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姬”的财富密码:靠卖片月入万元,漫展JK表演只是产业开始

subtitle 隔夜说动漫 10-27 09:44 跟贴 1186 条

甭管你喜欢不喜欢二次元,相信过去几个月时间也没少关注过“JK”“漫展”这两个话题,或许你还曾加入过网络舆论的队伍,用激愤的说辞抨击过如下几位小姐姐。

今年7月中旬,广州漫展因为一位名叫小尤奈的COSER的出场一度成为热搜话题,而她之所以受关注离不开她身穿JK制服却在漫展做出了“撩衣”等搔首弄姿的行为,并在事后将暴露的照片于网上散布了开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连串极具暧昧的行为(还将JK称为“鸡K”),也就自然引来了网友的讨伐,而随着深入挖掘,有关小尤奈从事不雅工作的信息也被全盘曝光了出来。

时间到来10月中旬,来自中国台湾的一段资讯又再度引起了网友的关注。

同样是COSER,也同样是搔首弄姿,不过这一回的情况似乎更加恶劣,小姐姐在明知道没有穿内内的情况下居然撩起了裙子,而且在直面采访的时候还来了一番义正词严---

据悉后者最终并未遭到法律的制裁,但不可否认在上述一连串漫展事件的影响下,二次元文化已经越发和“污浊”二字关联在一起。

目前我们不好评判后者的是非对错,但对于小尤奈的作为我们已有足够的证据去确凿她的福利姬身份---一种表面看似和普通COSER无异,但背地里却兜售不雅照片乃至进行线下不雅交易的职业,而她们大多喜欢通过漫展的方式来宣传自己---

不可否认,随着越来越多福利姬的加入,越来越多漫展不雅事件被曝光出来,主流的舆论对待二次元文化就越发带有歧视的色彩,而所谓的“破圈”也只会走向异想天开。

但问题来了:为何小姐姐们非要前赴后继的成为福利姬呢?或者说她们如此卖力如此无下限在漫展刷存在感究竟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呢?

下面内容我将结合权威媒体的调研信息,给大家好好论述福利姬诞生的秘密以及二次元文化自我净化的有效方式。

01前赴后继的福利姬们

马克思说的没错,资本家在到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带着嗜血的天性,在面对巨额的利润刺激的时候连法律也可以不屑一顾,伤天害理只是他们的日常调味料。

但马克思显然没有洞察到“人性自私”的底色,他想不到21世纪的今天逐利的不只有资本家,每一个个体都潜藏着对巨额利润的贪婪---

福利姬就是利润的奴隶之一,而小姐姐们之所以前赴后继的奔向此行业,离不开可观的收益以及隐秘多样的犯罪路径。

在今年7月30日的时候权威媒体新京报便撰写过一篇《揭开COS圈的隐秘角落》的文章,而在其中他们通过暗访和调研给我们了揭露了一整条福利姬产业链。

首先是收益的巨大变化。对于常规的COSER来说,他们固然可以通过贩卖美照来赚取经费,但往往常规的COSPLAY照片的单价也就1块上下,打包销售也只能卖个几十元而已。

但一旦作品和福利姬沾边,那价格的话语权便会落回到COSER这一边。视频和照片全套销售一口价288元,单卖价码也高达188元。

当然,福利姬还提供定制服务,只需要支付得起每分钟150元的价格(3分钟起),即可按顾客要求进行制作,保证全球独一无二---

除此之外,福利姬还开通了“好友服务”,她能让顾客添加自己好友,然后进行私密化的照片传播,当然,按照不同的收费能够享受不同等级的服务---

单纯加个好友就需要支付52块,而需要预览更亲密的照片就得支付200,如果能支付到520元就直接可以和小姐姐聊日常以及享受日更的福利。

依据新京报对化名为白冰的前福利姬的小姐姐的采访,我们知道一名正常的福利姬一个月大概能够赚取近1万的报酬(记得,这只是兼职费用,一位小姐姐完全可以无负担的既有本质工作,也去开展福利姬活动)。

“月薪1万”对于大多数社会工作者来说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那就更遑论尚处学业阶段的小姐姐们了。

她们大多正遭受到来自互联网和线下商业的消费主义思潮的影响,什么口红、手袋、IPHONE手机、泡泡玛特等等物资都无时不刻的刺激着她们的神经。

但对于她们中的绝大多数来说家庭境况也只能算是一般,而没有有钱的老爸,那剩下可以缓解物欲的方法也就只有走向某某贷款,以及成为一位福利姬咯---

当然,福利姬也是讲究运营技巧的,而对于大多数小姐姐来说她们或许有赚钱的心但却无卖货的渠道,于是在福利姬产业中便诞生了“中间商”,他们大多本身就是摄影师,在一边帮助小姐姐拍照之余,也会对接需求侧的顾客并在每单成交后获取一定额度的提成。

