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错误的婚姻,一生独守空闺,死后由情敌儿子来送终

subtitle 竹昂 10-29 11:00 跟贴 3 条

一开始就错误的婚姻,一生独守空闺,死后由情敌儿子来送终
婚姻二字,要说其幸福的内涵,是爱情花朵的绽放,一场婚礼系住姻缘,黑发相交只求白头。而要言说它的苦,有时无尽酸涩。而对于一个丈夫眼中没有自己的女人而言,婚姻便支离成“女昏女因”——恰如有一个女人掉入昏暗的洞穴用孤独和痛苦,去偿还因果。
而这样苍白又折磨的婚姻,便是由一场场不幸和意外,降临在了张恨水原配的头上——徐文淑。这个什么也没有做错的女人,在这次无爱的婚姻中,只得到了孤苦的一生。
一,相遇即是骗局,相守怎可缠绵
在新旧交替的民国,常常有被传统家庭和自由思想所折磨的青年,著名民国小说家,张恨水,便是如此一人。张恨水以他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出门,《金粉世家》、《啼笑因缘》,翻阅他的书籍,都是才子佳人的爱恨纠葛,风情的笔触让他收获了很多名气,就连鲁迅的母亲也是他的书迷。
这样一个人,就连书中都没裹小脚的旧妇女的形象,自然也不会喜欢旧式的包办婚姻。当他十八岁时,便想要出门闯荡,但传统的原生家庭迫切地想要他成家立业、延续香火,于是,迫于对母亲的尊敬,便勉强去看了看,后来张恨水觉得她还不错,便答应了这门亲事。
一开始就错误的婚姻,一生独守空闺,死后由情敌儿子来送终
谁知,这亲家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要嫁他的那个女人其实是个丑女,对方怕嫁不出去,便让她的一个妹妹去和张恨水见面,直到拜堂成亲,盖头一揭开,才发现是自己被人骗了,当下便甩门离开,不愿再进房。虽然百般不愿,张恨水最好还是抵不过母亲的苦苦哀求和那个丑女圆了房。
而这个丑女,便是这悲剧婚姻的女主角,张恨水的原配徐文淑。或许是谎言换来的婚姻本就与爱情无关,那么换而言之,与幸福就更是搭不上边。而张恨水从甩门而出的那一刻起,就是数年不与徐文淑说一句话,虽是张恨水拜了天地堂堂正正的妻子,终究也是得受着丈夫的怨恨和冷落。
张恨水这个新郎官还没有做热乎,便是逃也似的去北平上学,仿佛是远徐文淑一寸便快乐加上一丈。虽然徐文淑有千千万万的委屈难以言说,但她将一个包办婚姻中妻子的角色扮演得很好,在家操劳家务、伺候公婆一丝不苟,就算是小舅子、小姑子也被照顾妥当,为张恨水把照顾的十分妥当。
二,独守空闺无归人,寻夫却已另有妻
一个人的努力终究是换不来两个人的幸福婚姻,痛恨旧式婚姻的张恨水后来便是在北平有迎娶了第二任妻子,而且还是一名奴隶出生的姑娘。张恨水不愧是一名风流才子,还专门教她识字,为这位女子改名为胡秋霞,取自“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一开始就错误的婚姻,一生独守空闺,死后由情敌儿子来送终
不得不说在这一任妻子身上,他充分展现了他在自己作品里描写的红袖添香、才子佳人的爱情佳话。而另一方的家中,被伺候得妥妥贴贴张家老小已是充分地喜爱上了他的原配徐文淑。那时,仿佛全家老小都渴望着张恨水对徐文淑有情感的降临,他的母亲终日苦苦哀求张恨水注意到这个在老家本本分分的原配妻子。
他的妹妹教徐文淑读书写字,只希望能够通过写信让嫂嫂和哥哥能够增进感情。和当初在孝顺二字下妥协一样,张恨水终究是受不住家里人这般的情感炮轰,后来每次回家都会和徐文淑在一起,不久便迎来了第一个女儿。但好景不长,或许是被这压抑的家庭关系相克,不久这孩子便去世了。
从转暖的初春一棒子打回寒冬,这对于苦苦挣扎的徐文淑而言无疑是一记重创。也许是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徐文淑和张恨水得到了磨合,也许是张恨水不想再经受家里新一波的软磨硬泡,后来不久张恨水便把全家接到了他在北平买的大宅子。
然而,就当徐文淑觉得一切苦尽甘来的时候,推开新家的门,见到的却是丈夫的第二位妻子,也就是胡秋霞。一个正常的女人,失落是肯定有的,然而对于徐文淑这样一个传统的女人,既然自己在张家的地位早就不可撼动,丈夫多娶也只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
一开始就错误的婚姻,一生独守空闺,死后由情敌儿子来送终
幸运这个词很少和徐文淑沾上关系,但这一次徐文淑却恰巧走了好运。之后的十年,徐文淑和胡秋霞相处地极为融洽,亲若姐妹,甚至在徐文淑的第二个孩子夭折之后,胡秋霞还将自己的一个孩子交给徐文淑养,这个孩子便是张恨水的儿子,张晓水。张晓水自幼受到两位母亲的悉心照料,同两位母亲的关系都很好。
三,可怜妇人心,终埋于苦寂
本是当如此岁月静好,一生相安也就这么过去了,谁知战争突然间便爆发了。为了躲避战乱,张恨水不得不将一家老小又送回老家。回到老家后的徐文淑日子并没有因为战乱而艰难,丈夫张恨水虽然因为战争薪水大不如前,但出于对徐文淑的亏欠,直至徐文淑去世,他每月都会多多少少给徐文淑定时寄去生活费。
徐文淑曾笑言自己嫁了一棵摇钱树,纵使尝尽了床头冷,至少也没有受到衣食寒。然而,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徐文淑终究是被命运冷眼相待的一个人。张恨水给她的赡养费多,她便去自己买了一块地,谁知因为这么一个举动,徐文淑便被划分到了地主阶级,在那个敏感的年代,张恨水后来都不敢与她来往。
一开始就错误的婚姻,一生独守空闺,死后由情敌儿子来送终
晚年的她孤苦无比,一个人在老家,只得偶尔与张晓水写写信唠些近况,寻求慰藉。而最后,徐文淑也是突然中风,倒在去寄信回来的路上,再也没有起来。此时的张恨水,还在医院照看他第三任妻子,周南。徐文淑付出了一生的张家,最终也只有张晓水来给他送终。
人生茫茫,回头望去却半是孤苦半是荒芜,这段婚姻一路走来似乎都是被蒙着浓浓的雾霭。徐文淑似乎没有做错什么,但这段婚姻从一开始便是错误的,它在这个偏离的轨道渐行渐远,碾轧着徐文淑这个不幸的女人。这段没有爱,也谈不上的婚姻,终究是这样,消磨成了一世的寂寞。
文/竹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婚姻二字,要说其幸福的内涵,是爱情花朵的绽放,一场婚礼系住姻缘,黑发相交只求白头。而要言说它的苦,有时无尽酸涩。而对于一个丈夫眼中没有自己的女人而言,婚姻便支离成“女昏女因”——恰如有一个女人掉入昏暗的洞穴用孤独和痛苦,去偿还因果。

