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近代签订不平等条约时,西方列强为何总是点名让李鸿章去谈判?

subtitle
一浅青丝烟 2020-11-09 23:40

一直到了一个多月后,英军抵达天津大沽口,道光皇帝这才慌了神,指示琦善:倘有投递廪帖情事,无论夷字汉字,即将原禀进呈。

如此这般,义律才终于将照会递了出去。距离开战将近两个月,道光方才明白英国为什么要跟自己开打:都TM怪林则徐。

说了这么多,列强点名让李鸿章去谈判和签订条约就显得很好理解了,主要还是因为李鸿章这个人靠谱:既能够听得懂西方列强想要表达的意思,也能够对自己做出的承诺负责。简单来说,只有跟李鸿章谈判,这谈判才能进行的下去,谈出来的结果才会得到双方共同认可。

千万别把外交谈判想象得很简单,如果负责谈判的人不靠谱,那谈判形成的合约大概率会变成废纸一张,双方需要重新打过,然后重新坐下来再谈一次。

比如发生在明朝的万历朝鲜战争,原本在碧蹄馆之战后战事已经基本结束,可中日双方谈判人员就因为语言不通以及部分人故意欺上瞒下,造成双方老大都以为对方妥协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结果就是休战一年多之后,抗倭援朝战争不得不打了第二次。

在近代清政府和列强的谈判中,类似的事件屡见不鲜。

比如在鸦片战争中,英方就受尽了清朝官员的忽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送不出的宣战照会

开战之初,英国准备了一封《巴麦尊子爵致中国皇帝钦命宰相书》,看着名字挺长,实际上就是一封外交照会,内容大概是指责林则徐在广东残害英商人,亵渎大英帝国威仪,宣称:“大英国主,调派水陆军师,前往中国海境,求讨皇帝昭雪伸冤。”顺带提出割地、赔款、道歉等要求。

可是,1840年7月2日,英军统帅义律向厦门递送这封照会,结果厦门守军根本不理这茬,开炮就和英舰打了起来。无奈的英军只能把照会放在沙滩上,然后离开厦门,继续北上。

琦善

于是,道光决定撤换林则徐,这样他就能成就“片言片纸,连胜十万之师”,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紧接着,琦善和义律在大沽口开始了中英第一次谈判。

琦善的“拖”字诀

琦善用词含糊,表示只要英军“返棹南还,听候办理”,大清“定能代申冤抑”。恰好当时英军因为水土不服,患病者很多,就坡下驴,答应了改在广东进行谈判。

可是英军虽然退去,但该谈的还是要谈。来到广东后,面对英国狮子大开口的赔偿要求,琦善既不敢轻易答应,又不敢轻易拒绝,只好施展“拖”字诀进行周旋。

眼看白白耗了一个月毫无进展,义律失去耐心,决定“战后再商”,猛揍了清军一顿后,琦善被迫与义律签订《穿鼻草约》,答应将香港割与英国。

可是这份草约并没有得到道光批准,琦善也没有盖用关防印,义律满心欢喜,其实只拿到了一张废纸。等啊等,义律等来了清朝对英开战的消息。

没办法,继续开打。顺带提一下,这时琦善因议和误国,已经被押解进京查办,换成了奕山代替。

颠倒黑白看奕山

可不管是琦善还是奕山,都无法改变清朝积弱的事实。气炸了的义律更加发狠,一直把广州打得举白旗投降。

迫不得已,奕山派出代表与义律和谈,双方签订《广州和约》。

可是签了合约,奕山却不敢对皇帝说实话,他虚报战功,将惨败编成大胜,说“英人自诉苦情,请大皇帝开恩,追究商欠,俯准通商,即退出虎门,不敢滋事。”

道光这么好骗吗?当然不是,可他自己也没下定决心是战是和,犹豫之间,只好捏着鼻子认下此事。

可谁知道,就在《广州和约》签订前不久,关于《穿鼻草约》的报告才刚传到伦敦。英国政府否决《穿鼻草约》,内阁会议决定召回义律,改派璞鼎查为全权公使来华,进一步扩大战争。

这一回,英国远征军再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了。1842年8月,英军攻至南京城下,两江总督牛鉴乞和。最终,在牛鉴和钦差大臣耆英、伊里布三位大员的见证下,签订了《南京条约》。

在之后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联军之所以一路攻进北京,里面同样少不了议和大臣的忽悠。这些不靠谱的外交大臣不仅坑惨了皇帝,也让洋人十分恼火。

如果换了其他清朝官员去谈判,整场谈判过程大概率会变成鸡同鸭讲,各说各话。就算勉强谈出来个结果,这些清朝官员也会翻脸不认账,还洋洋自得地嘲笑洋人们天真好忽悠。

没办法,满清末年,全朝廷上下也就李鸿章这么一个重臣具备一定的国际视野,能够懂得列强的话语体系。虽然李鸿章有时候也会据理力争,把条约上的内容变得对满清稍有利一些,但和这点微不足道的损失来说,洋人更希望看到双方能够谈出来实质性的东西。

毕竟洋人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谈判机会,一次谈不拢,难道让他们再打第二次?明显得不偿失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