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诗诗“面瘫”与“用力过猛”之间,我选择眼瞎

subtitle 老王爱卖瓜 10-28 07:54 跟贴 4 条

文 | 话剧人

帅哥靓女在偶像剧里本色出演就帅帅的、美美的,可一旦他们开始“认真”钻研演技,想要在表演上有一番作为,“用力”地呈现给观众的却是灾难现场。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 ,为什么流量演员一用力,观众就想发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0年6月19日,刘诗诗出席《亲爱的自己》发布会。IC photo/ 图)

刘诗诗、朱一龙领衔主演的《亲爱的自己》正在热播。

这是刘诗诗产后复出的第一部作品而备受关注,然后,剧集播出后,关于刘诗诗的演技争议就不曾停止。很多观众表示,虽然从《亲爱的自己》可以看出刘诗诗很认真很努力地在转型,但看她挤眉弄眼的样子,我宁愿看以前那个“面瘫”的刘诗诗。

“面瘫”需要演技吗?为什么观众宁愿看“面瘫”,也不愿意看用力过猛的表演?

“面瘫”演技含量低

刘诗诗并不是表演科班出身,1987年出生的她是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专业本科班的学生,凭借出众的外貌、独特的气质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2009年,刘诗诗凭借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三》中的龙葵一角走红。

之后,刘诗诗就与古装剧结下不解之缘。从2006年出道到现在,刘诗诗出演的现代剧一个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她的大部分角色都是古装,并且几乎都是古装言情。古装言情剧,可以把她古典美人那种人淡如菊的气质放到最大。

因此,虽然刘诗诗从出道起就有“面瘫”的问题,但观众对此很宽容,对于刘诗诗《怪侠一枝梅》燕三娘、《步步惊心》马尔泰·若曦、《轩辕剑之天之痕》挞拔玉儿等角色的认可度很高。这些角色的气质本来就是“冷”的,刘诗诗的“面瘫”刚好与“冷”不谋而合。

不仅仅是刘诗诗,与刘诗诗同期的一些85后小花,比如杨幂、唐嫣、Angelababy、刘亦菲等人,都是凭借古装言情剧或者偶像剧走红的。再往更大的范围里看,很多跨界的流量演员,其走红路径也是出演古装言情或当代偶像剧。这是因为这两类题材对演技的要求最低,角色对演员的要求就是男帅女靓,男的“面瘫”装高冷,女的“面瘫”装冷艳,帅哥靓女凑一块站成一对璧人,观众就能够嗑糖了。

所以业内有这么一句话说:只要长得足够帅,就可以来演偶像剧男主角了,不需要多少演技,耍帅就够了。

再加上,很多古装言情剧或古装仙侠玄幻剧,它是架空背景里的故事,与现实生活有很大的差别,观众很难从现实生活中找到对应,对于演员的浮夸表演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观众能够接受一些演技一塌糊涂的演员的“面瘫”式表演,并不是说“面瘫”式表演的演技含量很高,而是刚好在某些情境下,“面瘫”式表演与演员的个人气质、与角色的气质、与剧情的气质是相称的,演员演技的短板和软肋被遮挡住了。

总之,刘诗诗古装角色虽然“面瘫”,但气质如兰、优雅淡定的气质也体现得一览无余,至少是美的。

(《步步惊心》剧照,刘诗诗。IC photo/ 图)

没演技的用力更可怕

不过,越来越多人发现,帅哥靓女在偶像剧里本色出演就帅帅的、美美的,可一旦他们开始“认真”钻研演技,想要在表演上有一番作为,“用力”地呈现给观众的却是灾难现场。

来自灵魂的拷问:为什么流量演员一用力,观众就想发笑?这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当流量演员想要转型时,往往会选择一些现实主义力作。它们与偶像剧的一个区别是,角色是复杂而立体的,与现实生活联系紧密,观众可以从现实中找到对应的。

比如刘诗诗在《亲爱的自己》中饰演的李思雨,是一个在职场和情感上陷入困境的当代职场女性。很多观众能够在这个角色找到共鸣。这个时候,刘诗诗的表演一旦不准确,观众就会发现破绽。

其二,角色复杂了,但演员的演技却没能跟上。

现实主义作品对演员的表演要求更高,演员如果没有充分准备,或者没有把角色消化好,就会出现“好心办坏事”的结果——想诠释复杂一点的角色,演技没跟上,反倒把角色搞砸了。

包括刘诗诗在内的很多流量明星,转型过程中都会遭遇这一尴尬。

像李思雨这个角色,相较于刘诗诗此前一众的古典美人,的确有突破。这个角色不仅有精英女性强大冷峻的一面,她私底下与男朋友陈一鸣相处时是活泼的、放松的。李思雨的这两面,刘诗诗都没有演好。职场女性这一面,她瞪眼皱眉的微表情比较夸张,显得她这个人历练不足、不够成熟;而与陈一鸣相处时,她表演可爱撒娇的挤眉弄眼,更显得夸张生硬。

所以观众宁愿看“面瘫”的刘诗诗,至少是美的。但这一次转型,因为演技跟不上,所有的用力体现在表面上,演得尴尬之余,好好的气质美女差点连气质也丢了。

这就延伸出一个问题:对于缺乏表演天赋的明星来说,到底是选择适合自己的气质的角色,在“面瘫”的舒适区待着,还是勇敢走出舒适区,不断尝试新的角色、新的可能?

在一般的想象中,后者才是有进取心的表现。但我们也不能忽略一个事实:大多数演员都做不到“千人千面”,哪怕是一些老戏骨。就像张铁林成了皇帝专业户,演皇帝也成了他的舒适区,对此他表示,“如果这个类型的角色观众有相当程度的接受,干吗干嘛要变?谁说百变就是好演员的标志?绝对不是。”“演员演戏要利用本身条件,我能演皇帝,演某一种类型,我不可能演100种类型,因为我的样子不可变,我的个头不可变,我的形态的可塑性是非常有限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我扮演的角色是在极限中努力表现自己。”

去年播出的《我就是演员》也有这样一个争议。姜思达就指出,跳出舒适圈的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不舒适。

如果真的不适合,你为什么非得让自己不舒适?所以观众说宁愿看“面瘫”的刘诗诗,听着像是气话,但背后也不无道理。刘诗诗转型的努力值得肯定,但转型不是演一个不适合自己的角色,不是我看起来很努力很用力就能演好的。有些非科班出身的流量演员就是欠缺天赋,就是心有余力不足,一用力就荒腔走板,那他索性还不如在舒适区待着,或者转型时一步一步来,不要想一口吃成胖子,跨度太大,反倒吃力不讨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