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四五开局之路③郑秉文:少子化和老龄化同时出现,建议放开三孩,学龄前教育实行普惠价格

subtitle
红星新闻2020-11-03 12:33

“十四五”规划中,对增进民生福祉、改善人民生活品质提出了重要要求和重大举措,如在养老方面,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健全基本养老服务体系;在社保方面,将健全覆盖全民、统筹城乡、公平统一、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

何为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逐渐步入“银发社会”,社会保障方面准备好了吗?人口政策方面,要不要“放开三孩”?民生保障还存在哪些短板?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围绕上述问题和“十四五”规划出台,专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

郑秉文表示,“十四五”规划中将应对人口老龄化从“行动”上升为“国家战略”,足见这一时期的人口老龄化压力比“十三五”要大得多。他建议,“十四五”期间,应先放开三孩,以后适时逐渐全面放开生育。可采用延长产假等措施,来提升育龄夫妇生育意愿,稳定出生率。

郑秉文在专访中还提到,从覆盖人群角度来讲,我国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但民生保障存在的短板仍较为明显,需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进行完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

“十四五”规划明确

我国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

红星新闻:“十四五”规划中点出,我国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对此,您如何看待和理解?

郑秉文:“十四五”规划明确了这样一个重要概念——我国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并且给出了两个数据,基本医疗覆盖超过十三亿人、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近十亿人。很显然,这个概念是从覆盖人群角度来讲是世界上最大的,但从支出规模上讲,我们还有较大差距。

红星新闻:“十四五”主要目标中明确,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更加健全。这里的“多层级”该如何理解?会给人们生活带来怎样完善的保障?

郑秉文:“十四五”提出的主要目标之一,明确要建立一个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让其更加健全。这里的“多层次”,世界各国的理解几乎是一致的。无论是养老保险,还是医疗保险;无论是失业保险,还是工伤保险,都应该是多层次的。

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中,第一个层次是由国家提供一个基本的、兜底性的制度,这方面我国已做得很好。它由三个板块构成, 即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具有 “三重保障功能”,分别体现了基础性、普惠性和兜底性的功能。 第二个层次是由企业提供补充保险制度,这方面我们做得还不够好。因为我们起步得晚,最早是2004年的企业年金,这是企业补充保险,企业补充医疗保险虽已起步十几年,但覆盖面很小。从工伤保险、生育保险来看,跟一些发达国家相比,也存在较大差距。 第三个层次是由个人投资购买的医疗、养老等方面由税收政策支持的商业保险产品和投资产品。这些在我国GDP所占比重很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只是前年才起步,各项政策正在完善之中。同时,第三层次的制度设计也存在问题,需进一步完善。所以,“十四五”提出要大力发展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

我们平常所说的“多层次”,主要是这三个层次。实际上,在一些发达国家,其“多层次”还包括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由个人和家庭自行安排的金融衍生工具,作为保障制度的最高端设计。

应对人口老龄化

从“行动”上升为“国家战略”

红星新闻:“十四五”规划提到,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逐渐步入“银发社会”,社会保障方面准备好了吗?

郑秉文:关于老龄化问题,“十四五”规划中有一个非常新颖的、站位更高的提法,叫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这与以往提出的应对老龄化问题不一样。“十三五”提出的是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这次将它上升到国家战略角度,说明“十四五”期间人口老龄化的压力比“十三五”要大得多了。

“十四五”期间,人口老龄化趋势将突破两个大关。第一个大关是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比例将在“十四五”期末超过3亿,达到3.03亿,而去年是2.53亿。第二个大关是16岁~59岁劳动人口从2023年开始每年将减少千万大关,而“十三五”期间年均500万左右,这意味着税基和费基的减少。

红星新闻:养老方面,有人担心未来退休后,国家没钱发养老金,怕生活水平降低,对此,您如何看待?

郑秉文:养老金制度运行周期几十年,要未雨绸缪,做好顶层设计。我国养老金来源实行的是现收现付,也就是说,工作的一代人缴费,养活退休的一代人。由于人口老龄化原因,人口结构发生逆转,老年人口越来越多,工作人口越来越少,收的钱自然会越来越少,而花的钱越来越多,这就形成了一个缺口。跟以前相比,显然有一种“逆行”的变化,就出现了“亏空”。

由于实行现收现付,每年发养老金时,只是出现一些“缺口”,用财政补贴的办法,或用社会保障制度以外的资源来补贴,那么,补贴当期的缺口是没有问题的,不会影响养老金发放。但从长期来看,积攒起来的数据将会是天文数据。从研究角度,尤其对于决策者来说,就应该尽早进行改革,吸收发达国家一些很好的做法,做出一些预案。

红星新闻:“十四五”规划中,“平等”一词多次出现。对于养老金“并轨”改革,现在推进到哪一步了?

