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打一耙!澳前驻华大使:都怪中国,把我们“好名声”搞臭了

subtitle 观察者网 10-30 14:13 跟贴 12198 条

【文/观察者网 齐倩】澳大利亚“华裔忠诚度测试”风波仍未停息。在一句“你们能否会无条件谴责中国”惹怒该国华裔后,澳大利亚参议院举行听证会就此展开辩论。然而,现场发生的事让人匪夷所思。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等媒体报道,在当地时间29日举行的听证会上,澳外交和贸易部(DFAT)常务副部长、前驻华大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倒打一耙”,污蔑中国政府抹黑该国形象。她提醒在场议员:中国媒体会抓住机会,将澳大利亚塑造成一个“不包容”的国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孙芳安的“神逻辑”再次引发澳国内各方热议。有华裔学者质疑孙芳安上述言论避重就轻,不去谴责澳大利亚社区存在的种族歧视,反而将争议归咎于中国。“这样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澳媒报道截图

在本月稍早举行的一场参议员委员会听证会上,澳大利亚自由党籍参议员埃里克·阿贝兹(Eric Abetz)对着三名华裔不依不饶,反复“拷问”并要求他们“无条件谴责”中国。“还有比肤色和种族更重要的因素要考虑……你们能否告诉我,是否愿意无条件谴责中国?”

这段对话随后在微信和其他社交媒体广泛流传,彻底激怒了澳大利亚华裔社区。不少人表示,该问题毫无疑问带有种族主义色彩,这种逼迫他人“谴责他国政府”的方式,与“麦卡锡主义”无异。

为平息争议,当地时间10月29日,澳大利亚参议院在一次听证会上就此事展开讨论。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事情的发展令人匪夷所思:听证会主题,从阿贝兹发言是否存在“种族歧视”,演变成中国是否在利用机会“抹黑澳大利亚形象”。

澳大利亚高级外交官、外交和贸易部(DFAT)常务副部长孙芳安在会上宣称,中国媒体在利用澳国内有关中国的“激辩”,将澳大利亚塑造成为一个“不包容”(intolerant)的国家,并试图在该国造成分裂。

孙芳安现年59岁,曾于2011年至2015年间担任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会说中文。她表示,中国正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挑战”,并警告称,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馆的影响力正在“减弱”。

针对“华裔忠诚度测试”争议,孙芳安开始“倒打一耙”:“我认为,中国人正越来越多地试图在自己国家乃至其他地方展现澳大利亚的形象,而这些形象……与我们的身份不符。这些形象把我们描绘成不包容、分裂、歧视,充满意识形态的样子。”

她还揣测中国“仍将海外华裔视为中国人”,并声称中国在该国寻求的是“分裂”。“因此,我们需要注意塑造自己的方式。那不是我们想要被描绘的样子,而且那种形象会损害我们在中国的业务。”

此外,作为“麻烦制造者”的阿贝兹也出现在听证会上,试图为其行为作辩护。阿贝兹坚称他没有“种族歧视”的意图,并指责工党在利用这件事歪曲炒作。

孙芳安(资料图)

孙芳安口中澳大利亚“不包容、分裂、充满歧视”的形象是真是假?该国人员委员会已经给出过答案。

据《南华早报》,澳大利亚约2570万人口中,亚裔约占13%到14%。但华裔却频繁遭遇政治迫害和种族歧视。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统计,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已有数百名亚裔基于《种族歧视法》投诉曾遭受种族歧视,其中2月份的数量创下12个月最高。从2月初开始,三分之一的投诉涉及新冠肺炎。

对于孙芳安“倒打一耙”、甩锅中国政府和媒体的行为,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发声质疑。据《南华早报》报道,迪肯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潘成新(Chengxin Pan,音译)表示,孙芳安是在避重就轻,不去公开批评阿贝兹之流,反而选择将矛头对准中国。

亚澳联盟(the 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联合创始人及召集人Erin Chew称,在澳洲反华情绪高涨之际,孙芳安暗示中国有意分裂澳大利亚人,这是“危险的”。

她表示:“孙芳安不能以及拒绝将此(种族歧视)视为一个问题,而是将责任归咎于中国。如果孙芳安承认澳大利亚确实存在种族主义和歧视,那就更好了。但她基本上否认种族主义的存在,这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澳籍华裔遭“忠诚度”测试:敢不敢谴责中国?

