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暴发!第三次暴发!美国惊现戏剧性一幕!特朗普和拜登都悬了?!

subtitle 叶檀财经 10-29 21:13 跟贴 8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吕韬

往日跟跌不跟涨,今日逆势独拉升。

10月29日,A股终于独立了一把,硬气了一把!在全球市场一片哀嚎,在欧洲、美国大跌连连,在黄金、原油闪崩不断之际,顶住了压力,走出了个性。

IMF在最近的全球经济展望中,把经济世界重新做了划分,一个叫China,一个叫World exChina,就市场的走势来说,这两天的变化其实也在演绎中国和世界的大分化。

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

美国钟南山——福奇一席话道出差别所在。

10月28日,也就是美国股市大跌当天,福奇接受采访表示:美国正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如果不采取全美佩戴口罩等防疫制度,不能扭转美国的疫情趋势,未来将会造成极大的痛苦。

美国疫情3月份第一次爆发,7月份第二次爆发,10月份第三次爆发,三个月来一次,放在疫情世界绝对特立独行。眼见美国成为现在的美国,福奇的内心恐怕也是极大的痛苦。

10月26日,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特朗普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推翻了有137年历史的联邦法令彭德尔顿法案,此举让特朗普可以随时解雇福奇这种有专业素养的真汉子。

有常识的人,越来越少,白宫里无知者云集,这个结果无疑会让美国疫情雪上加霜。

前两次疫情爆发,刺激政策总能迅速跟上,给股市续命,而这次,来来回回拉拉扯扯,刺激方案一直无法达成,有疫情没刺激,投资者只好用抛售表达强烈不满。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周三(10月28日)表示,总统特朗普太在意股市,太容易受到股市的影响,并表示希望他现在可以重返谈判桌,重点处理关于刺激方案的谈判。

佩洛西的言论看似大义凛然,细品之下,揶揄嘲讽之意满满。

地球人都知道,在特朗普眼里,股市强,选举强,股市弱,选举弱,股市落花流水,选举肯定也是苦不堪言。

就刺激方案本身来说,惯例是大选之前谈不成大事,离11月3日没几天了,别说民主党无心恋战,共和党也不想费神谈判。

近期民调都被说烂了,叶檀财经就不再落入俗套了,换一个角度看大选,从市场角度,从历史维度看大选。

据英为财情消息,根据策略师Matt Maley的分析,过去三十年,存在所谓大选前行情。

标普500指数一般会在总统大选前一周上涨,自1992年以来,六次案例的平均回报率为3.8%。

这三十年里,唯一的例外是2016年,那一年标普500轻微下跌0.69%,结果特朗普赢了!

时间维度如果拉得更长,选举前的跨度拉得更大,会发现同样有所谓选举行情。

据投资策略师Sam Stovall的统计,自1944年以来,美国大选前8天,标普500指数上涨的概率高达89%,平均能涨2.5%左右。

另外的两次发生在1968年和1988年。

这两年非常有意思,同为共和党胜出!

1988年,老布什以426张选举人票VS111张选举人票,绝对优势大胜对手。

而1968年,水门事件的尼克松同样以选举人票大胜的姿态赢得选举,结果是301VS191。

从上述市场历史归纳一下会发现,每一次标准普尔不上涨的小概率时间,都是共和党胜出。

1968年的尼克松、1988年的老布什、2016年的特朗普均是如此。

这一次,市场走势基本已经确定了,应该是以下跌为主。

为啥?

截止10月28日这一周,标准普尔500已经下跌了5.61%,除非有啥惊悚级大利好(美国疫情突然消失?),否则不大可能扭转颓势。

如若美股下跌成真,按照过去的历史推演,会得到一个非常难为情的结果:

特朗普胜出。

之前我们写文章其实说过,就目前的局面来看,我们更倾向于拜登当选,民调、辩论、舆论几乎都是拜登领先。关键摇摆州,特朗普要拿下5个席位才能翻盘,目前有点把握的不超过1个,这个情况让我们很难相信,翻盘会出现。

而且,就率先投票的结果来看,拜登已然众望所归!

据The United States Elections Project的数据分析,率先投票的人里面有47.3%的人选择了民主党,而共和党只有29.5%。

截至目前已经有6700万美国人率先进行了总统选举,这比2016年多出近50%!

