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约谈马云,估值超3万亿被暂缓上市,金融监管的法律红线不会后退

subtitle
青苗法鸣在线 2020-11-04 10:05

蚂蚁金服即将上市的消息传出以来,一直备受社会的关注。据媒体报道,商业大亨马云在这次创纪录的公开募股(IPO)中筹集到了超过340亿美元。这一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将使得马云的财富很快达到711亿美元,使他成为世界第11大富豪。马云与蚂蚁金服在金融市场中一时风头无两。

原定于11月5日,蚂蚁集团就将正式挂牌上市。然而,在仅剩三天之际的11月2日,马云与其他蚂蚁集团高管被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进行监管约谈。这位宣扬“996”的企业家,如今也在自家公司上市这一关键时间点迎来了自己的“福报”。而最终,这宗号称“史上最大规模的上市”,也被上交所叫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外滩演讲”金句频出,马云公开质疑金融监管

四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并非毫无征兆,业界普遍认为这与之前几天马云在外滩金融论坛上的演讲有关。10月24日,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进行了大概20分钟的演讲,一方面为自己的公司上市造势,另一方面将矛头直指我国的金融政策

马云在演讲中炮轰传统银行,说银行“当铺思想”严重,要抵押资产才能真正借到钱;他质疑金融监管,表示如今过分严苛的金融监管在扼杀“金融创新”,导致“谁都干不了什么事”……马云在一众金融业界大佬面前语出惊人,所发表的观点也无疑与当今主旋律所强调的“坚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有序处置风险”以及“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等观点针锋相对。

此言一出,有的人力挺,但是有更多理性的媒体表达了更为正确理性的声音,甚至许多官方媒体、官员直接进行了反驳,有的比较委婉,有的则指名道姓。

中央媒体“光明网”发表文章《马云所言或未危言耸听却张冠李戴》,先是点名质问马云,支付宝、蚂蚁金服是应该归类于“该管”项目,还是“该管没管”的项目?接着便暗含深意地指出,最近一段时间,蚂蚁集团的估值不断攀升,其最新数值已超3万亿,这么一大笔钱怎么监管是个问题,而“没有监管则是万万不行”的。

另一家官媒《证券时报》10月27日也接力发表了一篇题为《把金融监管对立化有失公允》的文章,在不点名地批评马云 “简单地把监管对立化”、“于逻辑、于现实都很难讲得通,且显失公允。”同时,同样不忘把马云最为钟爱的“蚂蚁”当标靶论事。

“约谈”矛头直指蚂蚁,配套措施组合齐发

11月2日,各方“火力”开始一齐向蚂蚁集团砸来。先是四部门约谈,这一约谈不仅包含人民银行,银、保、证监会,还包含国家外汇管理局,且特意叫来了“退休的实际控制人”马云本人,可见这并不是上市前象征性提醒,而是严肃的约谈。

随后,银保监会官员发文点名花呗等金融科技类产品,称“金融科技公司侵害消费者权益的乱象值得关注”,“金融科技公司更加依赖购物、交易、物流等行为数据,更多依据借款人的消费和还款意愿,缺乏对还款能力的有效评估,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最终损害消费者权益,甚至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危害”“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11月2日晚间,央行、保监会又发布了《网络小贷暂行办法》,其中赫然在列诸如“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原则上不得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这种直接打压蚂蚁金融核心业务的规定通过限制借款规模、降低杠杆的硬性金融管理手段,给这个即将上市的金融帝国当头一棒,相关人士估计,蚂蚁金服的核心业务或被迫重新估值。

最后,官媒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虽对这件事情只字未提,但文章中的语句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你可以有不同的见解,但没有扔石头的权力”

“说话是一门艺术,不随便说话是一种智慧”

“任何事情背后都有代价,如果没有资本,就不要随心所欲”

文章最后,还配了一张图,天空中俨然一朵酷似马的云朵……

防范金融风险绝非儿戏,金融创新不得脱离法律监管

为何有关部门一定要在蚂蚁集团上市几天前对其如此重拳出击,以至最终叫停了上市?马云的“外滩演讲”只是导火索,本质上还是因为蚂蚁集团确实在我国金融红线进行了为期多年的不断试探。

各位读者可以打开自己的支付宝借呗,算一下年化利率,不同的用户根据资质不同利率稍有不同,但大部分人在17%-18%之间。刚刚发布不久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若干规定》中将“民间借贷”保护上限是一年期LPR的4倍(目前是15.4%),如果按这个尺度算,蚂蚁借呗的年化利率已经可以与高利贷相比了。但我国金融相关法律立法相对滞后,也为了不过多干预市场,因此在法条中并没有明确且细致的规定。且蚂蚁一直强调自己是“科技企业”而不是“金融企业”,并在“外滩演讲”中鼓吹“金融监管不能绑架企业创新”,就是极力避免法律法规与监管部门对其发展进行限制。

但对于金融风险的防范无疑是必要的。为何最高法要降低民间借贷的法定最高利率,限定在15.4%?就是为了限制资本的进一步狂欢,保护穷人。越是穷人,越容易被引诱,容易超前消费,但这正符合金融资本家的需求。双十一的活动一年比一年复杂,也就意味着实际真正的优惠越来越少,鼓吹消费主义的阴谋越发露骨。因此也就不难解释为何花呗会发布如此让人瞠目结舌的广告:一家穷人借花呗给孩子过生日。这无疑是在过度鼓励超前消费。

然而,借了花呗是要还的,借钱也是要附带利息的,当底层人民的工资增速比欠款利息增速低的时候,利滚利会越来越大,总有还不起钱的一天。如果底层所有人都还不起钱了,金融泡沫就会瞬间幻灭,爆发大规模的金融危机——这种事情在世界历史上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了。

市场经济的弊端,需要国家这只有形的手进行调控。“互联网+金融”已经是现代人越发离不开的东西,它通过支付、购物、保险等触手伸向了每个人生活的角落,正因如此,化解金融风险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这是关系国家金融安全与民生的重要大事。金融无论再进行创新也不过是资本的把戏,并不会创造新的财富或价值,甚至会将经济安全置于危险的境地,正因如此,国家对金融的监管是保护国家安全与每个人财产的必要保证。刚刚被叫停上市的蚂蚁,希望由此一番波折能够自我降温,重新定位自身以及产品,真正做到“普惠金融”,为市场带来更健康稳定的金融服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