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和十一年的永恒之夜,白居易与琵琶女各自陨落的人生

subtitle 星座心里 10-23 15:14 跟贴 10 条

元和十一年,一个普通的秋夜,湓浦口上稀落地散着船只,其中一只船上虽灯火通明,却依稀听不到什么声音,气氛就如这冷风萧瑟的秋夜一样透着悲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突然几声清脆的琵琶声传来,船上喝酒的人被吸引了,吆喝了几声,终于请来了一位抱着琵琶半遮着脸的女子,众人开始听乐。

琴声起,弦弦凄楚,调调悲切,一种愁思幽恨从女子的琴声中悠悠传出,覆住了东船西舫的人们的心弦,曲罢,琵琶女讲述起了她此前的人生经历。

她原是年少时就凭艺技红极一时的歌女,被京都豪富子弟簇拥,一年复一年,随着消逝而去的年华的,还有家道的变故,容颜的衰老,歌女的人生逐渐走向下坡路,不得已只好将自己托付给了商人。

商人重利不重情,常轻易别离,留下她孤守空船,与秋月里凄寒的江水为伴,与梦里已逝去的青春年华挥泪而别。

语罢,满船寂静,一位中年男子悲泣地摇头叹息,便接着琵琶女的故事说自己,他也曾在繁华的长安城意气风发,世事无常,如今被贬,常在黄芦和苦竹丛生的地方生着病,境遇悲凉。

这是白居易那千古名篇《琵琶行》里的故事,诗里字字句句都透着一股悲切,这既是白居易在抒发不得志的愤懑,也是他此时及之后人生中的一种基调。

在浔阳江头的琵琶声中,让我们回到一年前,宰相武元衡遇刺身亡,朝野大哗,举朝上下皆知是潘镇勾结刺杀,却没人站出来揭发。

白居易义愤填膺,站出来主张严缉凶手,却被认为是越职言事。白居易平素就多得罪权贵,借着这个时候,他更是被攻击打压,最后被变相发配,贬为了江州司马。

这一年可说是白居易的人生转折点,当亲自经历过这样阴险的势力斗争后,他才意识到个人能力的微薄。

那一瞬之后,他慢慢流失了以往全心全意为朝廷奉献自己的决心,转为向“独善其身”靠拢,虽心中仍牵挂百姓,但没有了以往那种积极向上的行动力了。热血的火花绽放到了一定节点,在这瞬间,开始转弱。

白居易的一瞬永恒,是这一年来发生的种种,是武元衡的遇刺身亡,母亲的看花坠井,自己的发配被贬。是那段时期内心痛苦的挣扎与自我疏导。

与白居易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琵琶女,她的一瞬永恒是从青春陨落时开始的。白居易说他们都是天涯沦落人,有着相同的凄楚,但这份凄楚其实是不同的。身份地位的悬殊也决定了白居易不会真的对琵琶女感同身受,只是各种节点巧妙地碰撞在了一起,激起了他的同情与自我悲叹。

琵琶女为年华老去而悲,为自己没有遇到美满的归宿而苦,在那个时代的社会中,她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依附别人而活,这是她命运的悲剧。所以往后的人生,她大抵还是会过着这种“永恒”的孤寂的生活,命运只会越来越黯淡。

令人意外的是,像她这样地位低下的女子,也会有人为她而哭。想必琵琶女最初也不过是难掩心中凄苦,忍不住倾诉了一下,却没想到得到了如此真切的回应。

白居易在这一刻表示出来的与她同病相怜的相通感,应该给了琵琶女莫大的感触,以至于她又坐下弹了一曲,将这两段不同却又有着相似凄楚的故事,都融进凄凄切切的琴声里,飘到每一个人耳中,让白居易的泪水湿透了青衫衣襟。

月夜中的茫茫江水,凄切的琴声,以及弹琴者和听琴者的命运,都在这一瞬交织融合,成为让人噤声的惨淡气氛。此夜、此刻,也凝成了永恒的千古之声,所以就算千百年之后再读,也会被其感染共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