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日报》聚焦我县:新乡贤化身乡村治理“生力军”

10月22日,《农民日报》聚焦我县,以《山西翼城县西阎镇:新乡贤化身乡村治理“生力军”》为题,对我县西阎镇新乡贤辅政,实现了传统资源优势变成乡村治理建设的优势进行大篇幅重点报道。

全文如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阎村乡贤议事会成员到村民家中倡导新事新办。资料图

如何将乡镇治理一元结构与村庄多元治理结构有效衔接,是乡村治理的一个痛点。近年来,山西省翼城县西阎镇通过盘活“五老”(农村老党员、老教师、老军人、老模范、老干部)人才资源,组建新乡贤队伍,利用他们贴近老百姓的身份优势,及时就近为村民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

自去年9月西阎镇在8个行政村成立新乡贤议事会以来,新乡贤议事会逐渐发挥出“乡村事业催化剂”“乡情黏合剂”“和谐疏导阀”作用,成为乡村治理中一支新兴的“生力军”。

乡村多了“明白人”

翼城县是唐尧故地、晋国源头。翼城历山先后被授予“历法之源”“天然氧吧”等称号。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赋予了翼城县香菇生长优势区禀赋,西阎镇境内的十河林场每年间伐会产生大量木料,是香菇培养棒优质、稳定且经济实惠的原材料来源。

在翼城县委、县政府的“翼城优品”战略支持下,西阎镇招商引资,开始大力发展香菇产业。“古镇西阎特色山珍十里产业走廊项目,将建设香菇种植大棚103个,其中发菌棚23个,出菌棚80个。项目建成以后,可以新增就业岗位56个,建成一个乡村振兴的支柱性特色产业。”西阎镇党委书记高伟说。

但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有些村民不理解,不愿意把自己的耕地流转出去。“镇上为了老百姓奔小康作出的决策,老百姓有时候不理解也很正常,新乡贤会上门劝说,与大家沟通,让大家知道做这个事情的好处,自然就不会有阻力了。”高伟说。

“他们比我们看得远,看得明白,不仅让我们种香菇发家致富,还争先带头做榜样,让乡亲们也沾了新时代的光。”一位村民说。

“我们村的厕所革命推进难,没想到新乡贤介入后,老大难变得不再难,不仅是村干部,连乡亲们都说新乡贤议事会真顶事!”曹公村64岁的党支部书记贾江田说起村里的厕所革命非常感慨,“上级部门要进度,老百姓得看得见、摸得着才肯动,有的人家还是百年前的老茅厕,每户的厕所情况不同,工作很繁琐,但是村民的工作还得做,村‘两委’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这一项工作中去也不够。”

“后来在新乡贤议事会协助下,我们到改好厕所的村民何彦山家里,让何彦山现身说法给大家讲改厕的好处,让施工队和待改厕村民现场沟通。经过乡贤议事堂研究,村里的厕所革命形成了‘户用联厕’和‘户用单厕’两种模式,打这以后,改厕的进度变得飞快,村里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外出打工回来的人,都有点认不出家了。”贾江田说。

新乡贤参与,群众协同发力,镇上的一项项重点民生工程、一个个重点产业项目,进展顺利。

村民有了“知心人”

曹公村村民崔四清家的房子建在路边,由于地势低洼,路边排水沟塌了,今年雨季降水量大,雨水进院淹了房子。后来崔四清为了不让自家房子再遭水泡,就将马路堵了,给周围百姓出行和运输都造成了困难。

“我们既是协助村‘两委’做事,又能和村民感同身受地面对问题,因此很多事情,我们出面就更妥当。”76岁的侯位禄,退休前是西阎镇安监站职工,去年成了曹公村新乡贤议事会理事长。侯位禄告诉记者,新乡贤议事会成立以来,他们化解了多起村民邻里之间及村民和集体之间的矛盾,做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议事会成员也逐渐得到村民认可,有的村民还把他们当作知心人,有了困难和事情都愿意先找他们。

崔四清家里的事情发生后,侯位禄叫上西阎村新乡贤议事会理事长张青峰上门做工作。在两位老人的协调下,县里的公路段承诺尽快修好排水沟,并处理好崔四清房子被水淹造成的损失问题。崔四清不仅把路放开,还连连说以后有啥事还找你们。

