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蔚来:李斌真的看到了未来?

subtitle 熊猫阿宝 10-26 15:29

在事业上跌倒了,你觉得你会花多久爬起来?

风水轮流转,这话真是一点不错。

人们总是常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过咱们李斌总动作快,爬起来是有点利索。一年,只用了一年,蔚来从股价最低点1.19美元到目前的新高29.40美元只过了不到一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斌一度被戏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

卖车亏损扩大,卖一台亏一台。

融资迟迟不落地,投资方直言投资风险巨大。

首席财务官直接辞职。

资金链问题引发担忧,蔚来大幅裁员。

自燃问题,信任危机,交付量疲软不振。

真的是向左贾跃亭,向右马斯克。眼看看一步步在向左走,就差去美国开会,下周回国了。

关于蔚来,其实一直争议很大。可能是因为互联网出身的原因,蔚来有点像个网红。

蔚来刚成立的时候,挺风风火火的。

2014年,由李斌牵头,六位顶尖高手,雷军,李斌,刘强东,李想,马化腾及张磊,融资百亿,联合创立蔚来。就像是一支浩浩荡荡的互联网军队,兵强马壮,君临汽车行业的城下。

台子搭好了,蔚来唱起了前戏。2016年,蔚来的第一款车,一款电动跑车,蔚来EP9带着诸多新纪录走进大家的视野。售价148万美元,六位联合创始人人手一辆。

2017年,蔚来发布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量产车 —— 7座大SUV蔚来ES8。当时,有人在网上发来蔚来的车标,问这是什么品牌。被点赞的最高的一楼言简意赅:江淮。

2017年底,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蔚来耗资八千万举办发布会,向全世界宣布自家的新能源汽车ES8正式发布。为了这场发布会,蔚来包下9架飞机,邀请了超过5000位ES8的选号车主来参加活动。可谓阔气。不止是不计成本的发布会,2017年,首家蔚来中心NIO House在北京东长安街1号正式开业,年租金约八千万元,蔚来一口气租了六年。大概互联网出身都是这个打法,花钱如流水。

阔气归阔气,蔚来这样是否多少有些乱烧钱?

2018年9月12日,李斌带领团队前往美国敲钟,蔚来以6.26美元/股登录纳斯达克。

然而,根据蔚来自己的财务报告,蔚来汽车在2016至2019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元、96.39亿元和112.96亿元。4年烧了过200亿元?与之相比,特斯拉花了15年亏了约350亿元突然觉得并不多了。而同时蔚来的现金流情况并不明晰,只在蔚来2019年的财报中稍稍预警:现金不足以支持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本及流动性。每年都是生死存亡的一年。

即使如此,蔚来依然拥有一大批忠实的铁粉。并在刚刚发布的2020年《财富》杂志公布的改变世界的100家公司名单中,排名第47位,还是榜单中唯一的车企。

蔚来的掌舵人李斌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这样的蔚来,又是否是一场单纯的资本游戏?

李斌常常被称为“连续创业者”和中国的“出行教父”,他也是国内第一批互联网创业者。1996年还在北大读书的李斌创办北京南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997年创办北京科文书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00年6月,李斌才创立了广为人知的易车。在那之后,围绕互联网和汽车行业,李斌参与创办、投资了超过40家企业。

在创立蔚来之前,李斌已经拥有两家上市公司了:易车和易鑫。即便如此,2014年李斌依然拿出全部身家1.2亿美元,创立蔚来汽车,再次风风火火地干一把。

创业为了什么?有些人为了“名”,有些人为了“利”,有些人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我猜李斌大概是最后一类吧。

蔚来的商业模式到底行不行得通?

在卖车方面,蔚来主打感情牌,把用户经营成粉丝。招式之一,就是吸引大家来试驾、体验蔚来,以较低的成本达到传播品牌的目的。此外,为了增加黏性,蔚来有款专门的蔚来社群交流App,蔚来车主会在App里分享一手用车感受。李斌在此App上拥有不少粉丝,频繁被cue在APP上发布日常,据说李斌通常是真人秒回。另外,蔚来每卖一辆车,就会为车主建一个专属微信群,从顾问、到维修员、主管,售前售后十几个工作人员为车主一个人服务,随时响应,随时反馈。李斌曾说:“蔚来将重新定义用户体验。我们不会把汽车服务当成一个利润行为去搞,而是当成构建公司的基础,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现在看来,作为“汽车界的海底捞”,蔚来确实践行了李斌当初的承诺:让客户爽。

卖车的销量是上去了,但,困扰现今电动汽车行业最大的难题依然存在 —— 电池。

与其它到处建充电桩的厂商不同,蔚来还在大举建设换电站。

有人说,让广大燃油车安心的,不是油箱容量多大,而是遍布全国的加油站。大家需要加油的时候,随时能找到加油站,然后花几分钟加完油走人。电动车的焦虑就在充电场景,要么充电桩不好找,要么充电时间太长。

根据蔚来财报电话会中透露的数据,蔚来换电站已建成142座,覆盖全国63个城市。嗯,蔚来就是家打着卖车幌子的换电站厂家,就像当初坚持自己建快递的京东,太重资产了。大规模布局,资金压力巨大。而且假设出现新的物理创新解决了快充和电池续航等问题,那换电这套模式就有点问题了。

网上关于蔚来的梗确实太多了,去年,蔚来碾压爱奇艺、趣头条、瑞幸咖啡,成为“新经济公司亏损王”。今天夏天稍有好转,大家笑着说:“去年蔚来是住在ICU重症监护室,今年是搬到了普通病房罢了”。问到蔚来倒闭的事,点赞最多的是:最快今年,最晚明年。

当然,调侃归调侃。

咱们用李斌自己的话做个收尾:“回顾坎坷的2019年,我们几乎是被人左一拳又一拳地打趴在地上,马上爬起来,又被打趴,又再爬起来。我坚信,被打倒站起来的人,他的韧劲还是值得去期待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