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华阳一培训机构倒闭,家长要求退费,原老板从后门撬锁跑路

subtitle
成都商报教育报道2020-11-17 19:26

文丨发布君

近日,有华阳的家长向成都商报教育发布报料,刚在当地给孩子报了1万多元的培训班,结果才去了三次,老板就跑路了;另有家长报料,她早在疫情期间就要求该机构退费,后来学校被转让,原老板跑了,接盘老板说自己也是受害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1月2日,在天府新区社事局的协调下,部分家长、老师以及两位老板共同协商赔偿事宜。经过20多个小时的拉锯战,各方协商无果。更为让家长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在11月3日中午,原老板余华义从协商现场的后门撬锁跑路,再也联系不上。

记者联系到接盘老板卢严,卢严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并称余华义向他隐瞒了大量拖欠款,并且他已转让协议,未正式收购。卢严称,目前已向高新区法院提起诉讼。

中止

截至发稿,记者余华义的电话,皆未接通。

多次联拨打

家长发愁:

刚交一万多,机构就关门

协商退费时原老板撬锁跑路

刘女士的孩子在位于海昌路95号的“天府新区艾博森文化艺术培训学校”(下称艾博森)学习幼小衔接英语课程,今年10月中旬,她缴纳14399元为孩子报了144个课时。可才去了三次,上了六个课时,她就听到了培训学校要关门停课的消息。

停课的消息是培训学校老师在家长群里通知的,同时老师们还表示,他们10月份的工资一分也没有发。据刘女士介绍,老师们已向有关部门申请劳动仲裁,但申请被驳回,因为老师们的投诉对象为接盘公司——成都TOBE英语,而当初签定劳动合同的却是原公司——艾博森。

▲现场一片狼藉

刘女士介绍,她报名时培训学校也挂的是“艾博森”的牌子,但实际报名签的合同抬头却是“TOBE英语”的。工作人员当时解释,艾博森已经被成都TOBE英语收购了,只是暂时还没改名。想到TOBE英语也算大品牌,刘女士便没有多疑,可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一疏忽,给她的维权带来大麻烦。

▲现场一片狼藉

根据家长们的初步不完全统计,因机构关门而损失的学费达到35万余。有家长前往派出所报案,被告知系民事纠纷不能立案。又有家长将情况反映到天府新区社事局,在社事局协调下,家长、老师、原老板、现任老板几方曾来到艾博森培训场地共同协商赔偿事宜,经过20多个小时的拉锯战,最后的结果却是滑稽一幕——原老板余华义撬门逃离现场,之后便再也联系不到他。

▲撬坏的后门

接盘老板很郁闷:

对方隐瞒了数十万债务

正在走诉讼流程

记者随后也联系到艾博森培训的接盘者、成都TOBE英语负责人卢严。

据其介绍,今年8月,他决定以20万收购“成都天府新区艾博森文化艺术培训学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艾博森公司),签订转让协议后,卢严支付给余华义部分收购款10万元,加上此前支付的5万元定金,共支付了15万元。

▲转让协议中的特别约定

一份由卢严提供给家长的转让协议的样本显示,转让协议中特别约定了,乙方(艾博森)承诺,除所列的未消耗完学费的学生名册外,目标公司(艾博森公司)及艾博森学校无其他任何债务。

▲30名学生名单

卢严称,在签订协议之初,余华义曾交给他一份30名学生名单,这些学生因学费未消化完,故需要转到其他课程。但在实际的运营中,他发现名单上的不少学生的诉求是需要退费而非转课,并且除了名单中的30人以外,还另有至少30多位学生有退费诉求。

通过卢严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联系到其手下管理具体运营工作的负责人伍涵。伍涵表示,9月份就有家长找到学校要求退费,伍涵将这件事告知余华义,余华义也表示会处理好相关事宜,但在10月份仍有家长前来索要退款,并称是余华义承诺过的延迟一个月,即10月份处理退费。

伍涵还表示,随后,他又将这一情况告知余华义,而对方却说“等他们冷一下”(他们指家长)。

▲伍涵和余华义的聊天记录截图

“现在每天都有家长来给我打电话,但我也是受害者,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卢严说,接手以来他先后垫付40多万的运营成本,但由于学校的密码和U盾都在余华义手中,所以,这期间的收入却又全都流向了余华义。

公账

运营几个月就花了40多万?伍涵透露,这40多万包括15万的收购款、三个月房租、10余名老师的两个月工资以及其他一些日常开支。

卢严表示,目前已根据协议内容了股权变更,并已向高新区法院提起诉讼,案件正在排队受理中。

中止

房东也发愁:

