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国第一美女”蝴蝶:临死前用这句俏皮的话,来形容自己的死亡

subtitle
昕若汐羽 2020-11-18 10: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胡蝶被称为民国第一美女的“电影皇后”,成了笑到最后的美人!

1908年上海,胡蝶出生于上海,取名“瑞华”,这一年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双双驾崩。

3岁时父亲靠着姑姑的关系,出任京奉铁路总稽查。

幼年的胡蝶随父母迁居天津、北京、广州等地,所以她的粤语、普通话、上海话转换自如。

父亲对胡蝶来说是独特的,他不仅给了她全部的宠爱,还是她电影生涯的启蒙者。

1924年,中华电影学校招生,她果断报了名,并在姓名那一栏填下了“胡蝶”两个字。从此,这两个字,荣耀了她的一生。

在电影学院这一年,胡蝶才真正的接触电影,开始思考怎么演电影,这些都是日后腾飞的基础!

胡蝶从第一部戏《战功》里的一个卖糖果的女孩到后来的《秋扇怨》女一号!

胡瑞华终于破茧变为胡蝶,成为邵逸夫哥哥邵醉翁创办的天一公司的当家花旦。

也因拍这电影,与林雪怀坠入爱河。

电影上映后,胡蝶一夜成名,随后演艺道路也越走越顺。

也许人都是自私的,越是亲密的人,就越容易产生不易察觉的嫉妒。

胡蝶事业上蒸蒸日上,大红大紫 ;林雪怀却是靠脸吃饭的,混到无戏可拍。公众场合,林雪怀总被人称作“胡蝶的男朋友”,这让林自尊心收到了严重的打击!

善良的胡蝶为了让林雪怀安心,提出了订婚,甘心将自己的一生交他,这一年她19岁。

最终胡蝶的心还是被林雪怀彻底伤透了,两人解约。

后来胡蝶嫁给了潘有声,生下两个孩子,日子过得简单美好。

几年后,胡蝶听到了林雪怀的死讯,她平静得没有发表一句言论。

对一个人无条件的溺爱是不可取的!

2

1933年,胡蝶以21334票战胜阮玉玲,当选“电影皇后”。据说,当年阮玲玉的影迷大多是学生或文艺青年,而胡蝶的“粉丝”则是生活优越的中产阶级。

胡蝶(左)阮玲玉(右)

胡蝶和戴笠因一场舞会而结识。

自打胡蝶结婚以后,胡蝶和潘有声小两口的生活更是羡煞旁人,胡蝶潜心研究厨艺,潘有声照常上下班。闲下来了,两人就打打网球,只不过,胡蝶的球技实在是臭。潘有声每次都得让着她,还得想方设法让她接几个球。

好景不长,7月7日卢沟桥事件的爆发,夫妻俩在迁居至重庆的途中,全部家当三十箱东西被劫匪所抢。无奈之下,只得请她的骨灰级“粉丝”戴笠帮忙,戴笠自是喜不自胜。

而胡蝶一家也被戴笠,被安排到重庆。

他派人拿着胡蝶列的清单,四处找寻丢失物品的下落,这么一圈下来,胡蝶丢失的东西倒是找回了许多。还有一些始终没有下落的,戴笠竟去欧洲,一样一样给买齐了。

▲戴笠和胡蝶的照片

戴笠没急着把东西交给胡蝶,而是隔三差五地去见胡蝶,每次都带上一点。

为了增加胡蝶对他的好感,自导自演了很多戏。例如让人以私藏枪支为名,把潘有声抓起来,等胡蝶过来求助,再一个电话放人!

还有就是戴笠给了他滇缅公路运送货物畅通无阻的特权。

潘有声远走云南后,少有重返重庆的机会,而胡蝶也被戴笠“幽禁”起来,再难和家人见面。

形同虚设的丈夫被打发到滇缅经商,即使明知把妻子一人留在重庆是羊入虎口,可是看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和白发苍苍的岳母,想到传说中戴笠的冷酷乖张,潘有声只能忍痛泪别。

抗战整理后,在戴笠的逼迫下,二人离婚。

3

戴笠爱胡蝶,那是真心的!要什么给什么!

她想吃南方的水果,他立即派飞机从印度空运;她说拖鞋不舒服,他一个电话让人弄来各式各样的鞋子给她挑;她随口说窗户小光线暗,他急忙命令在公馆前方,专门为她再建一幢花园洋房。

他还选了地名吉利、环境优美的神仙洞另修居所,为了汽车可以直达门口省却她的爬坡之苦,他亲手测地形修车道,所经之处人畜撤离,房屋拆迁;他还亲自设计在斜坡上用石块镶成“喜”和“寿”两个大字,栽种各种奇花异草。

甚至,他遣散了所有相好过的女子。

要知道,此时的胡蝶已经是带着两个孩子、三十六岁的妇女了。最好的年华早已逝去,只要戴笠愿意,比她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多得是。

虽说是被戴笠幽禁,处处限制,毫无自由,但那三年,亦有些美好。戴笠的宠爱、疼惜和不顾一切,这世上又有哪个女人能无动于衷呢?

1946年3月17日,这一切都回到的原点。

曾被戴笠治过罪的军统北平特务站站长,为了报复,将一颗定时炸弹装在了戴笠的专机上,筹备着和胡蝶结婚的戴笠死于空难。随着飞机的爆炸声,一段是非莫辨的情感化为尘埃。

对于戴笠的死,胡蝶一时间说不出来到底是喜还是悲。

4

戴笠死后,胡蝶第一时间回到丈夫潘有声身边,两人迁居香港。

潘有声利用了一切能利用得上的资源,创办了兴华洋行。胡蝶重登银幕。

年近四十的胡蝶,已经有多年没有接触过电影,她很清楚,年过四十的自己不再是舞台上的主角,既然老去就要演适合年龄身份的角色。于是,她改演中老年配角,虽然戏不多,但她依旧认真。

兴华洋行开辟出一条主营业务——经营“胡蝶牌”系列热水壶,热水壶的名字是冲着胡蝶去的。

在这夫唱妇随的安稳日子里,曾经因戴笠而起的感情隔阂,已经一点点消除。

▲胡蝶和丈夫的合影

直到潘有声因肝癌躺在了病床上。潘有声病了,公司的业务也没有人管了,潘有声在最后弥留之际,签署了产权转让书。风靡一时的“胡蝶牌”热水壶也在那时销声匿迹了。

潘有声去世后,胡蝶一度与电影界隔绝,还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俗里俗气的“潘宝娟”。宝娟是父母为她起的乳名,而潘则是丈夫的姓。

1959年,胡蝶接受邵氏公司的邀请,正式复出。

1960年,52岁的她还凭借伦理教育片《后门》获得第七届亚洲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而《后门》也在东京举办的第七届亚洲电影节上,一举拿下了11个奖项。

1966年,58岁的她拍完爱情片《塔里的女人》后,彻底告别了她的电影生涯,到台湾居住。

5

晚年的胡蝶,跟着儿子生活在温哥华,平日里喜欢在海边散步,到电影院观影。为了能满足日常的语言需求,她每周都去上英语课,成了班上年龄最大的学生。

1989年3月23日,胡蝶出门散步的时候,不慎跌倒,引发了中风。

4月23日,胡蝶停止了呼吸,远地闭上了眼睛,她传奇的一生就此落幕了,享年82岁。

半生浮华,半生落寂。临终前,潘宝娟俏皮的留下最后一句话是:“胡蝶(蝴蝶)要飞走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