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史上最奇葩的洁癖狂,秒杀梵高

subtitle 雁萍娱乐 10-26 14:42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在我们的印象中,艺术家好像都很“奇葩”:梵高割耳朵、海明威一生都站着写稿……

倪瓒,字符镇,号云林,元四大家之一。出身富裕,父亲和曾祖父都是富商,他自己对从商没兴趣,十足文艺范儿,把他家的钱都用来买了珍贵书籍、古董和书画。元代末年,倪瓒的田产所剩无几,钱也花得差不多了,索性抛弃家庐田产,隐居去也。

他非常孤傲,从不和富人和俗人来往,对当官更是相当不屑。不过对高雅的文友,不但礼遇而且照顾。后来也证明他的出走,也让他在老年时过得较平静,避免了政治的烦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有严重洁癖,而且极度傲娇,整个人就是奇葩来着。

不信你看:

1. 倪瓒每天洗头时要换水十几次,穿戴衣服时也得调整无数次。自己使用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每天都要有两位专人来经管,随时负责擦洗干净;客人来访离去后,客人坐的地方必须重新刷洗,每天穿戴的衣服与帽子,都要拂拭数十次,庭院前面栽的梧桐树,每天早晚也要派人挑水揩洗干净,因此硬把梧桐树清洗死了。

2. 他的书房里,标配不光是书,还有书童,两个可怜的小仆人每天拿起扫帚就像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就连院里的桐树,也得从树叶洗到树皮,全部光洁如新。长此以往,蓬勃如同朝阳的桐树不堪受辱,竟死了几株。

3. 一次,倪瓒和朋友一起谈论诗文,要泡好茶招待,就命仆人到七宝泉打水。水打回来之后,倪瓒交代仆人:提在前面那桶水,拿来泡茶;提在后面那桶水,拿去洗脚。」他朋友见状,心中感到好奇,追问原因。倪瓒说:“前桶的水,一定干净,所以用来泡茶,后桶的水,恐怕已经被仆人的屁所污染了,所以只好拿去洗脚啦!”看来即使较真如倪瓒,也完全没考虑到仆人也许会打喷嚏的问题嘛。

4. 再有,倪瓒首创了许多香茶的饮法,如“莲花茶”和“清泉白石茶”,也因此名噪一时。宋朝宗室后裔赵行恕,慕名前来拜访,却在饮清泉白石茶时神色如常,引起倪瓒不悦——居然品不出我的茶的好,以后不和你玩了。竟然就此与赵行恕绝交。

5. 即使沦落入狱,在吃饭的时候,倪瓒也要求狱卒把碗举到与眉毛同高,不然狱卒的唾沫会喷到饭里。狱卒大怒,竟要把他锁到马桶旁边。私以为,对于洁癖来说,这真是要他命的节奏啊。

6. 有次,倪瓒看中了歌妓赵买儿,但又怕她不洁,于是让她反复洗澡。洗完以后,他总觉得赵买儿身上还有异味。洗来洗去,直到“东方既白”,只好作罢。好想知道当时赵买儿的心里活动啊……

7. 一次,倪瓒留客住宿,因怕客人不洁,起夜好几次视察,终于听到一声咳嗽。这可不得了,一晚睡不好。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让仆童展开地毯式搜寻痰迹,可怜仆童实在找不到,只好指着一片挂着晨露的梧桐叶说是痰迹。倪瓒他便立刻闭上眼睛,蒙住鼻子,命令仆童剪下那片梧桐叶,并扔到十里之外。秦有赵高指鹿为马,元有仆童指露为痰……

8. 倪瓒的“香厕”,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用香木建了个空中楼阁,下面填土,中间铺满洁白的鹅毛,“凡便下,则鹅毛起覆之,不闻有秽气也。”可怜的小仆人在这个时候,就必须随时移走秽物,不然倪瓒就不高兴了。

9.还有一次倪瓒应邀赴宴。主人请宾客入席后,一个长了满脸大胡子的厨师端出了佳肴。倪瓒却在此时突然离席而去。主人诧异地追上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倪瓒说:“胡子多的人一定很脏,这个厨师有这么多胡子,所以这顿饭不能吃了。”宾客听了,相顾大笑。看画像倪瓒你胡子也不少啊?

倪瓒的孤傲个性及洁癖确确实实地反映在他的画中:他不喜欢将画上色或在画中盖印章(画中印章皆为后人所盖),而且,只画山水,从来不画人,顶多画个凉亭。曾有人问他为什么都不画人,他回答说,“当今哪有什么人物呢?”可见他有多傲娇。

他的山水画结构简单,常常用“一河两岸”的构图方式:就是画中有一大片空无一物河横过画面,上下再加入两块河岸及一些小山石,深具他个人的特色“平淡萧疏”,他不随便附和流行或过度修饰,追求华丽。也因此,他的图有一种超逸的灵性,对后来明清的画家产生很大的影响。

倪瓒擅山水、竹石、枯木等,其中山水画中采用了典型的技法——折带皴,是元代南宗山水画的代表画家,其作品以纸本水墨为主。其山 水师法董源、荆浩、关仝、李成,加以发展,画法疏简,格调天真幽淡。作品多画太湖一带山水,构图平远,景物极简,多作疏林坡岸,浅水遥岑。

用笔变中锋为侧锋,折带皴画山石,枯笔干墨,淡雅松秀,意境荒寒空寂,风格萧散超逸,简中寓繁,小中见大,外落寞而内蕴激情。他也善画墨竹,风格“遒逸”,瘦劲开张。画中题咏很多。他的画由于简练,多年来伪作甚多,但不容易仿出其萧条淡泊的气质。在倪瓒的画论中,他主张抒发主观感情,认为绘画应表现作者“胸中逸气”,不求形似(“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

画史将他与黄公望、吴镇、王蒙并称元四家。明清时代受到董其昌等人推崇,常将他置于其他三人之上。明何良俊云:“云林书师大令,无-点尘土。”王冕《送杨义甫访云林》说,倪瓒“牙签曜日书充屋,彩笔凌烟画满楼”。

倪瓒是影响后世最大的元代画家,他简约、疏淡的山水画风是明清大师们追逐的对象,如董其昌、石涛等巨匠均引其为鼻祖,石涛的书法题画,从精神到体式皆是以倪瓒为法的。倪瓒亦是一个以复古为旗帜,而追求艺术个性化的书法家,他与张雨、杨维桢一样,既属于这个时代,又不属于这个时代,这就是艺术对时代的超越性价值。

明代江南人以有无收藏他的画而分雅俗,其绘画实践和理论观点,对明清画坛有很大影响,至今仍被评为“中国古代十大画家之一”,英国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将他列为世界文化名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