原老板拖欠近8万元房租

房东已发律师函

卢严还告诉记者,直到10月,他才得知余华义竟然还拖欠房东近8万房租。

据伍涵介绍,10月中旬,余华义收到了房东发去的律师函,律师函称从年初余华义已累计拖欠78085元,房东要求在10月底补缴,否则将解除租贷合同,收回房屋。

▲房东出示的告知书

伍涵表示,他和余华义沟通后,要求余华义将在限期内补缴齐房租,但后来余华义并未补缴,10月底到期后,因房东要求收回房租,公司决定于11月1日关停学校。

随后,记者联系到海昌路95号(艾博森学校地址)的房东。房东表示,疫情之初,余华义就开始拖欠房租,虽然期间断断续续支付过一些,但远远不够。而且余华义还从未告知过他学校转让一事,直到发律师函后,余华义才说房屋已转让,由接盘公司来支付房租。

房东还表示,8月到10月确实收到接盘者付的房租,但此前余华义欠下的房租尚未收到。

回顾:

一场马拉松式的退费纠纷

已长达5个月

家长苗女士告诉记者,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3-5月培训都是以网课的形式,但对于网课的内容她并不满意,产生了退课的想法。早在今年5月,她就向余华义提出退费要求,一直被余华义以各种理由拖着。

苗女士介绍,5月复课后,包括她在内的不少家长都提出要退课,为此余华义召开家长会挽留学生家长。“她给我们打同情牌,说培训学校不容易,好多都关门了,我当时也有点同情,就没退了。”苗女士说。

但始终因为对机构辅导不甚满意,8月,苗女士再次要求退还剩余课,余华义提出“转课”的折衷方案。苗女士表示,当时余华义告诉她剩余的学费还剩3300元,按8折可以转成16个课时的魔法数学课程。苗女士同意转课,但苗女士说,对于之后学校转让一事,她完全不知晓,直到11月初家长上门维权后,她才从其他家长处了得知培训学校已经被转手了。并且,她还发现余华义交给卢严的30人“转课时”名单中,并没有自己的名字。

11月1日,机构关停。

11月2日,在天府新区社事局的协调下,60多位学生家长、数十位老师以及两位老板来到艾博森学校共同协商赔偿事宜。

据在场家长介绍,家长初步统计应退学费为35万多,协商决定由卢严向艾博森公司账户转款12万,余华义转款23万,用于支付学生未完成课程退费。转款成功后,艾博森公司财务U盾交由天府新区社事局暂时保管。在天府新区社事局主持下,由余华义、卢晓彬及家长共同核算确认退费具体金额后予以支付。

“他们协商的过程就像是打太极,原来的老板不签字,新老板也不签字,更有戏剧性的是,新老板在前门砸东西,原来的老板干脆偷偷后门撬锁跑了。”在场家长说。

据在场家长介绍,整个协商过程进行了20个多个小时,余华义以数据对不上为由一直拒绝在协商结果上签字。更让家长们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在11月3日中午,余华义偷偷来到学校后门撬锁逃离,之后便再也联系不上。

在天府新区成都直管区民办学校(培训机构)招生备案公示表上显示,该培训机构设立时间为2019年7月,并于同年7月取得了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注册名称为成都天府新区艾博森文化艺术培训学校有限责任公司,学校类型为营利性民办学校,办学内容为非学历中初等文化艺术培训,有效期限为2019年7月5日至2024年7月4日。

▲天眼查资料

天眼查显示,天府新区艾博森文化艺术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2019年9月已由余华义变更为李富刚,而以余华义为法定代表人的四川惠林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参股四川童学童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后者的法定代表人同样是李富刚。

“他们的股权人有好几个,但实际掌管的是余华义,走账也很混乱,有些打在余某私人帐户的,有些打在公司帐户的。”卢严和伍涵说。

11月17日中午,记者联系到李富刚。据李富刚称,他曾是艾博森的教学主管,2019年9月和余华义签订了一年的代持协议后,成为艾博森公司法定代表人。同年11月,李富刚因公司裁员离开艾博森公司。

对于机构目前引发的风波,李富刚表示,自己是直到今年十月中旬,才听说艾博森存在的诸多债务问题。

李富刚还告诉记者,他从今年4月就要求余华义变更法定发表人,自己不愿意继续承担公司风险,但余华义一直以资料不齐全等理由推脱。9月,余华义告知他等准备好材料就可以将法定代表人变更给TOBE英语的相关负责人,但最终等来的却是公司跑路的消息。

截至发稿,记者多次拨打余华义的电话,但这位身处纠纷漩涡中心的焦点人物始终未接听。

(刘女士、苗女士、卢严、伍涵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