不仅如此,对于某些倍具野心的中间商来说,他们甚至会搭建网络平台(如知名的PR社、九月久等),并对顾客推出666月会员、1888季度会员等档次服务---收费价格不菲除了服务的优质之外也能起到筛选顾客的作用,让平台能够如韩国N号房事件般隐匿起来。

而就在2018年5月,当杭州警方破获上述福利姬平台的时候,我们居然发现其业务已然遍布10多个省份,而涉案人员也有近百人之多---

当然,福利姬之所以是福利姬,她们和一般的下海小姐姐的区别就在于不到交易发生的那一刻,你根本不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福利姬热衷于漫展不是没有道理的,在二次元世界中本身就存在很多衣着暴露的女角色,而打着COS的名号身穿暴露服装并在漫展搔首弄姿便成为了她们“程序正确”的宣传方式。

对于广州漫展的小尤奈和中国台湾的那位真空COSER我们固然能够快速辨别真伪,但如果像今年7月底在上海漫展发生的JK事件呢?

她同样是身材曼妙的小姐姐,同样是身穿一整套JK制服,也同样是一连串的搔首弄姿动作,这位网名为@卷子啊的小姐姐在一开始便沦为了网友讨伐的对象。

但没过几天,随着小姐姐的愤怒回怼以及更多的现场照片的揭露,人们方才知道卷子是无辜的,一切都是摄影师和另一位竞争对手的错---

上海漫展事件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了,但舆论反转的本身就很能说明“辨别福利姬真假”的难度,而处于灰色地带也就自然会引来海量投机者,她们打着COS的旗号却行使着卖片的目的。

而一旦某些福利姬越界了那就自然会引来强烈的关注,并进一步让二次元坠入至污浊的囹圄当中。

综上所说,目前的福利姬已经有着一条完整且成熟的产业链,在生产侧有着源源不断的为了满足消费欲望而投身其中的小姐姐,而在运营的过程则有着小至个体大到平台的中间商来撮合业务的达成,而碍于二次元天然带有的暴露性质,因此漫展也就成为了福利姬业务的避风港---

屡屡爆发漫展COSER事件不是偶然,从福利姬产业的角度来说,不发生才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不过吸引力和隐秘性强也不代表就不能修正了。

02如何拯救日渐污浊的二次元文化呢?

首先是价值观教育一定要到位。王小波曾说过:“苦难是文学创作必备的东西,但不一定要你亲身体验”。

同样是前文说到的目前已从良的福利姬白冰,这位小姐姐之所以放弃做福利姬,离不开所谓的“无下限竞争”

在最初的最初白冰通过暧昧照片的销售即可获得可观的收入,但随着越来越多福利姬的进入,她发现很多比自己年轻的小女生会毫无保留的将所有东西都暴露出来,而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客户买单,以及开展进一步的服务---

不仅如此,依据白冰的介绍,福利姬的工作会让女生的尊严被完全抹杀:“感觉自己就像陈列柜的商品,等着男人来挑选,价格都是标好的”(何为物化女性?在福利姬身上就是最好的诠释了)---

如上便是白冰作为前福利姬的心路历程,这是一份看不到未来的工作,而置身其中也只会越发让自尊变得一文不值,最终沦为所谓的工具人。

当然,对福利姬的清除,除了自律之外也少不了外部力量的抗衡。

同样是漫展,在经过多番福利姬舆论事件之后,如今组织方已经明文罗列着装的要求,对某些过分暴露的角色(如FGO里的酒吞童子、罪恶王冠的蝶祈等)以及包括跪爬、开腿等动作予以了禁止。

对摄影师的要求也不遑多让,而目的就是为了让广州和上海的漫展丑闻不再发生---

当然,要想规定能够落到实处,那还少不了每一个参与者的监督。毕竟现场工作人员的精力有限,而往往会场招揽的安保人员也不一定就会对二次元有兴趣。

但参与者不同,能够到来漫展就已经说明你们是非一般的二次元喜好者,而对于漫展明文规定的角色以及相类似的装扮禁止,相信各位也早已烂熟于胸。

再加上人数之庞大,那自然就能让违规行为被压制到最低的限度之上咯---

03最后

作为一名自由市场的奉行者,我虽然不太喜欢自上而下的监管行为,但碍于二次元文化目前尚属小众,而如果放任福利姬们不管,那外界的舆论必然会一面倒的对二次元予以过度的有色看法。

那届时就别说破圈和崛起了,能够继续保持现有的体量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全体动漫迷的监管归监管,可千万别将事情上升到因噎废食的程度。

我们一定要就事论事,针对每一位COSER的行为都予以全方位的关注(包括会展着装和动作,也包括该COSER在社交账号发布的内容风格)。

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重蹈上海漫展JK事件的覆辙,也才能够让圈内和圈外人士都相信二次元文化是充满正能量的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