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旋律电影统治票房?三大原因的结果

subtitle 宝贝成长记 10-27 08:48 跟贴 22 条

《金刚川》上映了,虽然鉴于题材的敏感性,豆瓣没有显示评分。但从首日票房一看,这又是一部注定会取得不错成绩的主旋律电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主旋律电影,这五个字放在十年前要取得票房与口碑上的双重成功并不容易,而在当下,主旋律电影仿佛有种魔力,总能在一干影片中脱颖而出。

且看去年,《我和我的祖国》票房31亿、《中国机长》票房28亿、《烈火英雄》16.90、《攀登者》票房10.88亿。再看今年,还未下映的《我和我的家乡》票房25亿、《八佰》31亿、《夺冠》7亿。

主旋律电影毫无疑问的正在统治着中国电影票房,无论是国产商业片还是自制商业片,都无法对主旋律电影产生挑战。更遑论,中国电影票房榜单三甲中还挂着《战狼2》与《流浪地球》两座大山。

不出意外的话,《金刚川》的票房有望在二十亿以上,这不仅是因为我们正处于抗美援朝70周年庆时期,更因为《金刚川》的质量对得起观众的期待。

事实上,主旋律电影有着商业电影所不具备的优势,例如主旋律电影会得到国家方面的支持。但最关键的还是两个字:成本。

用最好的演员付最少的钱

2009年,《建国大业》创纪录的用170多位明星演员参演,其中不乏成龙与刘德华这样在国际都有影响力的巨星。而在该影片开拍前,就有许多大牌演员表示,只要被该导演看中,不管饰演什么角色都去,哪怕是0片酬。

也就是那时候开始,一些主旋律电影吸引着优秀的演员以0片酬参演。如2011年的《建党伟业》、去年的《我和我的祖国》等,参演的演员几乎都不在乎片酬,只在乎能在里头露脸几分钟。

而商业片,演员的片酬往往占据着影片大部分的制作成本。可一旦演员的片酬过多,其余方面的预算势必会大幅降低,影片的质量就难以保证。

尤其是在流量经济盛行以来,在微博等社交平台呼风唤雨的流量明星有了更高的要价权利,但除了拿钱外,他们并不会对自己的演技进行进一步的打磨。而片方为了票房保证,往往赌博性的选择满足明星,降低影片质量。

著名编剧汪海林总结出一套公式,那就是大IP+小鲜肉的电影一定是垃圾电影。

这套公式在近几年也得到了一些验证,如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就堪称中国电影史上的惨案。

而主旋律电影能将最多的钱用在电影的制作上,这样让主旋律电影的质量相比于一般的商业片有着最大的保障。

举个例子,张艺谋导演的商业大片《长城》制作成本为1.35亿美金,其中马特·达蒙的片酬就达2000万美元。加上刘德华、威廉·达福、张涵予、景甜、鹿晗、彭于晏、黄轩、林更新等人的片酬,也不奇怪制作成本能超过上亿美元。

《长城》的票房算是扑街了,演员片酬过高一定是其中的一大原因。

而据传闻,《我和我的祖国》投资收益率高达26倍,扣除院线分成,片方也有超过十倍的纯收益。主旋律大片的赚钱效益已俨然超过了商业大片。

内容娱乐化

曾几何时,我们都认为主旋律电影是严肃的,是饱含条教式的。这类电影喜欢歌颂牺牲,宣扬集体主义高于个人,而且多取材于残酷的战争或者灾难,故而给人以沉重感。

但如今的主旋律电影,从内容形式上更加迎合普罗大众的喜好。还是以《我和我的祖国》为例,葛优主演的《北京你好》就是处处充斥着葛式幽默,《护航》中雷佳音的表演,也让人忍俊不禁。事实上,即便是最该庄严肃穆的《前夜》,黄渤与王千源等演员的表演也让人在紧张之余有放松之感。

一言以蔽之,主旋律电影在内容呈现上正在急速的进化。到了《我和我的家乡》,徐峥、沈腾、黄渤、王宝强、葛优、范伟、马丽、邓超、闫妮等对喜剧有深刻造诣的演员联手献上了泪中有笑的表演。

主旋律电影从追求深刻到琢磨有趣,这也让越来越多的观众愿意走进影院去看上两个小时的电影。

民族自信

无论你承不承认,从大环境来看,中国人正 变得越来也自信。最典型的就是,十年前的公知吹嘘外国如何好,会得到一片的追捧,如今的大多数公知则沦为了小丑般的角色。

外国月亮圆的时代已经远去,尽管有超过一半的中国人仍旧只有微薄的收入,但并不妨碍我们自豪于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果。

中国的GDP是世界第二,军事实力亦是世界前三,中国正在迅速完成城市化建设,脱贫工作成果也远超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加之国际地位飞升,被美国当成了头号钉子,中国人越来越倾向于坚信自己的道路。

而自信之余,主旋律电影自然就更加有说服力。这种以往的“宣传手段” 变为了一种对事实的描绘,艺术的加工让我们更能在其中感受到这个国家光明面。近两年来,大多数主旋律电影在社交平台都会引发巨大的回应,其中不乏抚今忆昔者感叹时代的进步。

《我和我的祖国》里,《前夜》中的黄渤为了电动升旗装置而苦恼不已,那是新中国刚成立时技术匮乏的实际现象。而《护航》当中,翱翔于空中的五彩战机告诉我们,当代的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的科技强国。

许多人大概都知道这么一个故事:周总理在开国大典上要求飞机飞两遍,原因是当时中国的飞机不够。

而如今任何典礼,我们都不需要让飞机飞上两遍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