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煌:狠人治村

subtitle IPP评论 10-26 15:31 跟贴 3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村干部群体里总有几个狠人。(图源:网络)

编者按

村干部群体里总有几个狠人,一方面是因为这些狠人希望借助村干部的身份更好地获取资源,另一方面是因为村里的一些工作推进离不开狠人。现在政府对村集体资源的管控越来越严格,狠人想获取集体资源并不容易。但是自上而下的工作压力特别是村庄开发的压力越来越大,乡村治理对这些狠角色还是有所需求。正常的治权弱化之后,灰色的治权将随之兴起。

1. 狠人活路多

老夏50岁出头,人高马大,黝黑的脸庞上堆满了横肉。在村庄的班子里,老夏算得上是一个狠角色。2000年中后期,他进入村领导班子,此前一直是三组的小组长。三组人口多,狠人多,乱子也多,不仅仅在村里是个老大难,在镇里也是出了名的难搞。

三组人很多,土地却很少,为了活路,村民只能各显神通。有几个胆子大的,早些年就盯上了村里的那条河,给了老书记一些好处之后就开始折腾机器来河里挖沙。没多久,村里的河沙就挖完了。老夏和他的儿子很早就参与其中,眼看村里的河沙挖光了,他们又到下游的河道继续挖。目前,老夏一家就有几个载沙车,一个车少说也得60多万。

在挖沙之前,老夏父子也开过罐车,因为这些年当地的城市建设颇为红火。整个村子有二三十台罐车,单单三组就有10台。如果是自己开罐车,一年一个车可以赚个二三十万,请别人开收入当然就少一些,除非你家里有几台罐车。

无论是开罐车还是载沙车,免不了要跟几个部门打照面,比如说路政、公安、城管等。为了多赚点钱,司机一般都会超载,被相关部门逮到,难免要罚款扣分。如果有一些关系,还可能疏通一下。虽然村干部算不上什么大的干部,但是毕竟交际网络广一些,上上下下多少认识一些人,平时相互有个照应也不是不可能。而且,这些关系网络对于跑运输生意的信息也有帮助,哪里有项目,哪里需要建房,经常活动的村干部比一般人要清楚得多。

这几年,村里搞美丽乡村建设,上面没少投钱,哪个建设项目不需要用到沙?老夏就负责美丽乡村建设的一些具体事务。有村干部这层身份,安排或介绍家人来拉拉沙子,其他干部也不会有什么意见。这钱给谁赚不是赚呢。

所以,即使村干部看起来没什么实际权力,但不意味着没有资源。特别是对村里的一些狠人来说,如果能进入村干部的圈子或者直接成为村干部,对于攫取资源来说就更方便了。

比如说,前不久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石凤刚家族就很典型。在担任长辛店镇辛庄村党支部书记之前,石凤刚就是村里的狠人,靠倒卖废钢材为生。他的小卖部里经常会有一些不三不四的闲散人员聚集,自觉不自觉地就将石凤刚当成了带头大哥。后来石凤刚进了村委会,一路当上村书记,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攫取资源,通过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或其他方式获取巨额经济利益。2018年警方对石凤刚团伙展开收网行动,当场扣押现金720余万,追缴现金145万元,银行冻结2079万,收缴黄金31公斤,涉案房屋及地块37处,查扣车辆12辆价值1500万元,总计金额约3.1亿元。

像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

2. 治村的套路

狠人进村,除了因为狠人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之外,实际上也有乡村治理的内在需求。身为狠人,老夏天不怕地不怕,当村里开展工作遇到钉子户的时候,往往就由老夏出马摆平。

搞美丽乡村建设,免不了要拆除一些老旧的房子。虽然政府有一些补偿,但是力度不大,因此就有一些农民不愿意配合工作。好说歹说,还是不行,村里只好派老夏出马。这年头对村干部管理得比较严,老夏出马但是不出面,招呼几个小混混,在几个钉子户中间挑选了一户最弱的下手。那是一个孤寡老人,小混混一上门就来几拳,命令其尽快搬到镇里的敬老院去住。

其他钉子户看到老人被打了,也就不敢再坚持,纷纷把一些破旧房子给拆了。

这样的工作方式不合法,但是却高效。上面的任务压得紧,作为明星村,村里自然希望尽早完成任务。大致来说,村干部要完成类似拆迁这样高难度的工作,无非以下几种做法:

一是平时群众工作就做得好,有良好的干群关系,村干部一声令下,农民举双手赞成。当然,群众工作向来不好做,既要有良善的干部队伍平日里为民谋福利,又要有良善的制度确保好干部不被自私的“刁民”祸害。税费改革之后,村干部和农民之间的关系日益疏远,没了共同的生产生活目标,群众工作就更难做了。

二是有良善的制度为村干部的工作提供支持,比如上面领导让你拆房,也给出法律政策的文本,农民不执行就算违法要承担法律后果,这样的话,村干部工作也好做,无非就是一个执法的过程。问题是分到村干部手里的工作,没几件是有明确的法律政策予以保障的,上面让你拆房子你就拆,让你流转土地你就流转,也不会给你一个法院认可的政策文本。因此,你拆得及时拆得没矛盾,就算你工作开展得好,至于怎么做到,自己想办法。这种情况下,农民不同意拆,似乎也没毛病,村干部也没有合法的暴力手段可以强制执行。

