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容量极限!日本123万吨核污水或排入海洋,可能损害人类DNA

subtitle
路读2020-10-28 10: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本福岛核事故,距今已有9年多时间。

至今,它还有一个悬而未决的棘手问题。CNN报道称,为了冷却受损的福岛核电站燃料堆芯,东京电力公司多年来已注入数万吨水。这些水在使用后,就会被储存起来。

截至今年9月,日本福岛核电站已存约123万吨核污水,预计2022年容量将达极限。日本政府如何处理福岛核电站泄漏所产生的核污水,这个问题引起全球的广泛关注。

微博@CGTN

据日媒报道,日本政府或于10月后决定污水是否排放入海,具体时间尚未透露。若污水入海,辐射57天即可扩散大半个太平洋。

这些污水有危害吗?

绿色和平报告称,这些核污水中含有放射性同位素氚和碳-14,其中,碳-14作为“人类集体辐射剂量的主要贡献者,有可能损害人类DNA。”

德国绿色和平组织高级核专家肖恩·伯尼(Shaun Burnie)称:“这些及污水中的其他放射性核素,在数千年内都将是危险的,并有可能造成基因损害。”

所以,如果日本政府将污水排入大海,将影响整个地球的全人类与动植物,这个问题事关重大,所影响的范围非同小可,甚至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关于核事故的相关事件,我们可以参考史上最惨烈的核事故——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爆炸,给人们留下了一个关于切尔诺贝利的恐怖传说。

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我们知道,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曾是前苏联的骄傲,位于乌克兰的普里皮亚季,从1973年开始修建,1977年正式投入生产,为乌克兰提供了10%的电力供应。切尔诺贝利在斯拉夫神话中是黑暗、死亡和疾病之神切尔诺伯格的居所。也许因为这个倒霉催的名字,这个曾被当局认为最安全、最科学的核电站运行了8年之后,引发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悲惨的灾难。

不过,大多数中国人知道切尔诺贝利,都是从骇人听闻的巨鼠传说开始的,遭到核辐射的老鼠变成了藏獒:相似的体型、尖利的獠牙、可怕的攻击力。它们泛滥成灾,像狼群一样袭击进入隔离区的科研人员,血淋淋的场景犹如现实版的生化危机。许多人争相传说切尔诺贝利小城的恐怖画面:长着三只眼睛的小鸟、掉光了刺的刺猬、可以把狐狸啄死的小鸡,等等。

切尔诺贝利

人们的想象力在极度的恐慌之下被肆无忌惮地激发出来,那么,这个小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后来,有这么一个女人,她经常四处游历,辗转于那些饱受苦难折磨的人们之间。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寻找切尔诺贝利事件的亲历者:在核电站工作的工人、核物理学家、参加过救援的医生、士兵、飞行员和他们的亲人,还有大量遭受不幸的难民。她记录下了他们的恐惧、愤怒、空虚、死亡,还有爱情。

她叫阿列克谢耶维奇,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刚才我们说了,切尔诺贝利曾是前苏联的骄傲,但随着1986年4月26日凌晨核电站的爆炸,它变成了一个给前苏联、欧洲、甚至全世界带来恐惧和不安的地方。

在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笔下,我们可以看到,“切尔诺贝利”这个名字就像核辐射一样成为禁忌,即使灾难过后很多年,也没有人愿意谈论,没有人愿意记起,因为,那段灾难是如此悲惨:遭受了巨量核辐射的消防员身体开始分裂,细小的肺和肝脏的组织碎片开始从他的嘴里向外涌;


电影《切尔诺贝利》

参与清理工作的起重机驾驶员全身的皮肤都变得像煤一样黑,身体开始一日日缩小,临终时小德只能穿孩子的衣服;

完成救援任务回家的父亲送给儿子一顶自己戴过帽子,两年之后,儿子的大脑里长出一个肿瘤;爆炸发生后,有人生下来的小孩没有肛门、没有尿道、只有一个肾脏,而更多的孩子一出生就患有许多先天性疾病……

像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一样,切尔诺贝利的爆炸,释放出无穷无尽的灾难:原子、辐射、疾病、死亡、痛苦……