而这样苍白又折磨的婚姻,便是由一场场不幸和意外,降临在了张恨水原配的头上——徐文淑。这个什么也没有做错的女人,在这次无爱的婚姻中,只得到了孤苦的一生。

一,相遇即是骗局,相守怎可缠绵

在新旧交替的民国,常常有被传统家庭和自由思想所折磨的青年,著名民国小说家,张恨水,便是如此一人。张恨水以他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出门,《金粉世家》、《啼笑因缘》,翻阅他的书籍,都是才子佳人的爱恨纠葛,风情的笔触让他收获了很多名气,就连鲁迅的母亲也是他的书迷。

这样一个人,就连书中都没裹小脚的旧妇女的形象,自然也不会喜欢旧式的包办婚姻。当他十八岁时,便想要出门闯荡,但传统的原生家庭迫切地想要他成家立业、延续香火,于是,迫于对母亲的尊敬,便勉强去看了看,后来张恨水觉得她还不错,便答应了这门亲事。

谁知,这亲家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要嫁他的那个女人其实是个丑女,对方怕嫁不出去,便让她的一个妹妹去和张恨水见面,直到拜堂成亲,盖头一揭开,才发现是自己被人骗了,当下便甩门离开,不愿再进房。虽然百般不愿,张恨水最好还是抵不过母亲的苦苦哀求和那个丑女圆了房。

而这个丑女,便是这悲剧婚姻的女主角,张恨水的原配徐文淑。或许是谎言换来的婚姻本就与爱情无关,那么换而言之,与幸福就更是搭不上边。而张恨水从甩门而出的那一刻起,就是数年不与徐文淑说一句话,虽是张恨水拜了天地堂堂正正的妻子,终究也是得受着丈夫的怨恨和冷落。

