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之异同

subtitle 邓鹤轩娱乐 10-25 21:23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齐白石

取材:观天地之造化

齐白石的花鸟画除了传统文人画的题材之外,还特别注重对天地万物的观察,强调“造自家粉本”。齐白石说“为万虫写照,为百鸟传神”,甚至说“我绝不画没见过的东西”。齐白石出生在农村,对农村田园风物体悟很深,也有着深厚的情感体验,田间地头、花卉蔬果、翎毛草虫、家禽家畜,甚至包括农具、生活用具,像柴耙、板凳、算盘等等,无一不是天然粉本,都被齐白石取之入画。据胡龙龚《齐白石传略》中所述,仅花卉一项,就“不下一百种”,题材之博、品种之广,可谓古今花鸟画坛少见,达到了他自己所说的“观天地之造化”“对天地万物写生”。所以,齐白石的花鸟画少画谱气,真有天然之趣。

黄宾虹

相对于齐白石,作为美术论史家、鉴赏家和收藏家的黄宾虹,可以说“远师古人”和“外师造化”两条路径并行不悖。黄宾虹勾摹了大量历代大师的花鸟画作,从宋代的文同、扬无咎,元代的王渊、吴镇,明代的沈周、徐渭、陈淳、孙隆、陆治、周之冕、项圣谟、弘仁、陈洪绶,清代的王武、华喦、陈撰、李鱓、李方膺等等,在他的作品题跋中都有明确的记录。黄宾虹将之视为日课,以此参证历代大师画作“笔意简劲古厚,于理法极其严密”。而另一方面,黄宾虹也是一位非常注重写生的画家。王伯敏在《黄宾虹的花鸟画》中曾回忆:黄宾虹侨居上海时,曾约友同游天平山。为了充实自己的写生资料,他在山上采集野花、藤蔓和蝴蝶,不意把长衫都勾破了,引得同游者拍掌大笑。他的朋友宣古愚,还把此事写进诗里,其中有句云“衣衫片片画飞虫”。他在画中多有写生记录的题跋,如“前三十年梅炎入黄山,见野卉丛生邃谷中,多不识名,因写为图”。在黄宾虹的花鸟画写生作品中,往往记录各种花卉、植物、禽鸟的颜色、性状,颇有点“博物学”田野考察记录的意味。

齐白石 紫藤

笔墨:不似之似似之

以笔墨表达来传神写照、抒情达意、营造意境是中国画的核心所在。齐白石、黄宾虹两位大师也是近现代中国画坛笔墨运用、笔墨创造的两大高手。齐白石有句名言:“作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黄宾虹也说:“作画当以不似之似为真似。”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抑或遗貌取神,甚至得意忘形,是两位大师共同的笔墨观和审美追求。

棕树竹鸡 齐白石 134.5cm×34cm 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用笔重、力量大、笔力扛鼎;用笔实、多单笔、少复笔,于实中求虚;运笔速度慢,笔线波动少,节奏变化也相对较小,用他自己的话说,像写楷书,少风樯阵马、龙飞凤舞之态。李可染曾回忆:“齐白石他那个画可不容易,他的行笔很慢。”齐白石用墨注重清透润和,笔笔分明,而又深得水墨融洽之法。黄宾虹曾评价说:“齐白石作花卉草虫 , 深得破墨之法 , 其多以浓墨破淡墨 , 少见以淡墨破浓墨。亦多独到之处 , 为众人所不及。”

黄宾虹 芙蓉 68.5cm×33.2cm 1953年 浙江省博物馆藏

黄宾虹不仅是笔墨实践的高手,同时也是笔墨理论的集大成者。他提出的“五笔七墨法”,是他一生笔墨实践的生动总结,在美术史上也处于重要的地位。他笔法的最大特点是:一波三折,含刚健于婀娜。如他自己常说的,画花卉要“如古人之用笔,一波三折,含刚健婀娜之中”。黄宾虹用笔变化多,速度相对较快,节奏多变,如春蚕食桑叶,沙沙有声;运笔虚中求实,以殷周金文笔法为之,富有金石气;笔力内蕴,如他自己所说:“用笔时,腕中之力应藏于笔之中,切不可露于笔之外。锋要藏,不能露,更不能在画中露出力气。”黄宾虹用墨,擅长破墨法、积墨法、渍墨法和宿墨法。水破墨、墨破水,浓破淡、淡破浓,层层积染,水墨互融,极尽浓淡枯湿之妙。

