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点·观察】八天后的大选日 特朗普将引爆美国新“内战”?

subtitle 直新闻 10-26 18:13

文/万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次辩论,特朗普“管住了嘴”。

和第一次总统大选辩论时76次打断对手相比,特朗普收敛太多了。在北京时间10月23日上午举行的第二场辩论,也是最后一辩中,他终于成功地管住了自己的嘴,插嘴的次数大大减少。

有那么几次,特朗普用扭曲的脸部表情,代替了他的抗议。面对主持人直击他的痛处,他也努力地憋住自己的大嗓门,轻言细语地赞美自己对新冠疫情的应对。

这是个明显的变化。民调全面落后的特朗普,看来内心“真的很想赢”,所以才会一反常态,想要抓住最后也是最佳的一次机会,为自己挽回一点形象。毕竟,第一次辩论中他的粗鲁无礼,激怒的不只是对手拜登。

一 大选日为何现危机?

如今距离11月3日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只有一周时间,超过4670万美国人已经提前投票。今年的美国大选“很热”。如果以创纪录的1.5亿假定今年美国的选民数,现在也已有近1/3的人完成了投票。

而多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全国范围内,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相对寻求连任的总统特朗普,领先优势超过10%。不过,他们的支持率,在六大“摇摆州”相差却很少,而且还在缩小差距,特朗普相信,自己仍有胜选翻盘的希望。

越来越多的迹象也表明,由于特朗普支持者实际的投票率可能更高,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选票差距,因此也可能非常接近。而这个结果将可能引发特朗普的后续“神操作”,这点其实早已露出端倪。

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次辩论,场面明显“文明礼貌”了。

二 特朗普将自行宣布胜选?

特朗普的前“军师”班农,日前在一个集会上,向特朗普的粉丝预言称:11月3号大选日晚上11点,因为在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和佛罗里达等摇摆州取得领先地位,特朗普将走进椭圆形办公室宣布“Game Over”,“游戏结束了”。

也就是说,因为在几个主要摇摆州的胜利,特朗普将会自行宣布胜选。

特朗普如果真这么干,民主党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之前希拉里就防着特朗普来这一招,她几个月前就呼吁:11月3日晚在票数统计没有全部结束前,拜登千万不要承认败选。

民主党还在与社交媒体公司沟通,要阻止在选情不明朗的情况下,特朗普单方面宣布取得胜利。

班农说,在11月3号当晚,特朗普肯定需要得到军方的支持、得到最高法院的支持。也因此,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可能会延迟,可能要到2021年1月20号总统就职日之前,才会出炉。

而特朗普之所以可能自行宣布胜选,是因为他为自己找到了最“合理”的借口,就是邮寄选票可能出现差错和舞弊。宣布竞选连任以来,特朗普一直都在抵制邮寄选票。

有关大选邮寄投票,共和党也已在全美各地发起多起诉讼,可能成为今年大选的“定时炸弹”。

万一选票结果对自己不利,特朗普可以不承认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并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

外界注意到,特朗普一直不肯承诺,在败选后和平移交权力。这也为未来的危机埋下伏笔。

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次辩论,拜登和特朗普为大选最后冲刺。

三 特朗普和拜登同时宣布胜选?

美国总统大选日究竟会发生什么?八天后,特朗普会憋出什么大招?不少美国媒体已经为它写下了看似荒诞的“剧本”:

首先,特朗普肯定会在当天掀起一场推特风暴,用推特鼓动“特朗普粉”为自己造势;

其次,两位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拜登可能在同一天都宣布自己胜选;

那么,因为不满选举过程,可能会有民众走上街头抗议;

最可怕的是,民兵组织将会响应特朗普的“监票”号召,荷枪实弹走上街头,美国由此爆发大规模的骚乱;

最后,两党阵营可能会因为不满大选的投票程序和结果,提出法律诉讼。总统大选的结果,将由最高法院来决定。

这样“荒诞”的大选剧情,并非无中生有,而是完全有可能在今天的美国上演。实际上,美国的一些前政要和舆论领袖都认为,2020是美国自南北战争以来,最危险的一次大选。

因为美国的政治现实就摆在眼前:共和、民主两党的政治极化,选民的分裂前所未有,而且都高度情绪化和意识形态化。加上特朗普上任后不断制造分裂和混乱,方便自己“乱中取胜”,造成双方选民几乎是势不两立。

美国小镇民众观看美国总统大选辩论

四 大选将可能导致美国内战?

《纽约时报》指出,这次大选将可能导致美国内战。

一旦特朗普败选,支持者很可能在特朗普的鼓动下,拒绝接受现实,继续狂热地支持特朗普。而这些狂热的“特朗普粉”,持有各种现代化的制式枪械,很可能会在各地爆发武装暴乱,进而演变成全国范围内的战争。其中,长期活跃的美国民兵组织,将会成为内战的主力。

今年4月,密歇根民兵占领州议院

4年前特朗普与希拉里的对决,民兵组织就坚定支持特朗普。选战最后一周,民兵组织“摩拳擦掌”,扬言如果希拉里当选,他们将进行武装抗议、维护治安。

现在,大选日临近,民兵组织会给大选带来什么,让很多美国人忧心。英国《金融时报》称,不少民兵组织已誓言要全副武装地出现在投票站,听从特朗普的召唤去“监视”投票。还有民兵组织宣称,“根据宪法,特朗普是总司令,他可以号召民兵采取行动”。

4月29日,密歇根州的民兵组织直接占领了州议会大厦。

五 狂热民兵为何绑架州长?