按照佛罗里达大学教授麦唐纳的预测,选民提前投票的踊跃现象或使本届大选的总投票人数高达1.5亿左右,创下新高,而65%的合法选民投票,将创下1908年以来的最高投票率。

美国投票率历史变化

这次的投票率这么高,和特朗普大搞种族、性别对立和冲突脱不开关系。

黑人的佛洛依德事件,西裔的种族隔离墙移民制度,亚裔主要对中国的不断污蔑,都造成少数族裔群情激愤,希望用选票把特朗普投下来。

拆解美国选民结构变化,以种族划分,白人和其他族裔刚好此消彼长。

白人的选民比例从1996年的85%降低到2019年的69%,而黑人和西裔、亚洲等族裔则上升了16%。

上升最快的种族和群体主要是亚裔。据皮尤研究中心今年5月发布的研究数据,亚裔美国人是合格选民中增长最快的部分,2000-2020年的20年之间,美国亚裔符合资格的选民人数增加了一倍多,达139%。

今年将有超过1100万的人有资格投票(年龄在18岁及以上的美国公民),占全国合格选民的近5%。

美国选民结构变化

哦,对,别忘了,特朗普还不讨美国女性选民的喜欢。说喜欢可能都抬举他了,讨厌反感更贴近事实。

最近,为了给选举争议,备个子弹,特朗普推举的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在争议中走马上任。

这个任命让美国现代女性非常反感,因为巴雷特的出身是有男女有别的保守小众教派,自带性别歧视声量,其对堕胎等现代女性非常关心的议题也持保守态度。

啥是保守态度?克制的说就是保留意见,激进的说就是疑似反对。

巴雷特的前任是备受全美喜爱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前后任的差别太大,美国女性心里自然非常愤慨。

对巴雷特任命的愤慨,也在化成选举的力量,据新华社等媒体报道,从巴雷特被提名以来,美国多地女性走上街头,展开游行,他们表示:

我们是全美最大的单一政治力量!

相信特朗普能挖的白人中老年选民已经挖到底了,其他的选民,几乎都在他的对立面。这种情况,投票率越高,他可能输的越惨。

从市场中来,回到市场中去。

如果11月3号之后,拜登真正当选,市场会不会就此高走改革,美股十年牛市再来十年?

不见得。

为啥?

10月28日,美国大跌当天,科技股是领跌市场的,苹果、亚马逊等旗舰品种都是大幅下跌,除了疫情因素以外,还有一点被多数人忽视了。

就在当天,美国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对Facebook、Twitter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进行抨击,抨击的由头是:

1996年通过的《通讯规范法》,让科技企业拥有免死金牌,不用为其平台发布的内容负责,如今科技巨头们早已参天大树,此条款越来越助纣为虐,成为科技巨头们滥用自身影响力,规避法律的核武器。

这个听证会和拜登当选有何关系?

关系巨大。

尽管科技巨头们目前大多支持民主党,但民主党里,桑德斯、伊丽莎白-沃伦等人一直希望肢解科技巨头,防止行业垄断。

传统上,共和党更亲近大企业,民主党则具有左翼倾向,两者的基因区别并没有因为党派和大企业关系的变化而有本质变化。

科技企业,不是传统企业,可做大了,一样具有垄断性质,在民主党不少大佬眼里,早就应该肢解,一分为几。

拜登上台之后,大型科技企业必然面临到更强的被拆解压力,尤其目前科技企业的影响力和垄断地位,是史无前例的高。

科技企业一旦有风吹草动,美国股市可能会出现非常惨痛的代价,顺带着很可能全球科技股都会遭遇重创!

有这个想法的不止叶檀财经,据新浪财经消息,政治策略师和风险投资家Bradley Tusk最近表示,投资者忽略了11月份美国大选中民主党“蓝潮”胜选的风险。

Tusk表示,由民主党人控制的司法部可能会在反垄断案件方面对大型科技股(尤其是谷歌)施加更大的压力。

最后我们在做一个推演,现在特朗普一直在攻击拜登的身体问题,拜登在公开场合也确实多次出现精神涣散,言语不清的情况。

这种局面如果带入总统任期会怎样?

拜登身体扛得住自是没有意外,如果扛不住?

那可能从1841年以来,每隔20年总统会出现意外的美国梦魇再次上演。

这次,美国副总统辩论,有5500万人收看,收视率之高远超此前的想象。

也许,美国人也在嘀咕,难道美国会在不经意间出现第一个女总统?!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