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姐姐上演“睡衣”趴嗨翻天,徐峥发愁队伍不好带啊

subtitle
电影烂番茄 2020-11-18 11:19

《乘风破浪的姐姐》虽然经过了一个夏天的浴血奋战之后,有七位姐姐如愿组成了女团,但令人遗憾的是,她们一直没有像其他的女团那样同台出现,更别提一起演出了。

这个成团结果,让不少观众都一脸懵逼地觉得,自己那么痴迷地追《浪姐》,难道只是追了个寂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直到《浪姐》的续作《姐姐的爱乐之程》推出以后,姐姐团才在观众的期待之中,再次乘风破浪而来。

每一期,七位姐姐都会到不同的城市,开始一段和音乐相关的旅程。

在这个过程中,姐姐们要了解当地的特色,学习当地的文化,并且融入自身的情感,从而在当地完成一次音乐路演。

在这档节目中,观众再次看到了阔别已久的姐姐们,既能了解到她们成团之后的真实现状,也能细细观察她们之间的真实关系。

更重要的是,节目组没有过多地束缚姐姐们,而是尽可能地为她们提供时间上的自由、空间上的便利,而且足够尊重她们的想法,以便于她们能够在唱歌和跳舞之外,尽情地探寻30+的女团有何存在的意义。

因此,观众能在这档节目中,看到不同节目的影子。

姐姐们穿泉州服装拍照、听梨园戏、说闽南语的时候,有《青春环游记》中一边体验城市文化一边游玩的踪迹;

在节目中互相吐槽、一起嬉闹、敞开心扉聊天的时候,也有《横冲直撞20岁》、《非日常派对》的感觉;

当她们听着音乐、穿梭于人群和街头、尽情品味市井生活的时候,这档节目又有了一丝《漫游记》的韵味。

能在一档节目中,体现这么多的元素,而且还不显得杂乱,实在是非常难得。足以见得,节目组对姐姐们的成团之旅,费了不少心力。

有一说一,即便如此丰富,几期节目看下来,相信很多观众还是会觉得,自己看的其实更像是一档新版的《花儿与少年》。

1、先从人员的安排上来看

除了七位姐姐之外,节目组还安排了两位男性。一位是中年感十足的大叔级人物徐峥,一位是少年感爆棚的小鲜肉周震南

虽然周震南因为父母欠债的问题,只出现了一期就暂时没有出现的画面,但从他第一期的表现中就可以看出,不管是他还是徐峥,都是服务姐姐们的角色。

男的负责打杂,女的负责潇洒。这分工,是不是和《花少》很相似?

2、再者就是女性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的微妙

姐姐们之间没有《花少2》中狂风暴雨式的撕逼大战,可依然存在着面和心不和的嫌疑。

看过《浪姐》的观众都知道,宁静虽然在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可在有七个成员的姐姐团中,她始终有些游离。

成团夜中,宁静因为自己的队友淘汰过多,还直接表明:我不想成团了。

所以在《姐姐的爱乐之程》中,即使宁静有意放低了架子,依然没有真正地融入到团体之中。

泉州站中,第一次和其他姐姐重聚,宁静就直接爆出,她和黄龄一直没有加微信。

成都站中,节目组为了美化姐姐团关系,而极力宣传的那场嗨翻天的“睡衣趴”,里面也没有宁静的影子。

睡衣趴中,素颜的黄龄、敷着面膜的李斯丹妮、半睡半醒间听到音乐兴奋而起的郁可唯,以及特意从其他房间赶来的万茜,伴随着SHE的《Super Star》开始了一阵嗨翻天的群魔乱舞。

表面上看来,姐姐们嗨得乐此不彼和睦极了。

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号称是宁静铁哥们的郁可唯,在万茜组成的小团体里,貌似一点也不违和。

不仅如此,在最新一期的节目预告中,孟佳和张雨绮也加入其中的蛋糕混战里,依旧没有看到宁静。

看到这里,作为一名职业的吃瓜群众,不禁想弱弱地向节目组问一句:姐姐团中,没有静静子的和睦,可还算得上是真和睦?

除了狂欢背后的隔膜,看似公平的背后也潜藏着罅隙。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姐姐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分配房间,选择和自己同住的室友。

其他综艺节目中的分房环节,要么是通过游戏决定的,要么是通过抽签决定的,可这档节目中的房间,却是姐姐们自由选择的。

除了宁静在第一期中,直接说出自己要和郁可唯住一个房间之外,其他姐姐在分房时,都是通过猜丁壳或是黑白配的方式来决定的。

可即便是这样,每次分房间,姐姐们都要纠缠45分钟以上,而每次遇到分房的情况,不管是周震南还是徐峥,都会乖乖地退居二线,避免惹祸上身。

徐峥更是直接表明,姐姐们对于分房这件事情,是非常微妙的。

由此可见,姐姐们明面上嬉笑怒骂,一片和气地不分你我,实际上的关系,不用多说外人就能看明白了。

除此之外,每到集体要做决定的时候,姐姐间的关系更是如谜一般。

在泉州的路演中,因为郁可唯的《小摩托》定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演唱,所以姐姐们的出场时间特别重要,一不小心就会错过了这首歌表演的最佳时机。

