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不及防的喀什疫情:两天两夜开车2500公里

subtitle 健康时报 10-27 08:53 跟贴 15378 条

(健康时报记者张赫 赵苑旨)"24号晚上知道情况,我马上去开车想尽快走。现在已经两天两夜了,我和朋友开车走了2500公里,终于出了新疆。"

在甘肃张掖高诉的服务区,宋小双(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现在虽然不知道下一步去哪儿,但是心里倒踏实了不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喀什市吾斯塘博依街道布拉克社区。 受访者供图

48小时开车2500公里,终于走出新疆

"我21号才在外面回到喀什,想办点事儿就走,没想到碰上了疫情。虽然疫情县离喀什城内有距离,但是为了不耽误其他安排,我马上去超市买了点方便食品,开车就奔向高速。"宋小双讲述着2天前的紧张,口气里还都是感慨。

"要想先走出喀什,就必须奔向阿克苏。平时400多公里也就5个小时,但是24号那天整整开了11个小时。"因为游客都抢时间想第一时间出喀什,很多车辆在路上拥堵,宋小双回忆,整条高速上的服务区,所有食品都卖光了。

到了阿克苏后,宋小双继续向甘肃开。"2天两夜我和朋友轮班开,2500公里后终于到了甘肃张掖。"为了疫情防控需要,宋小双决定到甘肃武威找医院做核酸检测,一路上也没有接触任何其他人。

喀什民宿老板:17公里徒步走了5个小时

"不到喀什就不算到新疆,而不到古城就不算到喀什。"在喀什老城开了一家非常火爆民宿的彭先生在提起疫情时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10月25日晚饭时间,我从喀什到疏附县的房子关水断电,出来后就发现街上一辆车都没有。"彭先生告诉记者,后来才得知是封路,从家到客栈17公里,他最后徒步走了5个小时,在26号凌晨两点的时候才回到客栈,然后紧接着开始统计及核实游客第二天的返程信息。

10月26日早上,当地的派出所就开始组织大巴车将游客送去机场,彭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客栈里总共有26位游客入住,均是从武汉过来参加校友会,目前已经全部返程。

"知道喀什疫情后,这些武汉游客非常淡定。"彭先生说,最希望的就是美好热闹的喀什早点回来,期待下批游客的到来。

客栈已经空无一人 受访者供图

1号病例出现前14天 从喀什离开的人都去了哪里?

10月24日,喀什地区疏附县报告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无症状感染者。10月25日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介绍疫情最新动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通报,截至10月25日14时,新增137人呈阳性,均与此前1例无症状感染者父母所在的工厂相关联,经专家诊断均为无症状感染者。

喀什作为中国最西端的边陲之城,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区。全区共辖1个县级市、10个县、1个自治县。疏附县就是喀什市的下辖县,全县总人口28.3万人,是一个以维吾尔族为主,汉、柯尔克孜、塔吉克等13个民族组成的多民族聚居区。

受此次疫情影响,自10月25日24时起,喀什地区疏附县站敏乡、托克扎克镇、吾库萨克镇、萨依巴格乡疫情风险等级定为高风险,疏附县其他乡镇疫情风险等级定为中风险,其他县市疫情风险等级定为低风险。

目前喀什已迅速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那么从10月24日1号喀什病例被查出的前14天,从喀什离开的人都流向了哪里?

据中共喀什市委宣传部数据显示,今年中秋节国庆节期间喀什全市共接待游客74.42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2355.34万元。喀什古城景区接待游客累计8.9万人次,10月4日接待游客达到1.5万人次,创单日接待游客最高纪录,喀什香妃园景区“国庆节”期间接待游客累计3.4万人次。

健康时报记者查询迁徙地图看到,从10月10日至10月24日,喀什地区热门迁出地前三位分别是新疆乌鲁木齐、青海海东市以及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三地迁出人口比例超过迁出人口的70%。前10热门迁出地,除新疆、青海和甘肃所辖地区外,仅有陕西西安上榜。


查看大图

10月10日,360喀什地区迁出地图

顾莹苏主任介绍,目前,喀什地区的航空、铁路、公路等交通道路全部正常畅通。外地来喀什人员不实行隔离,无需携带核酸报告,只需要落实戴口罩、测体温、扫健康码措施即可。需要离开喀什的外地游客,只需要持七日内有效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均可以正常离开喀什。

10月25日,北京市疾控中心提醒,市民朋友,近期如无十分必要,建议不要前往新疆喀什地区旅行及出差。近14天内有喀什旅行史的市民朋友,请注意做好自身健康监测,如出现发热、干咳等症状,及时佩戴医用口罩前往就近的发热门诊,并主动告知医生旅行史、接触史等情况,便于及时排查。对于新疆喀什来京就诊的朋友,在就诊时请主动告知医生居住地情况及接触史,特别是有无喀什地区疏附县旅行史。

秋冬春季是呼吸道传染病高发季节,新冠疫情风险增加,请大家继续保持高度的防控意识,科学佩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不聚集、与他人保持1米以上社交距离,注意饮食卫生,生熟分开、煮熟煮透确保食品安全。

新疆喀什疫情亲历者:被人问为什么还不跑?