他们拯救了人类,却只得到一堆奖章

在巨大的核危机面前,他们站了出来:消防员、战士、建筑工人、志愿者……

第一批赶到事故现场的是消防员,他们在对核泄漏一无所知,也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用消防水枪对着熊熊燃烧的核反应堆喷射,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燃烧的东西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这将是一场他们一生都无法扑灭的大火。在接下来的14天内,他们全部因过量辐射而痛苦地死去。

在事故处理过程中,多达数十万的军事和准军事化人员被派往切尔诺贝利地区,其中有3600名士兵在反应堆的屋顶上干过活。

电影《切尔诺贝利》

在那里,美国机器人工作了五分钟就失灵了,日本机器人也是一样。但俄罗斯的“机器人”却足足工作了两个小时!然后,大喇叭里传来一道命令:“二等兵伊万诺夫!你可以下来抽根烟,休息一下了。” 没错,这工作了两小时的俄罗斯机器人其实是真人,不是机器人。

在核电站的屋顶上,他们挥动着铁铲,与看不见的原子在奋战,而他们的防护设备只有一个呼吸器和一个防毒面罩,他们对付辐射的办法也只有喝更多的伏特加。他们普遍都在那里超期服役,摄入远远超过正常值的核辐射,然后拿着一堆勋章和一张残疾证明退伍。


电影《切尔诺贝利》

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早就知道自己会因此而死,或者说,他们明知自己正一步步走向死亡。但是,大多数人依然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开往切尔诺贝利的战车。因为,“俄罗斯人不会只考虑自己,更不会只考虑自己的性命,他们的思维模式决定了这一特性”。

英雄流血又流泪的故事却一再上演。一个在切尔诺贝利工作过的二等残疾老兵退伍后在一家工厂工作。

他的老板说:“别再生病了,不然,我们就开除你。”他们果然这样做了。老兵找到厂长:“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做。我去过切尔诺贝利,在那里工作过。是我救了你们,我保护了你们!”厂长回答说:“派你去那里的人不是我。”

切尔诺贝利事故不仅仅是一场科技悲剧

切尔诺贝利事故不仅仅是一场科技悲剧,更是一场价值体系的大崩塌。透过它,人们开始反思伟大的俄罗斯民族传统:抽象真理高于人的生命。“我们的国家是不是一个伟大的帝国?我们能够打败美国人吗?谁的宇宙飞船更可靠?好吧,切尔诺贝利是爆炸了,可是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类是我们苏联人!”

在苏联式的特殊信仰下,政治人物关心的只是抽象的国家,而不是每个活生生的个人的生活价值。执政者真正担心的是他们的权力,而不是他们的人民。

电影《切尔诺贝利》

当科学家们发现切尔诺贝利到处都是高剂量的辐射物,人们身上的辐射剂量往往超出人体所能接受的最高限度的100倍,甚至200倍至300倍的时候,他们问领导应该如何面对这一切。领导回答说:“带上你们的测量结果,看电视。”电视上,戈尔巴乔夫同志正在安慰民众,“我们已经迅速地采取了行动。”于是,科学家们只好闭嘴。

人民对上级领导的畏惧远胜于对原子的恐惧。每个人都在等待上级下达指令,各地区等待来自州府的指令,州府等待明斯克的指示,明斯克则等待莫斯科的命令。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锁链,锁链的一端链接着少数几个决策者,他们掌握着千万人的命运。

而政府机构其他人员的工作就是坐在椅子上,整理一摞又一摞的文件。人们习惯了相信,习惯了听从。

"Liquidators" were personnel called up to assist with the clean-up operations in the aftermath of th

切尔诺贝利事件在人们的心头撕开了一条深不见底的伤痕:对政府的失望、对未来的迷茫、对信仰的怀疑,核辐射污染的不仅仅是空气和土地,更重要的是人心。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局为表现出色的救援人员颁发的奖状上赫然写着:“苏联最佳掘墓者。”

科技是无情的。一把手枪可以杀人,一辆坦克也可以杀人,一瓶细菌或毒气能杀死更多的人,但是,这些都无法杀死所有的人。然而,当一个杀人狂魔拥有了原子,一个小到谁都看不见的原子……这让人不寒而栗。

三十年后,切尔诺贝利的辐射云都已飘散,但那巨大的绝望和痛苦却阴魂不散,笼罩着整个世界。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