郑秉文:“十四五”规划中确实多次出现“平等”、“均等”的词语,主要是说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这是社会公平的一个重要指标。所有国家都在追求公共服务均等化。但作为养老保险制度,体现更多的是公平。

这里的“公平”是指,多缴多得,长缴多得,少缴少得,不缴不得。作为养老保险制度,首先要讲的是权益和缴费的相关性。它与公共服务所追求的“均等化”含义不同。对于养老保险制度来讲,公平性表现在,大家起点上要一致,制度上不应该有排斥,不应该按照人群划分成几个等级,否则就是不公平。这就是近些年推进的养老金“并轨”的原因。 养老金“并轨”改革是从2014年开始的,已经实施了6年,目前来看运转良好,但这并不意味着“并轨”后不存在问题。随着改革的深入、随着制度的运行,我们还会逐渐发现一些问题,如不加以解决,也会出现隐藏在制度后面的一些不公平现象。

即使到现在,我们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基本医疗制度也是存在两大板块,一个是农村板块制度,一个是城镇板块制度,前者叫做城乡居保,后者叫做城镇职保,这两个制度存在差别。对于这个问题,要随着城镇化的不断提高,来逐步完善和解决。

少子化和老龄化同时出现

建议放开三孩,学龄前教育实行普惠价格

红星新闻:据您观察,“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效果怎样?还有人提出要“放开三孩”,您觉得有无必要?社会保障方面该如何发力,来让适龄夫妻“放心生”?

郑秉文:人口发展战略是跟应对老龄化放在一起研究的。有人把人口老龄化叫做少子老龄化,这两个人口现象,往往在一个国家同时出现。老龄化的本来含义是人口寿命预期提高,少子加上少子化,更加突出出生率的下降,出生人口大幅减少。在有的国家,其表现更突出的是人口预期寿命提高,但少子化表现并不明显。

我国是少子化和老龄化同时出现,所以,少子老龄化常常连在一起来说。人口发展战略既要应对老龄化,又要解决少子化,这就是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主要原因。 全面放开二孩四年数据显示,出生率不但没升,反而下降,2019年是全面两孩生育政策实施的第四年,全年出生人口数量跌至新低。所以,“十四五”期间,应先放开三孩,以后适时逐渐全面放开生育。

育龄夫妇生育意愿下降的原因固然有很多,但抚养成本不断提高是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在中小学九年义务教育之前的3至6岁的学前教育费用逐年攀升,“入园难、入园贵”已成为严重影响生育意愿的又一座大山。

因此,我建议,学龄前教育制度应尽快在全国实行普惠价格制度。另外,国家还可以采取延长青年夫妇产假等措施,来提升育龄夫妇生育意愿,稳定出生率。

民生保障存在短板

供给侧改革方面应有所加强

红星新闻:“十四五”规划还指出,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如民生保障存在短板。这里所提的“短板”有哪些具体表象,如何破解?

郑秉文:民生保障存在的短板还是较为明显的。民生保障中的社会保险制度和社会救助制度,一个是缴费型制度,一个是非缴费型制度,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都需要有所加强。

再如,医疗保险方面,我们的特殊病病种医疗目录需要更新;自费占医疗卫生费用支出的比例还是太高,防止出现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当然,提高报销比例靠一个制度是完不成的,这就需要通过建立多层次社会保障制度来解决。

另外,在今年2月发布的《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若干意见》中,提出社会保障制度要由四个层次来构建。第四个层次包括慈善公益和网络互助,网络互助可以很好缓解因病致贫。我们应该让这个制度健康发展,同时防范风险,但对网络互助平台的监管还不足。 在非缴费型制度方面,我国最主要的一个制度是低保。调研中,有的低保政策“落地”走样,与制度设计存在差距,现实中的一些裙带关系等问题需要监管。此外,还有最低工资制、高龄养老津贴、残保金等,要研究如何把这些民生制度衔接起来,破解民生保障方面存在的“短板”问题。

红星新闻记者 高鑫 北京报道

编辑 柴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