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高福:下一个冠状病毒就藏在某个地方休眠,而休眠随时可能被打破

subtitle
中国病毒学论坛2020-11-09 10:22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30日表示,新冠疫情到底是一个“黑天鹅事件”还是“灰犀牛事件”?很多公众以为是它是“黑天鹅”,但在专业人士眼中,它更像是一头“灰犀牛”,很多专业人士早就意识到类似新冠疫情这样的事件会到来,只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到来,没预料到会这么厉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黑天鹅事件”一般用来比喻一些极其罕见、出乎人们意料的风险,而“灰犀牛事件”则是形容已有种种预兆却容易被忽视、而又影响巨大的事件。

高福30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举办的一场医药健康论坛上表示,很多公众可能认为新冠疫情的暴发是一只“黑天鹅”,因为大部没有想到。但实际上,专业人士很早就意识到了新冠可能会到来。“去年就有报告指出,人类可能遭遇流感、冠状病毒、埃博拉等侵害,很有可能在人类没有准备的时候产生全球大流行。”

“科学家知道它会来,但不知道它这么厉害”,他举例称,去年10月18日,盖茨基金会、世界经济论坛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起做了一个针对大规模流行病的桌面推演,也就是著名的Event201纽约推演,模拟一个CAPS病毒(冠状病毒关联的肺炎综合征)的传播和带来的影响。“当时我们判断可能会出现这样一个东西,也向政府、公众、企业界提出很多建议,但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比尔·盖茨说,如果未来几十年有什么东西可以杀死上千万人,很可能是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核战。今天这些话都得到了证明。”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都带冠状病毒,而且它会发生重组,给我们带来很大挑战”,高福称,“今天我们见到的新冠病毒,已经是感染人类的第七个冠状病毒……我们可以预测,下一个冠状病毒就藏在某个地方休眠,而休眠的状况随时可能被打破。”面对生态环境的变化,人类行为的变化,人类需要对此有更多的思考。

高福:今冬最大挑战,可能不只是新冠

今年冬天是一个大挑战

高福在演讲中表示,新冠疫情是人类严峻的挑战,因为这个病毒已经非常完美地适应了人体,甚至比流感病毒还要适应得好,因此比之前大多数已知的病毒造成了更加严重的疫情。

“大家都在问我,新冠疫情是人们意料之中的吗?我的回答是‘病毒学告诉我们病毒无处不在,而人类远远没有做好准备应对这样的病毒’。”高福透露,早在去年10月,他在美国进行访问时曾和各国专家就全球可能发生的大流行疫情做过假设性讨论。

“当时我们做了一个假设的模型——一个冠状病毒引发肺炎的大流行,当时的沙盘演练是从巴西开始,最后导致了全球的大流行。结果没想到过了两个月就发生了新冠疫情。”他说道。

高福表示,尽管新冠病毒可能最早是在武汉被发现,但是实际上它是从动物传到人身上的,而且病毒适应人类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此前病毒处于怎样的状态,仍然是一个正在研究的科学问题。

“我们在华南海鲜市场上检测到的只是病毒的环境样本。现在我们在很多海产品包装上检测到病毒的基因片段,包装上面的病毒到底是怎么来的?是只有病毒片断还是存在活病毒?这些仍然是要探究的问题。”他说。

回顾今年以来中国的疫情,高福表示,在武汉和其周边地区疫情控制后,国内陆续又发生了四波局部疫情,均已得到有效控制。对于最近在青岛发生的最新疫情,高福表示,“病例已经被识别,而且已经控制住了。”

“因为中国的疫情控制得比较好,而其他国家像是经历了海啸一样,很难看清楚到底有几波。这给了我们机会来进行研究。如果有非常好的防控策略,不光是用药方面的策略,通过其他的公共卫生的手段,我们是可以防控疫情的。”高福说。

高福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未来很大的挑战,是在于今年冬天可能会出现的合并感染,像流感病毒+新冠病毒的合并感染。

这个时候会很难区别出来这些疾病。

“这是基于人口的疾病,个人的行为非常重要,但是在全社会层面让病例数得到控制更加重要,所以我们采取了大量的措施。这是一场人民战争,按照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讲,这其实是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针对病毒的战争,我们一定要做社会总动员,调动社会一切的力量,其中包括病例患者和他们的密切接触者,还有其他人,包括整个社会。这也是我们在中国防疫情过程当中总结的经验。”高福对澎湃新闻说。

疫苗能保护我们吗?

对于公众关注的疫苗研发,高福表示,新冠疫情提供不只是挑战,还有机会。目前中国开发的疫苗数量十分之多,还有检测试剂在派发过程中。

“所有人都在问我,什么时候会有有效安全的疫苗,疫苗会保护我们吗?可以说现在还有很多和科学相关的问题,但是问题不是和技术相关的,不是和常识相关的,不是和知识相关的,而是和科学相关的;从科学转化为知识,知识转化为常识是需要时间的。虽然我们对流感已经有不少的认知,但是对新冠病毒的认知非常有限,所以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和研究。”他说。

高福继续说道,“比如说疫苗的保护性,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中和抗体是否会导致肺部的感染呢?抗体会在人体存续多长时间,半年?半年时间足够吗?不一定。一年呢?整个免疫程序是打一针两针还是三针,整个剂量是多少呢?所有的问题都需要进一步解答。事实就是事实,真相就是真相,我们从动物实验中得到了一些数据,但是有这些事实不等于有真相。用动物实验得出的一些事实和真相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需要我们进一步做出努力。”

对于疫苗是否会产生抗体依赖性增强(ADE)的效应呢?高福表示目前科学界在这方面的研究结果仍有一定的分歧,在这方面科学认知还有一定差距,需要更多研究来弥补。

“我想呼吁全球各国加强合作,加强团结,一定要团结团结再团结,只有通过这样的战略我们才能够真正的应对本次全球大流行,应对全球健康的共同挑战。”他说道。

高福:中国经历了7波疫情,欧美控制不好第一波还没结束

新冠疫情到底出现了几波?中国疾控中心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表示,“所谓波,得有峰有谷。”10月28日,在湖北武汉举行的第十五届国际基因组学大会(ICG-15)上,高福提到,截至目前中国的几波疫情都是非常清晰的。

高福“我们经历了7波疫情,由于我们控制得好,每一波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但欧美由于控制得不好,他们都没有波,现在说出现第二波,其实第一波都没到结束。”

高福表示,如果国内新疆喀什这波疫情能搞清楚压下去,那我们7波疫情都干干净净。

从中国此次整个流行情况来看,上述7波分别是武汉、东北地区、北京新发地、新疆乌鲁木齐、大连、青岛和新疆喀什。

高福表示,遏制疫情没有其他办法,其实就是“三大件”,“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注意个人卫生。”高福特别提及,欧美国家在佩戴口罩这项就做得不够。

实际上,高福在今年3月接受《科学》(Science)杂志采访时就曾提及,“在我看来,美国和欧洲最大的错误是人们没有戴口罩。这种病毒通过飞沫和密切接触传播。飞沫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你必须戴上口罩,因为当你说话时,总是有飞沫从你的嘴里出来。许多人感染后是没有症状的或者有一段潜伏期,如果他们戴着口罩,可以防止他们携带病毒的飞沫感染给其他人。”

高福在现场还以自己为例幽默地说道,“像我这样说话语速很快的,就很容易通过飞沫传播。”

来源:环球网

本期编辑:Tony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