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贺写了首“阴森森”的妙诗,被誉“鬼仙之词”,苏轼评:妙!

subtitle
美诗美文Jane2020-11-19 09:39

唐代诗坛高手如云,其中最为出名的当属“唐代三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李白的诗潇洒俊逸,充满飘飘乎遗世独立的仙气;杜甫的诗沉郁顿挫,多忧国忧民的情怀;白居易的诗言语平易通俗,即便是没怎么读过书的人也能理解。对于这样的大诗人历朝历代模仿他们诗风的读书人自然是极多,其中也有一些偶有妙笔,能被人赞誉一句有“诗仙”、“诗圣”或“诗魔”之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在唐代却有一位大诗人,虽然声名卓著,但是模仿到他诗风精髓的人却几乎没有。究其原因,不是不想模仿其精髓,实在是他的诗风充满了诡异的想象,如崇岩峭壁,万仞崛起,让想要模仿的人不知从何下笔。这位大诗人就是被誉为“诗鬼”的李贺。

李贺是唐代继李白之后又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不过李白的浪漫是在于“仙气”,而李贺的浪漫是在于“鬼气”。李贺曾写了首诗《苏小小墓》,其中有几句“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意思是苏小小生前所乘坐的油壁车,每晚都会等她,碧色的灵光因无人赴约而光彩枉费,曾经海誓山盟的西陵下,如今只有阵阵寒风吹着凄凉的细雨。李贺诗中的“鬼气”由此可见一斑,清代著名诗人黎简便曾在《李长吉集》中便评价李贺这首诗“通首幽奇光怪,只纳入结句三字,冷极鬼极”。

而笔者本期要介绍的这首诗正是出自“诗鬼”李贺之手,也是他最出名的“鬼诗”。别人写家乡都是充满了温馨恬淡,但是李贺笔下的家乡却是充满“阴森森”的气质。下面就来和笔者一起走进李贺的这首奇诗。

《南山田中行》

秋野明,秋风白,塘水漻漻虫啧啧。

云根苔藓山上石,冷红泣露娇啼色。

荒畦九月稻叉牙,蛰萤低飞陇径斜。

石脉水流泉滴沙,鬼灯如漆点松花。

这首诗起首三句的描写很有歌谣的意味,读来轻松明快,描绘的是秋夜田野中清澈而深邃的池塘水和草木间鸣叫的虫儿。一般来说,池塘的水可能会清澈,但是要说深邃还真称不上,那为什么李贺要这么写呢?因为李贺笔下所写的是秋夜,倘若是白天,倒映着蓝天的塘水看上去可能是清浅的,但是在晚上月光的映照下倒映着幽暗的天空,这塘水显然不会是清澈的,相反它会和夜空一样深邃。不得不说李贺写诗遣词用句极为精准。

四、五两句,诗人的视角从深碧的池塘转移到山间。山间云雾弥漫,斑驳的苔藓布满了青石,偶有零星几朵挂着露珠的花朵,此刻正如女子哭泣一般。如果说前两句的格调还是轻松明快的,那这两句便是开始渲染淡淡的幽愁,这幽愁便如同山间的云雾,逐渐弥漫开来笼罩了诗人所描绘出的画面,让全诗更显朦胧梦幻。

六、七两句诗人的视角再转到田野之上,此时正值九月,田野间也逐渐显露出荒芜的样子,麦子已经成熟,枯黄的枝叶歪歪斜斜地伸展着,几只蛰伏的萤火虫在枯麦间盘旋底飞,在空中画出道道斜斜的飞行路径。结尾两句可以说直接将全诗的氛围推向了阴森凄清的高潮。从石缝渗出的泉水缓缓滴落在沙地上,发出幽咽沉闷的声音,远处松林间闪烁着如花一般的磷火,如同是墓中的漆灯。

如果是只是读这首诗的前七句,并不会让人有太大触动,毕竟这样写秋夜秋野的诗并不少。但是结尾的两句,却直接让李贺这首共55字的诗作,通篇都透露出一股阴森之气,将氛围渲染得幽冷清绝,让人读之脊背不由升起一股凉气。

不得不说李贺这首诗的想象力实在是天马行空地有点诡异,不过后世之人对于这首诗却一直评价颇高。《诗源辨体》一书便曾赞誉这首诗遣词堪称“鬼仙之词”。苏轼对于这首诗也是不吝点赞,曾高度评价其写得妙。

对于李贺的这首“鬼诗”,大家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畅所欲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