“从昨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就被通知不让出家门了。”10月25日,家住喀什地区疏附县的艾拉(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艾拉所住疏附县小区,距离无症状感染者所在地站敏乡二村仅5公里。


查看大图

在喀什酒店等待做核酸检测的医务人员。受访者供图。

10月24日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健康委最新通报,2020年10月24日,喀什地区疏附县对“应检尽检”人员进行定期检测中,发现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女,17岁,喀什地区疏附县站敏乡二村村民。

10月25日18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介绍,截至今天14时,137人核酸检测呈阳性,均与其父母所在的三村工厂相关联。经专家诊断,均为无症状感染者。截至目前,新疆喀什共报告138例无症状感染者。喀什地区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立即启动一级响应。

当地居民:

“太阳刚升起的时候,忽然被通知不让出家门”

艾拉在疏附县做小生意,10月24日早上,她刚刚起床,就被小区居委会通知进行核酸检测,并被告知不能出门,只能在家里待着,“当时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查看大图

10月24号下午,被困在喀什路上的车辆。受访者供图。

“我们一大早被叫去进行核酸检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莫名其妙,当时问什么原因,也没有人告诉我们,也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全员核酸检测。”艾拉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因为直到晚上才公布消息,所以,白天我们很多人都很紧张。”

直到晚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健康委最新通报,才解答了艾拉和众多居民的疑惑,“直到那时紧张的心情,才有所缓解。”艾拉说。

而艾拉所居住的地方距离上述无症状感染者所在的站敏乡二村只有大概5公里的距离。“虽然住的近,但是看到官方回应,安心很多。”艾拉称,这一天,我们都过得胆战心惊的。

家住喀什市的周立(化名)今年31岁,因为白天一直在市区另一位朋友家小聚,晚上8点左右看到网上的消息后,就决定赶快返回家中,“我大概是21点14分回到小区门口的,当时就发现,小区正在做核酸检测。”周立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看到这样的情景,周立顺便去了超市看看是否可以囤一些菜:“结果发现超市的菜卖光了,我就默默回小区了。”

10月24日下午,新疆喀什市卫健委迅速组建核酸采样队伍,对所有喀什居民和目前在喀人员开展核酸检测采样。截至10月25日8时,核酸检测组到位602个,核酸已采样308207人,预计利用两天时间完成全民核酸检测。

“现在我们不允许出去,单元门都不让出去,就是待在家里,在家自己做饭。”10月25日下午两点,周立说,“现在家里还有菜,有需要的话,社区也会送。希望不会封闭太长时间,等全部排查完,若没有问题,可以让我们出去的。”

艾拉告诉记者:“目前做完核酸检测就在家待着,在24日下午做核酸检测,但当时没有任何关于疫情的通知。”24日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召开全区视频会议,通报喀什地区疏附县新冠肺炎疫情情况。

10月25日上午,据央视新闻消息,国家卫生健康委今天已经派出工作组,赴新疆喀什指导当地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10月25日19时50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新疆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通报了这次疫情的流调溯源情况。喀什地区疏附县报告的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在疏附县某制衣厂工作。家中有4口人,其一般住在工作单位,近期曾三次回家休息。今年以来,该感染者一直在疏附县。

当地游客:

“一姑娘狂奔着问我,你为什么还不跑”

喀什被称为中国最西端的一座城市,东望塔里木盆地,西倚帕米尔高原。早在2100余年前,这里是丝绸之路中国段内南、北两道在西端的总汇点,是中国对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交通枢纽与门户之地。喀什是喀什噶尔的简称,意为玉石般的地方。

喀什作为中国最西端的边陲之城,是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下辖1个市和11个县,即喀什市、疏附县、疏勒县等。


查看大图

游客秦淮镜头下的喀什。受访者供图。

10月的喀什有金黄的胡杨,有出门便可看到的雪山和草甸,有人说,“喀什,就是一个专门为秋天而生的地方。”所以,10月的喀什除了常年生活于此的居民,还有络绎不绝的游客。

秦淮(化名)是一位来自广东省广州市的摄影爱好者,10月10日他从广东出发,来到乌鲁木齐,并一路南下,10月20日到达喀什。10月24日一早,他便来到了塔县的古石头城景区,走走停停,在他的印象中,景区虽然辽阔,但总有一些在他身侧拍照的游客。

“大概在中午12点左右的时候,我拍着拍着就发现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然后就满脸疑惑地往景区门口走,走着走着一个小姑娘就从我身边狂奔过去,跟我说,你为什么还不跑。”秦淮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我追在她身后,问她为什么,她也没有回我。

不知原因的秦淮也迅速走到了停车场,发现停车场已经几乎没有一辆车,也就迅速的开车往出城的方向走去,“那个时候,沿路车辆也已经很少了。”秦淮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他到了塔县去往喀什市区必经的边防站,被告知,现在封路暂时走不了了。

“我当时只能选择回塔县,结果到达塔县的关卡后发现,回县城的关口也不能进了。”秦淮无奈的说,直到晚上8点45分左右,两边的关卡全部开放,但是因为要回喀什需要开6个小时的山路,所以他选择了回塔县休息。

回到塔县后,秦淮本想找一家酒店先休息,“结果酒店的老板跟我说,你要是住进去就出不去了。”秦淮看到当时街上已关闭的商店,只能选择住酒店。

晚上10点办理好入住,12点15分被通知做核酸检测。“我现在正在等待我的核酸检测结果,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如果正常的话,我就可以走了。”秦淮说。

“飞机还未落地,就传出喀什管制的消息。在机场短暂停留后,被朋友接回酒店。喀什市里路上车马稀少,沿街店铺也大多关闭。一切都在未知中……凌晨被紧急召唤进行核酸检测,每十人一组。”一位旅游者云言(化名)回忆起昨天晚上的经历也这样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云言称,“‘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我对喀什古城十分向往,喀什古城有2100多年的历史。这次来喀什我要多拍点古城的美景,这也是我多年的心愿。”

“疫情,谁也说不准,平安才是第一位,希望大家都平安。”艾拉告诉记者。

“不要错过胡杨的秋天。”这是秦淮最新的一条朋友圈,配图是4张美丽的秋天的胡杨,他还说,一个月之后,如果疫情稳定了,我还要回这个美丽的地方来看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