面上从来没有流露过拉拢辛其物的意思,只是交待他办理朝廷的事物,只要老辛事情办得漂亮,范闲就及时表扬;只要老辛的意见正确,范闲就直接采纳;只要老辛立了功劳,范闲就升他的职务。 时间久了,辛其物也就顺其自然真的靠上了范闲,除了对方确实是一根足够粗的大腿之外,范闲这种出手大方,体恤下属的领导也确实是一件极为舒服的事情。范闲这个领导既然做到了人尽其才,辛其物果然就人如其名,在范闲的手下做到了物尽其用,最后成了范闲团队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