张恨水这个新郎官还没有做热乎,便是逃也似的去北平上学,仿佛是远徐文淑一寸便快乐加上一丈。虽然徐文淑有千千万万的委屈难以言说,但她将一个包办婚姻中妻子的角色扮演得很好,在家操劳家务、伺候公婆一丝不苟,就算是小舅子、小姑子也被照顾妥当,为张恨水把照顾的十分妥当。

二,独守空闺无归人,寻夫却已另有妻

一个人的努力终究是换不来两个人的幸福婚姻,痛恨旧式婚姻的张恨水后来便是在北平有迎娶了第二任妻子,而且还是一名奴隶出生的姑娘。张恨水不愧是一名风流才子,还专门教她识字,为这位女子改名为胡秋霞,取自“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不得不说在这一任妻子身上,他充分展现了他在自己作品里描写的红袖添香、才子佳人的爱情佳话。而另一方的家中,被伺候得妥妥贴贴张家老小已是充分地喜爱上了他的原配徐文淑。那时,仿佛全家老小都渴望着张恨水对徐文淑有情感的降临,他的母亲终日苦苦哀求张恨水注意到这个在老家本本分分的原配妻子。

他的妹妹教徐文淑读书写字,只希望能够通过写信让嫂嫂和哥哥能够增进感情。和当初在孝顺二字下妥协一样,张恨水终究是受不住家里人这般的情感炮轰,后来每次回家都会和徐文淑在一起,不久便迎来了第一个女儿。但好景不长,或许是被这压抑的家庭关系相克,不久这孩子便去世了。

从转暖的初春一棒子打回寒冬,这对于苦苦挣扎的徐文淑而言无疑是一记重创。也许是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徐文淑和张恨水得到了磨合,也许是张恨水不想再经受家里新一波的软磨硬泡,后来不久张恨水便把全家接到了他在北平买的大宅子。

然而,就当徐文淑觉得一切苦尽甘来的时候,推开新家的门,见到的却是丈夫的第二位妻子,也就是胡秋霞。一个正常的女人,失落是肯定有的,然而对于徐文淑这样一个传统的女人,既然自己在张家的地位早就不可撼动,丈夫多娶也只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

幸运这个词很少和徐文淑沾上关系,但这一次徐文淑却恰巧走了好运。之后的十年,徐文淑和胡秋霞相处地极为融洽,亲若姐妹,甚至在徐文淑的第二个孩子夭折之后,胡秋霞还将自己的一个孩子交给徐文淑养,这个孩子便是张恨水的儿子,张晓水。张晓水自幼受到两位母亲的悉心照料,同两位母亲的关系都很好。

三,可怜妇人心,终埋于苦寂

本是当如此岁月静好,一生相安也就这么过去了,谁知战争突然间便爆发了。为了躲避战乱,张恨水不得不将一家老小又送回老家。回到老家后的徐文淑日子并没有因为战乱而艰难,丈夫张恨水虽然因为战争薪水大不如前,但出于对徐文淑的亏欠,直至徐文淑去世,他每月都会多多少少给徐文淑定时寄去生活费。

徐文淑曾笑言自己嫁了一棵摇钱树,纵使尝尽了床头冷,至少也没有受到衣食寒。然而,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徐文淑终究是被命运冷眼相待的一个人。张恨水给她的赡养费多,她便去自己买了一块地,谁知因为这么一个举动,徐文淑便被划分到了地主阶级,在那个敏感的年代,张恨水后来都不敢与她来往。

晚年的她孤苦无比,一个人在老家,只得偶尔与张晓水写写信唠些近况,寻求慰藉。而最后,徐文淑也是突然中风,倒在去寄信回来的路上,再也没有起来。此时的张恨水,还在医院照看他第三任妻子,周南。徐文淑付出了一生的张家,最终也只有张晓水来给他送终。

人生茫茫,回头望去却半是孤苦半是荒芜,这段婚姻一路走来似乎都是被蒙着浓浓的雾霭。徐文淑似乎没有做错什么,但这段婚姻从一开始便是错误的,它在这个偏离的轨道渐行渐远,碾轧着徐文淑这个不幸的女人。这段没有爱,也谈不上的婚姻,终究是这样,消磨成了一世的寂寞。

文/竹昂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