可徐峥在观众席上的热场时间太长了,张雨绮便提出姐姐们直接出场,不等徐峥的提示。

一开始大家都同意了,可是等到要上场时,李斯丹妮犹豫了一下,觉得不等徐峥提示就上场有点不太好。

没想到这一犹豫,直接惹急了张雨绮,开口就怼得她哑口无言。

一旁的万茜把两人的争执尽收眼底,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上台前还故作心疼状地,笑着安慰了李斯丹妮。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上台之后,万茜又变着法地夸了张雨绮,说她性格直爽,感情真挚,是一个温暖的“大妞”。

所以,刚才万茜对李斯丹妮饱含心疼的眼神是真是假?咱也知道,咱也不敢问。

其实,《姐姐的爱乐之程》要真的打造成新版的《花少》,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比起烧脑的思考人生和厚重的女性主义,综艺似乎更适合于表现能让观众产生狂热情绪的八卦娱乐。

3、姐姐们成团后的方向走势依然成谜

第一期中,结束完泉州站的路演,姐姐们、徐峥和助演的乐队们正在庆功,本来是一个开开心心的晚宴,张雨绮非要把其他人“请”走,留下七位姐姐,独自思考成团的价值和意义。

张雨绮让其他人离开时,徐峥的脸色明显变了。

话说,都是上节目来工作的,凭啥你让人走人就走?

而且,你想组局聊天,回房间聊它不香吗?

为啥非要当众把其他人赶走?

别人都不要面子的吗?

其他人离开之后,七位姐姐集体聊成团意义,可是聊来聊去,也没聊出什么实质的东西。

说好的聊“团魂”,聊姐姐团的价值,怎么就聊到成都站的“快闪”、聊到游泳和滑雪了?

难道七位姐姐连抽象的主题和具体的内容都分不清?

其他姐姐没有想好怎么说,还可以理解,关键是对大家进行灵魂叩问的张雨绮,在发表了一段激昂陈词之后,也莫名其妙地沉寂了。

后来,也只是简单地把一场本应该严肃的讨论,定义为了“吵架”,一群人笑嘻嘻地散场了。

讲真,张雨绮的这波操作,真是迷惑住观众了。

而且,更让观众迷惑的还在后面。

泉州站中,张雨绮刚刚带领思考过“成团”的意义,奋斗的目标,可到了成都站中,她就只顾着吃喝玩乐,连徐峥安排的排练,她都想翘掉,要直接“杀”到夜市,逛吃逛吃。

不得不问,难道琦琦子是想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随意把这档音乐类的节目,改成谈话类的节目,或是吃喝类的节目?

其实,张雨绮能在节目中出现这样的问题,也不能单纯地怪她。

因为不管是张雨绮,还是其他六位姐姐,都没有搞清楚她们成团的意义,脑袋根本聚不到一起。

这一点,从《姐姐的爱乐之程》第一期的彩排和第二期的平凡人演唱会中就可以看出。

女团本身就是以唱跳为主的,就算姐姐团本身有自己的特色,可唱跳的基本能力,还是必须拥有的。

然而,在泉州站的彩排中,张雨绮五音不全的歌声、李斯丹妮和万茜漏洞百出的搭配,以及宁静一塌糊涂的即兴部分,都让观众开始质疑,姐姐团的成员,歌唱能力是否过关?

在成都站的平凡人演唱会中,姐姐们临危受命要同台唱一首歌,本来她们信心百倍,可到了实战的时候却发现,和那些能把观众唱哭了的平凡歌唱者相比,她们的演出,实在有点不尽如人意。

平凡的素人都比不了,更别说和那些唱跳俱佳的女团相比了,她们只唱不跳的演出,实在是过于单薄了。

就连张雨绮自己在评价姐姐们在平凡人演唱会的表演时,也直言那场演出,像是“请了几个艺人拼了个盘”。

在最新一期的预告中,姐姐们因为在平凡人演唱会上受到了打击,准备加急排练成都站的路演,为此不得不考虑取消她们一直期待的“快闪”演出。

又到了一起决定的时间,她们争的热火朝天,不知道她们最后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也不知道她们在做决定的时候,是否会真正地思考一下,作为一个女团、作为一个不同的女团,她们究竟要呈现给面前的观众们一个怎样的路演?要呈现给银幕前的观众们一个怎样的综艺?

期待这个在《浪姐》中没有解决的问题,姐姐们能在《姐姐的爱乐之程》中,告诉观众答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