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昏侯墓发现人之争

subtitle 山东商报 10-25 14:52 跟贴 4 条

海昏侯墓是西汉海昏侯刘贺的墓葬,位于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是中国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列侯等级墓葬,2015年入选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自2011年发掘以来,已出土1万余件(套)珍贵文物,对研究中国汉代政治、经济、文化具有重要意义。如此重大的考古发现,发现之人也将被记录,而如今,谁是发现第一人,却引发争议。

2016年初,江西多家媒体报道观西村村民裘德杏“首先发现西汉海昏侯墓”,并“护墓四年”,之后裘德杏获评2015年度“江西十大法治人物”。但这一奖项,遭到了同村村民熊菊生的质疑,他说,自己才是海昏侯墓的首个发现者。

2020年9月23日,江西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公园,正式开园。而两人的争议,已历经五年,仍在继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发现

2011年,一个盗洞的发现,引出了史上保存最完整的西汉列侯墓园。历时五年的考古发掘,从墓园到墓葬区,再到都城遗址,目前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展现在世人面前,这就是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

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南昌汉代海昏侯墓的第一个发现举报者,是大塘坪乡观西村原村支书裘德杏。裘德杏时任观西村党支部书记,2012年卸任。报道中,裘德杏在观西村村民向他反映裘家对面山包上出现盗洞后,曾于2011年3月24日向大塘坪乡派出所报警。在江西一档电视节目中,裘德杏表示自己在村民的反映下,带人来到盗洞现场,并向当地派出所反映了情况。这档节目中还出现了时任南昌市新建区文化广电旅游新闻出版局局长刘明慧的采访。

由法治江西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的法治江西网刊载的文章评价裘德杏称,因为裘德杏的举报,南昌西汉大墓避免了被盗墓贼“搬运一空”的浩劫。而在考古队尚未到达之前,63岁高龄的他自发组织村民巡墓,在荒山上保护现场,日夜不停持续多天。进入考古挖掘阶段后,他组织当地村民投工投劳协助挖掘,巡墓也形成了长效机制,让文物发掘现场得到了很好的保护。文章称,因南昌西汉大墓所在山地为当地村民祖坟山,他主动宣传迁坟,到各家各户积极给村民做思想工作,普及文物保护知识,成功动员村民将570多座祖坟迁移。为了解决村民在参与考古挖掘过程中产生的纠纷,他还组织成立了一个调处队伍,负责协调各项有关事宜,促使古墓发掘工作有序进行。

因此,裘德杏称自己是真正的第一举报人,10月23日,记者在南昌市见到熊菊生时,他与妹妹熊秋芳正拎着一袋子举报材料再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我才是海昏侯墓的第一个发现举报人,是我先给派出所打的电话,也是我给电视台打的电话。”熊菊生说。

争执

熊菊生向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讲述了海昏侯墓发现过程的另一个版本。

2011年2月的一天晚上,地点在江西大塘坪乡观西村,那天熊菊生骑着摩托车回到家,就在路过村旁墩墩山的时候却发现了6个拿着手电筒的陌生男子,而且这6个人都戴着帽子,在见到熊菊生的时候,他们还故意的将帽子拿下来,似乎刻意挡着自己的脸。

熊菊生感到好奇,便问到他们是干嘛的?这6个人却声称进村是来抓兔子的。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熊菊生每次晚上骑摩托车回村的时候,都能发现这6个戴着帽子的陌生人,熊菊生越想越奇怪,但是又想不出这些人到底是干嘛的?

2011年3月24日早上6点半左右,他站在自家门口田坎上一边刷牙一边向四周观望。此前的一段时间里,他家的两条狗每到夜晚就叫个不停,他想找找原因。这时,对面山包上出现的一堆新黄土吸引了他的注意,土堆已超出草丛,距离他家100米左右。“我立即跑到现场查看,发现黄土堆旁有一个很深的洞,我好奇地爬下去看个究竟,下到约10多米深的洞底一看,里面全是一些四方大木头,并被锯断了6根,我用指甲剥了下发现,木头新鲜没腐烂,还散发着香气,我意识到可能是古墓被盗,就赶紧爬出洞口,立即打电话向乡政府、派出所和江西电视台都市现场报警和举报。”熊菊生说,因为是早晨,乡政府和派出所均无人接电话。“江西电视台记者接到电话后和南昌市博物馆原馆长李国利、新建县博物馆梁馆长赶到观西村。”熊菊生说。

两个版本的“争执”发生在2015年11月,熊菊生的一位朋友在得知乡政府将裘德杏认定为海昏侯墓的第一个发现者,这位朋友感到疑惑,并特意打电话问熊菊生“海昏侯墓不是你发现的吗,怎么换成了别人?”

熊菊生向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提供了江西电视台一档栏目视频,播放日期为2011年3月24日,在栏目中李国利介绍了海昏侯墓的“盗洞”,并称为首次发现。

矛盾

此后,裘德杏获得2015年度“江西十大法治人物”。熊菊生认为裘德杏获得“江西十大法治人物”是因为当地将其捏造成第一发现举报人,他出具了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南昌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物保护与博物馆处、南昌市新建区博物馆等单位为“熊菊生是第一发现人”的书面证明材料。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发现,2011年至2016年期间,在当地不同的电视栏目中,熊菊生和裘德杏的两个“版本”分别出现,说法不一。

2020年10月22日,李国利称熊菊生肯定是第一个发现海昏侯墓的人。李国利对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说,考古人员是因为熊菊生给江西电视台记者打电话后才来到海昏侯墓现场的。“我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考古工作者,当时就是熊菊生领我们到盗洞口的。”

10月24日,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联系到裘德杏,“你去乡里问嘛?乡里说我就是我咯,这个我还跟他们争什么呢,我给派出所报的警,乡里的书记和派出所所长都可以证明。”

“裘德杏作为一个村支书,对保护文物有贡献,获得江西十大法治人物也没有什么问题,对于是不是第一人,我们没有说过。”10月24日下午,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辗转联系到时任南昌市新建区文化广电旅游新闻出版局局长刘明慧,其称裘德杏对保护文物有功,“裘德杏是由乡镇通过司法系统报上来的。”

此外,熊菊生出示了一份南昌市新建区文化广电旅游新闻出版局《关于确认熊菊生同志为“南昌汉代海昏侯墓第一发现人”荣誉称号的决定》,落款为2017年8月29日,签发人为刘明慧。但刘明慧称并不是自己签发的。

10月24日下午,时任大坪乡党委书记熊慎湖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根据大坪乡政府的文件,熊菊生为第一发现举报人。“裘德杏获得的十大法治人物与是否是第一发现举报人无关。”

至今,熊菊生及家人仍认为应该纠正关于裘德杏为第一发现举报人的说法,并公开向媒体发布。“这件事对我和我家人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扰。”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宗兆洋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编辑 刘瑾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