事实上,近期连续两次发生民兵试图绑架州长的事件,也显示出这种狂热的恶兆。

从今年初开始,密歇根州的一个极右翼民兵组织“金刚狼守望者”就开始密谋在11月3日总统大选投票之前,绑架和杀害州长惠特默,并“借此挑起州内的内战”。而他们密谋行凶的唯一原因,就是民主党籍的州长惠特默,是特朗普“最讨厌的女人”,她和特朗普对着干,从3月开始就坚决主张采取严厉疫情应对措施。

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宣布采取严厉疫情应对措施

除了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民主党籍的弗吉尼亚州州长诺瑟姆也是这起绑架阴谋的目标。

这些民兵可不是一般的乌合之众。为了绑架州长,他们还进行了射击和作战训练,并试图自己制作炸药。一名叫做“狐狸”的民兵说,完成占领州议会的行动,他准备发展200人,以便控制州议会,并且绑架州长。

7月27日,“狐狸”告诉FBI的线人,他们最好的机会就是当惠特默去度假屋时绑架她。

他们平时通过加密信息来交流,多次对惠特默位于密歇根州北部的度假屋进行监视,讨论如何在这里把惠特默绑架并以叛国罪进行审判。

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的度假屋

这些民兵的策划会议,通常在成员家中的地下室进行,开会的时候所有人需要上交手机。而FBI(联邦调查局)当时已经安插了多名线人加入其中,而且戴上了录音的装备。


联邦调查局在7号下午对密歇根民兵“金刚狼守望者”采取逮捕行动

10月,这些民兵组织行动前的最后一次训练,并开始筹钱购买炸药。不过还没等他们动手,联邦调查局在7号下午采取了逮捕行动。

六 美国民兵为何如此彪悍?

刚听闻这个案件时,我也很讶异,为什么美国的民兵如此彪悍?

检索了相关的资料才了解到,连赫赫有名的美国国民警卫队都是一个民兵组织,而且是美国最大的。他们可不是小打小闹的兼职军队,而是武器装备和编制完全向美军看齐的“正规军”,拥有陆航部队、空军力量,甚至还拥有特种部队。各州也有“州防卫队”。在美国民间活跃的民兵组织超过180个。

实际上,美国的“拥枪权”也和民兵的历史息息相关。早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民兵就成为抗英的主力,美国立国初期甚至打算不保留联邦常备军。因此,美国宪法就有了著名的第二修正案,也就是“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现在,任何限制民间持有枪支的行政指令,都可能被认定是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

不过,时移世易。9·11之前,民兵已被美国政府当成了头号安全威胁。特别是1995年,美国俄克拉何马城中心的联邦政府大楼发生爆炸,导致168人死亡。

1995年,俄克拉荷马州突发9·11之前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本土恐怖袭击事件

发动这次袭击的正是白人极端民兵组织“埃瑞安共和军”成员麦克维。此后,FBI加强了对极端民兵组织的渗透,并有效遏制了其行动。这也是为什么这二十多年来,我们很少听到美国民兵“消息”的缘故。

目前,为特朗普摇旗呐喊的并不是民兵中的“正规军”——国民警卫队,而是一些白人的极右翼民兵组织。他们的破坏力已经让美国社会开始警惕。

七 军方倒戈 不愿为特朗普背书?

实际上,大选后的走势如何,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军方是否支持特朗普?

不过,最近军中形势似乎于特朗普不妙。指挥猎杀本拉登的前军官——美国前海军上将威廉·麦克雷文,日前公开发文支持拜登。麦克雷文过去在很多美国国内的政治议题上,与特朗普持有相同的立场。但他却表示,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如今世界已经不再“敬仰”美国了。因为世界目睹了美国是如何撕毁合约,在战场上抛弃盟友。

6月,被特朗普炒掉的国防部长马蒂斯,也在《大西洋月刊》上发文炮轰特朗普。

包括被特朗普赶走的白宫幕僚长凯利等一些军方高层,最近也纷纷出来谴责特朗普。有分析认为,这种军方的集体反弹比较少见,或许也是在向特朗普发信号,“你不要乱来”。如果你想搅乱整个选后的一些情况,“军方是不会给你背书的”。

2020的美国大选,怎一个“乱”字了得。

但正如奥巴马形容的那样,特朗普在总统任期,一直沉浸在真人秀节目当中,说不定,他正在憋着最后的一个大招,为自己最后能够“一举封王”做各种准备。

八 大法官或是特朗普的“救命稻草”

而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最新任命,可能将成为他再次入主白宫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少人并没有注意到,同样在上周举行的这场听证会,它的重要性远超总统竞选辩论。

那就是为巴雷特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听证会。作为特朗普刚刚提名的保守派女法官,巴雷特“机灵地”拒绝回答所有敏感问题,也没有跳进民主党设的陷阱,估计她的提名将在本周在参议院正式投票时表决获得通过。当地时间25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对提名巴雷特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进行关键程序性投票,就最终以51比48的结果通过。

被特朗普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巴雷特

如果巴雷特能够在大选之前被特朗普正式任命,最后,又由最高法院来裁决大选结果的话,无疑结果将有利于特朗普。

美国历史上,曾经有两次,分别在2000年和1876年,大选结果是由联邦最高法院来决定的,也就是说,由九名法官来决定,总统由谁来当?这个场面可能会在今年再次重现,那将是真正的“惊奇”一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