齐白石 大富贵

设色:红花墨叶与淡静古雅

齐白石早年学八大山人,水墨淋漓,圆润冷逸,后来受吴昌硕影响,用色大胆,对比强烈,极富视觉冲击力。不同于吴昌硕多用复色、多用水,齐白石多用单色、纯色,凝练、饱和度高。红花墨叶、红花绿叶,色彩鲜明而对比强烈,沉着厚重,痛快淋漓,恣肆张扬,画面洋溢着青春热烈的气息,那些花花草草都好像是“怒放的生命”,极富艺术感染力。

萱花虫石 97cm×3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如果说齐白石的色彩给人的感觉,像皓首老翁簪花踏歌,那么黄宾虹用色,就如老僧入定,虚和静逸,表面波澜不惊,内里真气流行。黄宾虹用色常见有:点染法、烘染法、渍色法、积色法、宿色法、破色法等等,以墨破色、以色破墨、以色破色,浓破淡、淡破浓,湿破干、干破湿,水破色、水破墨。用色手法多样,随机生发,常有出人意表之感,而且极为讲究,正如他自己所说:“墨点冲破彩色与彩色渗破墨色,使人感觉不同,前者性和,后者性烈,故运用此法时,便得讲究。”相对于齐白石用色的单纯、分明、直接、强烈,黄宾虹用色交融互渗、浑濛一体,似见天机流动,有莫测端倪之感。

齐白石 寿桃

章法:纵横阖捭与舒和妍雅

齐白石花鸟画在章法构图上受八大、吴昌硕影响较大,极讲推敲之法,可谓费尽人工之巧思。黄宾虹曾评价:“白石画,章法有奇趣。”齐白石画讲求疏密、繁简的对比,密不透风,疏可走马;借鉴篆刻分朱布白章法处理,计白当黑,少叠加,利用空白对平面空间进行处理;擅用对角斜势,注重四角四边的处理,画面动感强、张力大,大开大合、纵横阖捭。陈子庄曾说,“齐白石之画,可用‘超拔雄浑,出奇制胜’八字评之”,这主要也是从章法方面讲的。

黄宾虹 黄山异卉

黄宾虹花鸟画在章法处理上,不像齐白石那样讲求强烈的画面对比效果,他的画面章法更求自然之致,舒和妍雅,内美静中参。他在画面处理上,不太刻意突出某个主体,所有花卉、植物、草虫都和谐一处、齐物共生,有点原生态的意味,感觉好像是截取了天地自然之一角,所谓:见造物之生意。黄宾虹从太极图阴阳调和、互相生发中悟到画理,“万物负阴而抱阳”“一阴一阳之为道”,特别注意画中相反相成的阴阳辩证、矛盾统一关系。像虚与实的关系,他多次提到古人画诀“实处易,虚处难”,除了在笔墨上讲求这“六字诀”之外,在章法上也是处处通过藏与露、繁与简、巧与拙,来达到虚实相生、阴阳调和的画面效果。

黄宾虹 双花图

齐白石、黄宾虹两位大师在花鸟画上的艺术成就,在近现代画坛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两座高峰,在传统花鸟画传承、发展、创新方面,做了多个层面的有益探索,是极具借鉴意义的成功范例。他们的艺术博大精深,内涵极其丰富,以上只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而已。相信通过这次展览的举办,对于进一步研究探索齐白石、黄宾虹的花鸟画艺术,特别是研究、展示相对较少的黄宾虹花鸟画艺术,会引起更多研究学者和画家的关注,并带来更多新的研究成果以及思考和启发。

