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还好我有条狗

subtitle 无戒 11-19 15:28 跟贴 5 条

作者:名草有主

天刚蒙蒙亮,路上零星有车辆驶过,还开着夜视灯。街道两边商铺紧闭,只有个别卖早点的摊位早早地开门准备食材,为冷清的城市增加了些许烟火气。

张老汉裹紧大衣,上面套着黄色反光外套,手拿大扫把清扫着落叶,唰唰声显得刺耳且突兀。不远处停着一辆收集垃圾的三轮车,旁边栓着一条黄色土狗。狗静静地坐在车边,默默的盯着张老汉,眼神悲悯又带点渴望。等张老汉抬头看向狗时,狗会抓紧机会摇摇尾巴。

清洁工人最厌烦的是两个季节,秋天叶子落个不停,前脚刚扫完,一回头树叶又铺了一地。冬天下雪,必须要时刻不停的清扫,不然车辆压过结冰后会很难铲除。至于夏天的炎热反而不算什么了。

但对于张老汉而言,一年四季都是一样,谈不上喜欢也说不上厌烦。因为无论春夏秋冬,他都是一下一下有规律,有节奏的清扫着街道,累了便坐在路边歇歇,渴了就拿出自带的大水壶猛灌一口。按照张老汉的话说,不管是落叶还是下雪,总是越扫越少的,偷不得懒,但也急不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老汉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在外地工作,四年前儿媳妇给他生了个大胖孙子,高兴得合不拢嘴。很快儿媳妇大半年的产假结束了,要回去上班。张老汉和老伴儿都说把孙子留下,他们给带着。可儿媳妇放不下小孩,儿子也不太愿意。老两口一商量,那我们过去给你带孩子吧,反正都退休了,闲着也是闲着,最重要的是一天不抱孙子就睡不着觉。

到了儿子那里,发现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儿媳妇嫌张老汉给孩子喝的奶粉太烫了,张老汉憨憨一笑:我老了,皮糙肉厚的感觉不出来,下次一定注意,我觉得温度刚好那就是有点烫,我觉得有点凉那对孩子来说就是刚刚好。

儿媳妇嫌张老汉把他的毛巾和孩子的毛巾挨到一起了,张老汉连忙认错:对,对,孩子细皮嫩肉的,我这糙毛巾上烟味,汗味儿都有,传到娃毛巾上确实不好,这样,我给我房子钉个钉子,就把我毛巾挂那儿。

上厕所一定要关上门;别穿着背心在房子里走动;每天要洗脚;别抽烟,要抽在外面抽,阳台也不行;哎呀,说了,碗筷要分开放;剩的这点菜倒掉别吃了,啥?这油留着下次炒菜用?不行!倒掉!....

老伴儿对张老汉说:你注意点嘛,城里人都讲究。

儿子对张老汉说:爸你别和我媳妇计较,她就是瞎讲究,晚上我买点儿肉回来,咱爷俩喝点儿。

张老汉知道儿媳说得都对,可就是不自在。白天除了做了几十年夫妻的老伴儿,就是说话还不利索的孙子,连个唠嗑的人都没有。实在憋不住了想出去找人说说话,可张老汉满嘴的土话和当地人交流起来实在费劲。

终于在三个月后,张老汉提出回老家,儿子儿媳真心挽留,可张老汉心意已定。当然要把老伴儿留下,孙子没人带可不行!请保姆?不放心!

在老家独自待了半个月,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那房子里就张老汉一个人。实在受不了,于是找了这么一个清洁工的工作。不是为了挣钱,就是为了看看街上的行人,听听小贩儿的叫卖,图个热闹。张老汉退休金够吃喝了,儿子每个月还会给个千八百的。

第一锅油条刚出锅,张老汉踏着点就来了。老板招呼着:“老哥,还是老样子?俩油条,一碗豆浆”

“是啊,老样子,水烧开没?给我这瓶里加满,还有装两个鸡蛋带走,给我的狗吃”张老汉递过大水瓶。

张老汉坐在门口的小桌子上,和老板聊着天儿:“这条街就你们开得最早,钱还能挣完不成?”

“嗨,挣啥钱?就挣个辛苦钱,和面,生火,煮鸡蛋,熬粥都是要早早准备的。哎我说张老哥,冬天没到,你这大衣都套上了?”

“咱不得把自己照顾好啊?不能给孩子添麻烦!中午热了我就脱掉,没穿大衣的话,冷了可就没办法咯”

喝下最后一口豆浆,张老汉给了钱,拿了水壶准备走,老板劝着“急啥?坐着歇歇,我看你都扫了两遍了”

“不歇啦,树叶不让歇啊,多扫几遍锻炼身体嘛,再说我坐这里还占个位子,不是打扰你生意嘛”

街上又响起了有规律的唰唰声。

渐渐地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多了起来,街上越来越热闹了。张老汉偶尔拄着扫把,看着背书包上学的孩子,心里盘算着孙子上学的时间。估计这会儿他奶奶该送他上幼儿园了吧,不知道早上起来哭了没有,有没有赖床。

你别说,现在人素质是越来越高了,大部分人烟抽完了都会把烟头扔进垃圾箱。张老汉每天都看到有人手拿零食袋,雪糕棒,烟头,烤香肠的竹签子啥的,一边走一边找着垃圾箱,或是走过张老汉垃圾场旁,随手扔进去。

当然偶尔也会碰到乱扔垃圾的人,张老汉都会默默地走过去,扫起地上的垃圾。

比较头疼的是有人晚上喝酒喝多了,会吐到路边,这个就很难处理。不过还好,这种情况不多。

张老汉一边扫着地,一边瞎捉摸,时不时的和周围的商贩天南海北的聊聊天儿,互相说着年轻时的趣事。

夕阳西下,上学的孩子都放学了,三三两两的背着书包回家。男孩勾肩搭背,追逐打闹,张老汉不时地提醒着:慢一点,注意车。女孩手拉着手慢吞吞地踱步,讨论着课堂上的发生的事。

再过两年,孙子也该上小学了。儿子说,等孩子上小学了,就让他妈回来。可上了小学不还是需要人接送吗?还需要人做饭呀。

太阳彻底落下去了,周边门面差不多都关门了,只有个别烟酒店,肯德基啥的还孤独地坚守着。

张老汉收拾着工具准备回家,手机响了,是儿子打来的:“爸,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儿媳妇又怀上了”儿子兴奋地说。张老汉楞了楞:“好,好,好事啊,给你妈说,让她做点好的给你媳妇儿补一补”

挂了电话,张老汉对狗喊了句:“儿子,回家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