华裔研究员奥斯蒙德·邱被一名澳洲参议员哗众取宠地要求“谴责”中国,以自证对澳大利亚的“忠诚”。

作为澳大利亚“人均水平(Per Capita)”智库的华裔研究员,奥斯蒙德·邱(Osmond Chiu,音译)本想在昨天(14日)的议会听证会上,讨论澳政治活动中多元文化社区代表性不足的问题。不料,他却被一名参议员哗众取宠地要求“谴责”中国,以自证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在拒绝参与这场政治游戏后,奥斯蒙德·邱又前所未有地遭到了这名政客的“愤怒声讨”。他不禁发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澳大利亚在更广泛的公共领域又还有什么可指望的?10月14日,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刊登了奥斯蒙德·邱撰写的《我生在澳大利亚,为什么就要和中国“割席”?》一文,以下为他的自述摘译:


奥斯蒙德·邱 图自社交媒体


澳参议员阿伯兹 图自阿伯兹个人宣传网站

我有时在想,人们被拉到美国“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注:创立于1938年,以调查与共产主义有关的个人或组织闻名)跟前,被议员们要求自证忠诚时,他们是什么感受?我倒是真没想过,自己也有这一天。我一直在关注有关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的讨论。但直到周三接受参议院对侨民社区所面临问题的调查时,我才充分意识到事情已经“有毒”成这样。我向委员会提出了多元文化社区在澳大利亚政治讨论中代表性不足的问题。澳大利亚议会在文化多样性方面的代表性,明显不如加拿大、英国和新西兰。然而,参议员阿伯兹(Eric Abetz)没有询问我多元文化社区所面临的复杂问题,也没有问澳大利亚如何通过丰富议会多样性来发展得更好,而是要求我“明确谴责”中国。他试图建立的联系很可能就是,我的种族让我有“不忠”的可能性。这感觉就像一次忠诚度测试,想要刺激我,把我逼成一个需要公开选边站的外国人。我或许是有中国特质,但我是澳大利亚人。我出生在这里,我的家族来到这里已经半个世纪了。这是我的家乡,也是我所知的唯一家乡。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也拒绝参与这场政治游戏。而我的拒绝引来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愤怒声讨”。过去,我也曾出席过参议院委员会的调查,但从来没有哪个党派的哪位参议员对我做出这样的行为。我知道,人们会问我为什么拒绝。而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是有失尊严的事情,我不会让我的回答来合法化他的招数。如果澳籍华裔不能免受参议员们“借哗众取宠地‘谴责’中国来自证‘忠诚’”的要求,以受尊重的方式出席参议院委员会并讨论一些复杂议题,那问题就很严重了。如果这样,澳大利亚在更广泛的公共领域又还有什么可指望的?周三听证会则表明,澳大利亚华裔不愿出席公开讨论,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话会被断章取义和歪曲。在当选议员对我们持怀疑和嘲笑态度的情况下,这样的担心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公开资料显示,这名要求华裔“谴责”中国的参议员出生于德国,儿时随父亲来到澳大利亚。对于他的表现,有澳大利亚网友嘲讽提出,奥斯蒙德·邱在澳大利亚出生、长大,“比那个参议员更‘澳大利亚’”:“我猜他就是嫉妒,借此掩饰他对自己不够谴责纳粹的不安。”


“阿伯兹多年来一直是全国的笑话,现在是时候退休了。”


还有网友在批评澳政客“可耻”的同时,表示对其“无知、不礼貌和不尊重并不感到惊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