题材选取

《白菜野菌》齐白石 109cm×46cm 无年款 北京画院藏

《玉簪蝴蝶》黄宾虹 64.9cm×33.6cm 无年款 浙江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用极简练概括的笔墨画了北方的白菜和南方的野菌,既显示了他高超的笔墨技法,也引发观者的口腹之思。他在作品《白菜野菌图》题跋中,记录了南方家山野菌风味之美,惜无大名,不为世人熟知的憾叹。还特别指出,雁来去时方生菌类之风味,能超群。可见出身农村的齐白石,对此非常熟悉,也饱含着他浓浓的故土家园情。齐白石表现农村田园风味的作品很多,占了他花鸟画作品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也是他作品的一个很大的特色。黄宾虹作品选材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来自生活,他有大量的画稿都是直接在自然中写生得来。这幅《玉簪蝴蝶图》,对于物象的形的描绘,无不符合自然生长的物理结构。但他不像齐白石那般注重对细节、质感的刻画,像蝴蝶的处理,更多的是“遗貌取神”,所谓“意足不求颜色似”。

设色特征

《荷花游鱼图》 齐白石 134cm×34cm 无年款 北京画院藏

《荷花苇叶图》黄宾虹 65.6cm×33.1cm 无年款 浙江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的这幅《荷花游鱼图》是他典型的“红花墨叶法”。齐白石中年时,听从陈师曾的建议,向吴昌硕取法,并加以变通,自创“红花墨叶”。红与黑,色彩反差极大,对比强烈,大片的墨叶衬托出红色的荷花更为娇艳动人,如同霸王和虞姬。黄宾虹的《荷花苇草图》设色清雅润妍,淡墨勾出的花瓣柔和而有风致,用饱含水分的淡红色轻染花瓣,再用较深的红色在瓣尖稍加点染,荷叶用深浅两种汁绿,染出叶之正反向背,整个都像笼在水汽中,袅袅娜娜,好似一幅“贵妃出浴图”。

笔墨语言

《墨梅图》齐白石137cm×33.5cm无年款北京画院藏

《梅花图》黄宾虹 97.5cm×41.4cm1953 年浙江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曾说:“余观昔人画,重在有笔墨 , 虽形极似而无笔墨 , 余耻之。”可见他对笔墨之重视。从这幅《墨梅图》可以看出,齐白石用笔重,笔力强劲如金刚杵。多用单笔,少复笔。运笔较慢,节奏变化不太大。用墨讲求整体画面浓淡之分,而单个线条之中的墨色变化不大。画面整体简洁、直接,直抒胸臆。黄宾虹可以说是笔法墨法的集大成者,他总结的“五笔七墨法”,在他的山水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而在花鸟画上也时加应用,笔墨之法,变化多端。他的《梅花图》用笔富有金石味,轻重俆疾,节奏变化多,简直令人眼花缭乱。而墨法也很丰富,有点染法、渍墨法、宿墨法和烘染法,整幅作品呈现苍茫浑厚,而又滋润和洽之感。

构图章法

《荷花小鱼图》 齐白石 109.5cm×34cm 无年款

《萱花栀子湖石图》 黄宾虹 75.3cm×38.9cm 无年款

齐白石在构图章法安排上,极尽推敲之能事、裁剪之巧思,往往能收到出奇制胜、出人意表的效果。这幅《荷花小鱼图》纵向取势,两片一浓一淡的大荷叶,抬升了向上的视线,而一群小鱼则向下游动,一上一下,两股力量,加大了画面的形式张力,S形排列的游鱼,增加了画面的流动性,有呼之欲出之感。整个画面,由点、线、面构成,形式丰富而又自然生动,可以说是花鸟画构图章法安排的范例。黄宾虹花鸟画的构图章法则追求自然之致,更与天地自然相通。整体画面呈现的是舒和雅逸的感觉,讲求虚实相生,空间分布不特别追求强烈的对比和反差。这幅《萱花栀子湖石图》,整体感觉就像是自然中的一角,花叶分布交叉都接近原生态,符合物理结构。其章法变化相对内含,主要通过用笔勾勒的一波三折,来使画面贯气,不至于松散无序。

来源 :《中国美术报》第203期 美术聚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