西阎村55岁的张勤勇,去年腊月患脑梗死导致肢体半边不能动弹,因自己是单身,一直和哥哥不和,导致住院没人照料,回家没人看管。

“乡贤议事堂人员来了一趟又一趟,他们都说不管怎么样打断骨头连着筋,毕竟都是弟兄们,该管还得管。”张勤勇的哥哥张勤民说。

在村新乡贤理事会成员张友明的及时调解下,张勤勇得到了照顾,与哥哥家的关系也变得融洽如初。

“村民邻里之间的小冲突宜解不宜结、宜化不宜积、宜减不宜增,我们基本上做到了矛盾纠纷解决在一线、化解在基层。”侯位禄说。

“新乡贤中的‘五老’既通晓国家大政方针,又在村里有一定威望,他们的参与极大地增强了西阎镇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力、凝聚力和创造力,成了西阎镇拉近党群关系的纽带。”西阎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志强说。

红白事有了“黑脸人”

去年,曹公村的贾灵刚按照村里新乡贤议事会要求,为儿子节俭办婚礼,成了村里推进移风易俗、倡树节俭婚庆的第一人。

“我是一名党员,我觉得我有责任有义务带头破除陈规、倡导新风,办事前两天,新乡贤议事会成员与我商量细节,村‘两委’干部也很支持。本来办事准备了50桌,最后只用了20来桌,既省钱又省心。”贾灵刚说。

过去,每逢红白喜事,家家户户相互攀比,浪费严重。西阎镇将移风易俗工作交给新乡贤议事会后,各村都开展了红白理事会成员的推选。红白理事会成员主要由德高望重、热心服务、公平公正、崇尚节俭、善做群众思想工作的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参加。

在他们的统筹下,各村签订了村级“乡村文明行动移风易俗”目标责任书,制定了红白理事会章程,明确组织形式、工作范围、操办事务等办理流程和掌握信息、主动介入、填表备案、事主签字确认等路径,全镇掀起了一股破旧俗、除陋习、树新风的高潮。

今年72岁的张发林德高望重、处事公道,是该镇西阎村人,也是十河林场的退休工人,他担任西阎村红白理事会的监督员,人送绰号“老黑”,不管谁家办事,他都在现场监督。

“我家女儿过12周岁,由于‘老黑’的参与,省了不少钱。”西阎村村民杨荣说道。

据办过红白事的村民们介绍,白事仅香烟一项就由过去的五六十条烟压缩到现在二十条左右的量,一场丧事下来要节约到6000多元钱。据不完全统计,仅此一项,西阎村30多家办过事的省了将近20万元。

“新乡贤进得了家门、坐得下板凳、拉得上家常,既熟悉农事、了解农情,又对邻里大事小事知根知底。他们在干部和群众中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推动了乡风文明的发展。”西阎镇党委副书记刘莉说。

《农民日报》还专门为此配发评论《唤醒乡村沉睡的人才资源》

全文如下:

唤醒乡村沉睡的人才资源

吴晋斌

山西省翼城县西阎镇的新乡贤辅政,核心是唤醒了沉睡的乡村治理资源,盘活了乡村的人才资源。乡贤回归治理、“五老”回归乡村,是一个改革和创新。

乡贤治理是农业文明时代中国乡村治理的传统和优势,是中国传统行政治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随着近现代政治文明的发展,逐渐走向式微。

进入新时代以来,乡村振兴对传统文化资源提出了新需求。从乡村治理的角度简单来讲,就是治理体系的构建需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西阎镇的新乡贤辅政,真正实现了将传统资源优势变成了乡村治理建设的优势。

当前,乡村振兴面临的问题不少,根本问题是缺少人才。坦率地讲,改革开放40多年,乡村人才的流失是农村农业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这种流失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仍不可逆转。

如何在这种环境下盘活当下农村人才资源和吸引城市富裕人才,将是助推乡村振兴的关键。农村老教师、老军人、老模范、老干部等人才与乡村有着不可分割的地缘关系。这些人才有乡村生活的根基,有城市阅历的积淀,是农村里上接天线、下接地气的人才资源,他们回归乡村,是乡村人才振兴投入性价比最高的一支队伍,也是乡村人才引进看得见、摸得着的“生力军”。

(来源:农民日报)

记者:宋榜娟

编辑:侯环环

责编:常锦华

审核:乔华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