三是党建引领,但凡你是党员、村组干部的,一律带头示范。要别人拆你先拆,要别人流转你先流转,要别人种西瓜你先种,要别人开农家乐你先开,等等。除了党员村组干部要带头示范之外,还必须各自动员自己的亲戚朋友。然而,即使党员村组干部愿意带头搞,其他农民也不一定愿意跟着搞,甚至亲戚朋友也经常大呼“不要杀熟”。

四是通过人情关系来做工作。村干部跟哪个农民有关系的,就让他上门做思想工作,该吃吃,该喝喝,看在亲戚熟人的面子上,有些农民就从了。这应该是目前比较流行的一种工作套路。问题是有些人就不吃这一套,油盐不进,大义凛然,你还真没办法。

接下来的第五种方法就带有威胁性质了。你们家不同意是吧,以后要到村里盖章出证明,就没那么容易了。老头老太不同意是吧,你们家儿子儿媳妇、女儿女婿在哪个带有公家性质的单位上班,政府有关部门总可以想到办法找到你的软肋让你从了。听说有位老先生一直缠访闹访,信访部门怎么样都做不通工作,后来他们挖到了一个足以让老先生在外省工作的女儿丧失工作的秘密,以此威胁老先生,果然奏效。不过,并不是所有钉子户都有在公家上班的亲戚,他们也不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实在没其他招了,只好用最后一招,直接上暴力。暴力当然也有很多种,有软暴力,比如恶语相向、口头威胁,比如一伙人到你家里或店里坐一整天什么也不干,比如在你家窗下播放高昂的乐曲,等等;有硬暴力,比如砸你家里的物品、卸你家的门、砍你家的庄稼、打你的人,等等。多数人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好汉不吃眼前亏,很快就从了。少数人越挫越勇,誓死不从,那就等你睡着或者没睡,派几个大汉把你轻轻扛出来,然后停在旁边的铲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工作。

3. 灰色的大棒

当然,对村干部来说,上暴力是有风险的,特别是硬暴力,即使事情当下解决了,也容易留下不稳定的社会隐患,比如上访。你解决了拆房的问题,回报给你的惊喜可能就是缠访闹访户以及上级政府无情的训斥。你说是为了完成政府的任务才上的暴力,政府说我让你拆房没让你上暴力;你说不上暴力根本完不成任务,政府说那是你工作能力有问题吧。

这些暴力自然不好,但是基层工作有时候还真离不开“暴力”。老实说,基层工作就是“胡萝卜”加“大棒”。平日里要多给胡萝卜,把感情的基础打牢,很多工作就是这样温情脉脉地完成的。但是对于调皮捣蛋破坏集体利益的,你再给胡萝卜就是伤了多数老实人的心,损了来之不易的群众基础,这个时候就应该上大棒。

合法的大棒需要配有正当的使用说明,什么时候可以用,打轻还是打重,打一下还是两下,由谁来打,这些都应当有个指引。问题是,政府并没有给村里这样的使用说明,甚至不允许村里使用大棒。那么,在应该使用大棒而没有合法大棒的时候,不合法的大棒就可能应运而生。比如说全村99户都同意让点土地出来修条村道,就1户坚决不肯而且没有适当的理由,村里能否强制用了他的地?这个大棒,政府估计是不愿意递给村里的,只能由村里自己想办法。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又确实想把路修起来,也许就只能拿起灰色的大棒——强行占了他的地。

老夏一直抱怨有不少村民跟他们村干部对着干,这些“刁民”一听说中央有一个好的政策,就要求村里兑现,否则就告我们贪污枉法。这些人经常不交垃圾费,前些年村里搞了一个村规民约,规定不交垃圾费的,村里可以扣他们的粮食补贴。这个大棒显然是不合法的,没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想拿出来用。

最近这些年,政府对村干部的约束是越来越多了。村财镇管,村里的三资都需要镇里主要领导同意之后方能动用。因此,狠人越来越难在村里捞到资源了,但是上上下下的关系网络说不准还可以用得上。而且在缺少合法大棒的情况下,基层工作有时候还真离不开狠人,即使只能采取软暴力的方式。

也就是说,只要村里还有一些不得不完成的难点工作,特别是上面派下来又不太符合甚至有损广大农民利益的活,比如前阵子在山东野蛮上演的合村并居运动,给胡萝卜是没有用的,实际上也没多少胡萝卜可以给;上面又不肯递根合法的棒子,村里的狠人就派上用场了。有些活利国利民,就是几个不讲道理的人阻挠,如果有狠人出面,说不定也算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那你说,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老夏歪着脑袋,不怀好意地笑着。

★ 本文作者:林辉煌,社会学博士,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院长助理。文章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社”,经授权发布。

编辑:IPP传播

关于IPP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是一个独立、非营利性的知识创新与公共政策研究平台。由华南理工大学校友莫道明先生捐资创建。IPP研究团队围绕中国的体制改革、社会政策、中国话语权与国际关系等开展一系列的研究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知识创新和政策咨询协调发展的良好格局。IPP的愿景是打造开放式的知识创新和政策研究平台,成为领先世界的中国智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