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抑郁休学女生的故事:自残的伤痕,就算愈合了,也会一直陪伴着我

subtitle
郁金香抗抑郁 2020-10-31 08: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篇作者 | 小母鸡

本篇编辑 | 董小姐

篇编辑 | 丑小鸭

今日导读

今天故事的作者,是一名17岁正休学在家的高中女孩,自她确诊为抑郁症以来,已经过去了293天。

如果不是她真挚又详细的记录和倾诉,我们可能很难窥见一个花季抑郁少女内心真实的想法和感受。父亲从她幼年开始不间断的打骂,造成了她与父亲之间感情淡漠,对父亲的畏惧、孤僻的性格成了她抑郁的隐患。

随后,中考的失利让她遭受了内心的挫折,步入新高中遇到的一系列不适应又让她渐渐害怕上学,没有朋友、人际关系复杂、班主任的严厉训斥、沉重的学习压力,终于让这个活在恐惧中的小女孩崩溃了,她只能用不断自残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情绪。

如今的她,虽然还在休学阶段,但已经状况在逐渐变好,她每天外出打工,对人生也有了新的目标和规划。希望这段坎坷的青春经历,会成为她未来人生路途上的财富。

今天是2020年10月26日,是小陈同学抑郁症确诊的291天,没错,我又发病了,我失去了对自己情感的控制,自己一个人躲在被子里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我的手因为长时间服药的缘故,开始不停地颤抖。此时的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结束自己的生命,不管是吞药也好、跳楼也好、割手腕也罢,我只是不想再被这个恐怖的恶魔给束缚着了。

刮眉刀就在我的床头柜上,我不断地往它的方向看了一次又一次,生怕哪一天会死在自己的刀下。我的左手臂上布满了被自己划伤的痕迹,一道又一道的伤痕清晰地印在我的皮肤上。我知道,就算这些伤口愈合了,它们也如同剑在石头上刻下的印记,永远无法消除,会一直陪伴着我。

由于经常割自己的手腕,我对于各种工具的使用了如指掌。用玻璃片刮不行,太粗糙,美工刀最快 ,圆规还行,小刀也还顺手,但还是觉得修眉刀最好用,既快又留伤疤最深。

这一天晚上,我整整哭了2个多小时,直到眼泪都哭干了,仿佛平常那活跃的泉水突然干涸了。我的眼睛和头异常地疼,头上仿佛有一根筋在不停地把我的脑袋往上扯。

父亲的打骂,让我养成了孤僻的性格

人人都说18岁才算成年,其实成年并不是在你18岁生日这天发生的,往往是在某一瞬间你就突然长大了,崩溃亦是如此。

我今年17岁,正值青春阶段,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谁都没有想到,我会得抑郁症这种在其他人眼里看起来的“怪病”。没错,当时连我的父母都不敢相信,我居然抑郁了,而且病得还不轻。起初他们认为我才这么小的年龄,哪来的压力,吃穿住行样样不缺,不就是学习这么点小事情嘛。但我要说这不仅仅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认为我得抑郁症,主要是受家庭因素和环境因素两方面的影响。

别看小小一个家,其实对孩子的影响是很大的,那些家庭和睦、父母不吵架的家庭,孩子得抑郁症的几率就会相对来说小很多。就拿我的家庭来说吧,我从小是被外公外婆带大的。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父亲由于工作的缘故,经常把上班时的坏情绪带回家里,导致我的父母经常吵架。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小时候我数学成绩不太好,他老是给我讲题,我听不懂,他便要打我。以至于我在确诊抑郁症前,都很畏惧我的父亲,每次我和他单独相处,不超过半个小时,我们便可以大吵一架。

父亲嘴上功夫说不过我,便要拿起皮带抽我。在一般的家庭,孩子长大以后,父母便不怎么打骂了,而我却不一样,一直到中考后,我仍旧挨过父亲的皮带,于是父亲在我的心中逐渐成为了一个凶神恶煞的角色。

为了少遭受些打骂,我几乎每周末和父亲沟通的话语不会超过20句,顶多就是叫父亲吃饭付钱。而我们父女之间的情感,也早已经被皮带和打骂隔离开了。在家里,我逐渐变成了一个孤僻不爱说话的孩子。

