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中,《白鹿原》是神一般的存在

subtitle 小付娱乐室 10-24 10:28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家陈忠实

一方面因为陈忠实是我老乡,西安灞桥人,有种自然的亲近感。天气好的时候,站在西安城东、城北和城南任何一个角度,都能远眺道魏巍白鹿原,那里是陈忠实的故乡,也是《白鹿原》的缘起,珍藏了不知道多少故事;另一方面当然是它的质量,当年这本书的责任编辑评价说,《白鹿原》是建国以来长篇小说最大的收获,此言不虚,历久弥新。从里面你不仅能得到阅读的快感,还能重温一段历史、窥探民族文化、思考这个国家的命运。

陕西是个文化大省,西安更是文学重镇,古代的文学巨匠就不必提了,单是当代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就有四位,尤其以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陈忠实的《白鹿原》和贾平凹的《秦腔》最为突出。刨去偏爱的成分,《白鹿原》仍是这些作品里质量最上乘的,无论放在陕西,还是放在整个中国文坛,都是这样。但《白鹿原》却不是最“流行”和广为人知的,这是它“受委屈”的地方。我们单以这三部作品来看,其他两部也不差,但是与《白鹿原》比还是有一定差距,劣势也很明显。

小说《白鹿原》

当代文坛所有作品中,能够全景式、直接的、深层次反映一个国家和民族最重要的一段历史的文学作品,能够流传后世的,只有《白鹿原》。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跨度够长,借两个农村青年的奋斗史来讲述60年代到80年代的一段历史,很励志、很热血,但是切入点太小,格局不够大,而且也流于表面;贾平凹的《秦腔》借一个“傻子”的视角来审视改革开放前后的一段农村历史,事业不够开阔,作者本身缺少评论社会和生活的自信,只能用春秋笔法,感觉总是和现实隔了一层。

《白鹿原》成功避开了以上两部作品的缺陷,态度更自信、坚定,文笔更老辣、硬朗,也许你获得的感官上的体验不比其他两部多,但是在深层的思考上远远大于后者。在《白鹿原》的扉页上,有一句引用巴尔扎克的话:“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不同于路遥和贾平凹,着眼于描写一段生活、一系列画面,讲述一段生动的故事,陈忠实的定位更高,不客气的说比中国当代任何作家都高,他要书写一个民族的秘史,所以有一种使命感在里面。

正是有这样的高度和出发点,路遥触碰不到的历史,陈忠实涉及到了,贾平凹不敢直面的问题,陈忠实没有回避。贾平凹的某些小说只是因为一些内容和写法赚尽了噱头,而陈忠实的《白鹿原》则是一些观点和思考让某些人不安,因为太大胆了,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甚至说达到了一些作家的思维死角。

《白鹿原》的写法是很直接的,也是很魔幻的(因为历史和现实本来就很魔幻),无论写白嘉轩、鹿子霖、朱先生、黑娃这样的风云人物,还是国-共两-dang、传统宗族、江湖派系这样的组织,笔触都很坚定,该肯定的有肯定,该质疑的有质疑,从来不回避,就像把历史的伤口翻开检视,试图找到病灶,这是《白鹿原》的伟大之处,也是陈忠实作为一位了不起的作家的高尚之处,当代无人匹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