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拜登和该死的德国佬

subtitle 德国热线 10-25 16:57

德美关系处于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特朗普造成这种跨大西洋分歧还会持续。即使乔·拜登赢得美国大选也不太可能改变这一趋势。

德国是数十年来美国战略的中心。德国投入微薄的军费开支或许并非是关键,特朗普和奥巴马可能同样在反思,美国为什么要继续增加自己的财政负担保护欧洲首富?如果再看看德国对俄罗斯的努力,例如北溪2号,无论美国和其他盟国多么强烈反对,德国一直据理力争。这些问题难免让美国感到难以解释。即使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被俄罗斯下毒后,德国政府也没有表示会放弃北溪二号管道项目。不管美国怎么想,德国担心普京会被惹毛。德国的逻辑是可以抵抗美国的压力,因为美国对德国的需求几乎与德国对美国的需求一样多。

德国不向北约支付足够的国防开支,由于专利纠纷,德国联邦军最近放弃订购新的标准突击步枪的计划。特朗普这种跨大西洋分歧路线是有市场的。美国前参议员约翰·麦凯恩曾对默克尔在几乎所有主要外交政策战线上拒绝支持美国的做法非常恼火,他曾私下说,“该死的德国佬。”麦凯恩是拜登的好友,绝不是特朗普的粉丝,但是他一直坚持同一条路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美关系处于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现在的裂痕已经超越了党派力量。特朗普的傲慢使许多德国人忘记了奥巴马曾经对德国在军费投入上施加的压力。实际上,奥巴马是第一位批评欧洲人“搭便车”的总统。

德国指望乔·拜登赢得总统大选以恢复美德关系,完全是一厢情愿。美德关系无法回头的一大原因是中国。美国政党严重分歧,然而在对待中国的外交战略竞争上却存在少有的一致共识,这也将成为美国长期盟友的首要任务,无论谁当总统,欧洲都将面临艰难抉择。

想说再见不容易

美国未来几年的战略重点和资源会转移到印太地区。尽管发生这一战略性变化,想要告别德美紧张关系绝非易事。

一些观察家认为,美欧关系前进的最好方法是向欧洲移交更多的负担“重新定义”北约。尽管华盛顿近年来已经说服其他成员国投入更多军备预算,但美国仍占北约成员国防总支出的70%左右。

许多欧洲人喜欢和美国保持家长式伙伴关系,德国人是否也这样尚不清楚。德国加大了很多预算,就是在国防方面保持谨慎。德国军队已经严重失调,以至于很难在任何地方看到任何重大进展。根据慕尼黑安全会议的最新研究,认为德国应该增加军事开支的人不足一半。

复杂的敌友关系

德国人对美国的看法也反常地恶化。皮尤民调机构上个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只有26%的德国人对美国持积极看法。这是仅次于比利时的最低值,与西班牙,意大利和英国形成鲜明对比,在这些国家中,有40%至45%的受访者对美国持积极态度。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一项研究显示,同样低比例的德国人(27%)认为美国是最重要的军事盟友。大约一半的德国人将法国当成最重要的盟友。

然而无论德国人是否喜欢,他们在自身安全上对美国的依赖在各个方面都是绝对的。即使美国撤出了部队,美军在德国的部队仍然比世界上几乎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美国的存在-不管其主要目的是直接还是间接保护德国-是为美国核武库保证的安全伞。随着中国的崛起,德国经济对美国的依赖程度有所降低,但美国仍然是德国最大的出口市场,也是宝马和西门子等公司的重要生产基地。不过在过去的五年中,中国在IMD数字竞争力排名中从第35位上升到第16位。德国在同一时期下降2个名次,现在已经落后于中国。

大多数记者将德国人对美国的不良印象归因于德国对特朗普的根深蒂固的厌恶。然而这只是一部分原因。以为大多数德国人感谢美国在二战后重建国家,并为两德统一铺平道路的想法,只是在自欺欺人。德国的精英充其量将美国视为“Frenemy”-朋友和敌人混合体。

德国文化优越感

美国最近的社会动荡使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德国人相信,他们曾经仰望的国家早已不再是灯塔,尤其是在民主方面。德国美国文学教授迈克尔·巴特(Michael Butter)最近在一场德国电台的关于美国竞选辩论中说:“这是一种非常不公正的民主,在某种程度上是非民主体系”。德国媒体界有一种观念认为,美国是有严重缺陷,种族主义和半民主的武装宗教狂热分子的国家。美国正处于崩溃和/或内战的边缘。潜在的信息是:特朗普只是有更严重的功能障碍症状。

一本成功描述当前情绪的名为“陷入疯狂.美国大灾难”德国新畅销书认为,美国已变成“一个充满仇恨的愤怒国家”。该书的合著者是明镜媒体前出版人克劳斯·布林克鲍默(Klaus Brinkbumer)。2017年他将自由女神的头像换成了特朗普ISIS风格。布林克鲍默(Brinkbumer)还是前明星记者克拉斯·雷洛蒂乌斯(Claas Relotius)的老板,而这名记者常年杜撰美国故事不过最终其欺诈行为被揭露。

在持续的反美媒体报道下,许多德国人对美军的撤离表示开心。根据YouGov八月份进行的一项民意测验,几乎一半的德国人都赞成这一举动。还有四分之一的德国人甚至呼吁美国撤军,但不到三分之一的支持维持了目前约36000名士兵的兵力。

尽管德国的反美主义历史悠久,跌宕起伏,但目前的裂痕是基于深刻的政治分歧,无论谁掌权,都很难绕过。与俄罗斯一样,德国迄今仍不愿采取措施对付中国,以免危害与重要贸易伙伴的经济关系。即使正如大多数德国人所希望的那样,乔·拜登获胜,也没有理由指望德国在经济现实方面的立场会发生变化。

德国的未来之路

从长远来看,美德关系中出现的另一个问题是拜登之后会发生什么。德国的政治体制实际上已经与民主党结盟。德国几乎没有为共和党重新掌权做任何准备。如果特朗普再给世界来个大惊喜,成功连任,德国将受到威胁,北约的未来将受到质疑。德国分析家兼科学家马克西米利安·特哈雷(Maximilian Terhalle)说,德国将会转向法国,并采纳法国关于欧洲“战略自主权”和“从里斯本到乌拉尔”的安全架构的愿景。这也将导致对俄罗斯的进一步和解(让步),即使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正与之抗争。由于一些国家急于与美国签署双边协议,欧洲在安全问题上会有所分歧。但是肯定会有赢家。特哈雷说:“普京的口号是,冷战的结束不是历史的最终决定。”

原文链接:https://www.welt.de/debatte/kommentare/plus218262916/US-Wahlkampf-Trump-Biden-und-die-verdammten-Deutschen.html(文章很长,编译内容考虑简洁做了少量调整和删节。)

▲传统号:www-dolc-de

▼ 青春号:www-dolc-cn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