中考失利,我适应不了新高中的生活

再者就是学校的缘故了。由于中考有一门课考砸了,我没能考上重点高中,便去了一所民办的私立普高。而我周围要好的同学,都上了金华一中或者其他重点高中,于是我特别被同学们看不起。仿佛中考的失利将我和那些优秀的同学彻底地分离了。中考的失败仿佛在告诉我,我的整个人生都失败了,我只能感叹自己是多么的无能。

我念的这所高中,学费高、教育资源不太好,环境也不太行,学生大都是富家子弟,素质和我初中认识的同学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在那所学校里,我找不到一个真正可以谈心的好朋友,同学们表面上看着很要好,其实背地里都在悄悄地说着别人的坏话,恶心的人际关系让我深深感受到了人心的险恶。

很不幸,我还遇上了一个非常严厉变态的班主任,快期末考的那段时间,她甚至禁止我们上活动课,私自给我们改成了自习课。我们的班主任还把自己从校长那得到的训斥撒到我们的身上,闹得全班都很不愉快。再加上高中10门课的压力,我逐渐觉得喘不过气来。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我每天都活得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生怕又招惹到了谁。渐渐地,我开始畏惧上学了,我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我的头每天都很疼很疼,每天以泪洗面,感觉没有了生活学习的动力了,思维也迟缓了很多。只要老师一骂人,我就有从教学楼5楼跳下去的冲动。

总之高中那些烦心的事,比如小群体孤立、背地里说别人的坏话、打小报告、运动会的不团结等等,都让我无比无比怀念我的初中生活。

其实我特别讨厌学校里那些知道你得了抑郁症的同学,在他们的眼里,抑郁症就是矫情、做作、无理取闹。其实我想说,抑郁症也是病,它和感冒发烧一样不挑人。那些平常看似阳光开朗、热情坚强、朋友圈打满了鸡血、充满正能量的人,一样也有可能得抑郁症。

谈谈00后的“丧”文化

我还想谈谈现在流行在我们00后之间的“丧”文化。作为00后的我们,出生在新旧时代的交界口,承受了很多父母远远不清楚的压力。但我想说的是,这些流行在00后群体中所谓的“丧”文化,和抑郁症根本不是一回事,那些天天在朋友圈发着看似丧气、充满负能量话的人,未必是得了抑郁症。他们只是觉得跟风很好玩,仿佛得了抑郁症就是一个很酷的玩笑。

其实说实话吧,在确诊抑郁症以前,我也曾经在朋友圈和各大媒体网站上发表过许多丧气满满的话。现在回想起来,是一些很幼稚的行为,我只是想在情绪失落的时候,博得别人的一点同情。

但我觉得丧文化流行的真正原因,不仅仅是00后群体想要跟风这么简单,它是我们这一代人情绪低落的一种表达方式。当我们真的连接世界后,我们发现世界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和书本上写的不一样、和老师教的不一样。

我们发现,尽心尽力、勤勤勉勉未必是优点,油嘴滑舌八面玲珑,好像也没有什么坏处,成功和努力好像并没有关系,迷茫的我们无法寻找一个答案,只能用丧文化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所以,那些嘴上说着自己有抑郁症的00后,那些天天在朋友圈发着负能量文案的人,并不一定是真的生病了,是否生病还需要医生来判定,就像抑郁情绪一样,它不等同于抑郁症。

一些小建议

此外,我还有一些小建议,想给到那些和我一样患有抑郁症的朋友们,希望可以减少一些病发作时候的痛苦。

1.随身携带糖果,它能使你的心情稍微愉悦一些

2.遵医嘱按时吃药,吃药虽然有副作用,但真的对您的病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3.平常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运动,因为运动会生成多巴胺,使人稍微开心

4.有条件的话可以一周进行一次心理辅导,或者和要好的朋友聊聊心里,减缓一些压力

5.如果是和我一样休学的学生,可以给自己每天制定计划表,让自己忙碌充实起来,不去想那么多烦心事,就会好很多

我希望大家以后如果遇到身边抑郁症的患者,请不要说:“没事的,这点小事情熬过去就好了,不要过度担心”,这只会让我们更难过。

我也希望父母不要给予我们过多的期盼,比如期盼我们上重点高中、考上985、211重点大学。学习也是要看天分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一方面,家长不能只看着孩子学习的好坏,而不去发现他身上的优点,每个孩子都有他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他的独到之处。学习差不代表以后生活的不好,行行出状元嘛。

最后,祝愿看到这篇文章的患者,可以早日康复。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