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清照:写云雨之词向夫寻欢,真情与私欲兼备,令人心思荡漾

subtitle
清风鉴史2020-11-02 23:20

爱喝酒、会写诗词、向夫寻欢,这些标签如果放到现在的女子身上,会不会觉得这个女子不仅不造不作,还真性情的有些可爱?

因为即使在现代,像这样舞文弄墨、偶尔学男人小酌几杯、在“性”上主动求爱的女人也确实鲜少。

那如果这样的女子放在1000年前的中国古代,那个极度封建迷信、要求女人三从四德,提倡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将会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不是有万千骏马从心中奔腾而过的感觉?

不仅如此,还很诧异在遥远的古代竟还有这样豪放不羁的女子存在?

毕竟古代的女人多半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住了一辈子的邻居街坊或许都没有照过几次面。即便是个会写诗的女子,写出的诗词也多半带有委婉幽怨的味道。

豪放不羁、离经叛道的女子从古至今便是凤毛麟角。

但有一人却打破了我们的世俗之见。

才女李清照:写云雨之词向夫寻欢,真可谓真情与私欲兼备,令人心思荡漾。

家庭富贵 成就不拘小节的个性

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从小便生活的优越富足,其父李格非,进士出身,是苏轼的学生,藏书甚富,其母是状元王拱辰的孙女,极有文学修为。

从小在这样环境中成长的李清照不仅对文学诗词有着浓厚的兴趣,在父母开明的思想下,并没有把女红作为自己的必修课,而是够饱读诗书。

从小的耳濡目染,加之聪慧颖悟,李清照在诗词方面才华过人。

南宋王浊所著的词曲评论笔记《碧鸡漫志》中曾这样评价过李清照:“自少便有诗名,才力华瞻,逼近前辈”。

李清照优渥的生长环境,以及从小在繁华京都的所见所闻,都是她创作无数诗词佳作的源泉。

有一次李清照在读了著名的《读中兴颂碑》诗后,当即便写出了两首让人赞不绝口的和诗。诗中对“安史之乱”的历史教训作了总结,笔势纵横,让人惊叹,一个初涉世事的少女竟对国家大事、江山社稷有着如此深刻的关注和忧虑。

这在男尊女卑的古代不得不令世人刮目相看。

而能做出如此诗词的李清照,其深层原因便是她那率真直接、丝毫不见传统束缚的性格。

这样的真性情在她的诗中也多有体现。

就如她著名的《夏日绝句》里:“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而她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同样如此。

此诗不仅表现出了李清照平时清闲有趣的生活,更是在不经意的草草描述中,让人立刻产生了画面感,不仅如此,此首诗中的用词也都比较大胆直接,毫无任何隐晦意味,和那些动辄就无病呻吟的诗句相比起来,可谓洒脱可爱之极。

而这首诗中的两个字也让她坐实了豪放不羁这一性格特色,那便是“沉醉”。

没错,李清照酷爱饮酒,在古代,男诗人多半饮酒,不足为奇,可是饮酒的女诗人却鲜有少见,而愿意把这一嗜好拿出来与人分享,告知天下的可能就只有李清照一人了。

李清照爱喝酒应该不是什么新鲜事,据说,在她存世的45首作品里有23首都是关于喝酒的,从这个比例上来说,这已经超过了吟诗作词时同样爱喝酒的李白。

前段时间,应该被很多人看过,改编自网络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句话便是出自李清照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而这首诗的开头两句就提到了她喝酒之事:“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李清照不仅爱喝酒,她也爱在酒后赌博。

或许那个时候的李清照就已经深谙小酌怡情,小赌愉悦的道理。

这两点随便哪一点放在古代女子的身上,都让人惊掉了下巴,更何况还是两者具沾,但这依然不影响李清照作一个好诗人。

就如加拿大歌手艾薇儿说:“我抽烟喝酒纹身,但我依然是个好女孩”。

我觉得这句话在1000多年前的李清照身上已早有体现。

夫妻和睦 琴瑟和鸣

虽出身有钱有权的官宦人家,但如此性格放荡不羁的李清照,也不免让人担心她嫁不出去。

可事实告诉我们,才华横溢的李清照,她的感情也无需让人操心。

李清照18岁的时候,便与时年21岁的太学生赵明诚成婚。

赵明诚和李清照一样,出生于官宦之家,其父为吏部侍郎,和李清照之父均为朝廷高级官吏。

赵明诚是在元宵节相国寺赏花灯时与李清照相识,在这之前,赵明诚便已读过李清照的诗词,对她欣赏不已,此时相见,更产生了爱慕之情。

回家后的赵明诚以字谜的方式委婉地向其父表达了求亲之意。

但李格非师从苏轼,而苏轼与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在朝廷上是意见相左的两党政敌。

李格非一开始并不同意赵明诚的求亲,但最终李格非还是拗不过李清照的执意,同意了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婚事。

向夫求欢 性情中人

婚后的生活,琴瑟和鸣,虽然两人都出生于有钱人家,但是赵明诚和李清照并非铺张浪费之人,两人对于生活都崇尚节俭。

当时还在太学读书的赵明诚,每当初一、十五回家与妻子团聚前,总会先去当铺典当几件衣物,换一点钱,然后再去相国寺市场,买一些他们喜爱的碑文回家赏玩。

可以说,有着相同兴趣爱好也是赵李夫妇婚姻幸福的一大原因。

而最能够体现夫妇二人生活幸福的便是李清照的一首《丑奴儿》了。

这首诗通篇写的都是女子闺房之事,很直白地表达了李清照的用意,她在向她的丈夫赵明诚求欢,尤其是最后一句:“笑语檀郎:今夜纱橱枕簟凉”。

李清照是想告诉她的夫君赵明诚,下过雨之后的竹席是非常凉快的,言下之意,希望丈夫快点把她抱入纱帐。

也因为这首诗中表达直接的露骨诗句,引起了当时不少其他诗人的反感,一时难登大雅之堂。

可是这在现在的我们看来,只觉得李清照的真性情表露无疑,就连闺房之乐都愿拿出来与人分享,煞是可爱。

比起李清照的早年,虽然她的晚年甚是凄凉,但是在她晚年的诗词中同样表现出了其深沉豁达、豪迈宽广的胸怀,并没有因为她的家道中落而流露出任何的怨愤之意。

小结:

李清照的一生不拘小节、豪放豁达,她的这种性格完全彻底地体现在了她的诗词中,使她自成一格,与那些幽怨靡丽、晦涩隐暗的诗词形成鲜明对比,脱颖而出,虽然得到的争议是非也颇多,但是却也体现了她的真性情。

在女子被要求三从四德的古代,李清照很好地做出了一个当代女性的示范,敢爱敢恨,勇于表达自己,把自己最真的一面毫无隐瞒的表现出来,真情与私欲兼备,释放了女性该有的天性!

这点值得让生活在现代的我们敬佩和学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