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怀旧服:P6开放前,一位老玩家对法师朋友AFK后的感慨

subtitle 动漫游戏热点 10-22 13:30 跟贴 51 条

众所周知,魔兽世界怀旧服只是怀旧,60级封顶。

所以,虽然2019年8月27日刚开服时非常火爆,但2020年7月28日第5阶段开放后,玩家觉得后新内容开始减少,AFK的不断增多。

在12月第6阶段开放前,已经又有玩家陆续AFK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不,一位老玩家因为法师朋友AFK,而发出了感慨,感悟了他在艾泽拉斯大陆的日子。

也许,所有人当初第一次踏上艾泽拉斯大陆,都是为了一个梦想。

朋友(M先生)是个长得有点猥琐的白胡子光头侏儒法师。

我和他是去年11月练级时认识的,那时候我是一个骑士,在湿地一边挂机砍鳄鱼一边在B站看番,而他在附近A豺狼人。

本来和他不会有交集的,无奈M先生实在太菜了,尝试了三四次都以跑尸收尾,一只豺狼人都没A死。所以我就M他“要不要一起,我给你加血?”,随后收到了一个组队邀请,以及一个M语“第一次玩,还不太会哈哈”。

就这样,我认识了M先生,并且组成了A怪升级小分队,我们一起A暮色森林的狼人,A荆棘谷的巨魔,A祖尔的僵尸(一次都没成功过),后来为了方便他更好地A怪,我还花重金(250g)买入了骨火,并且洗成了防骑(?)。

然而事实证明,菜是没办法拯救的,他经常冰环闪现以后转不过身,下不出暴风雪,导致我俩在黑石深渊里灭的死去活来,连两拨土狗都A不死。不过M先生似乎也不着急着升级,他早早把裁缝和钓鱼冲到了300,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飞去南海镇钓黑口鱼,然后做魔化符文布包和符文布包倒卖……

就这样磕磕绊绊地,终于在1月的某一天,在东瘟疫的圣光之愿礼拜堂外,M先生满级了。我想他当时肯定是非常激动的,因为我在他的朋友圈看到了他录的满级那一瞬间的小视频,以及一大串的“!”。

时间来到1月中旬,因为出差刚好要去他的城市,所以我就问M先生要不要出来吃个饭,他欣然答应了。

席间交谈中得知,他比我大几岁,差不多算同龄人,有一个刚上幼儿园的女儿,前两年辞职了出来创业,因为创业的本金都是之前的工作攒下的,所以压力还是有的。吃完饭还有点时间,就约他一起去网吧,带他打了场MC。

他打MC的时候特别激动,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boss,然后我告诉他那两个只是看门的……特别幸运的是,他第一次MC就出了碧空,在我的怂恿下,他一直顶到了1600拿下,然而当时我俩的身上加起来就500多g,剩下的钱全靠公会的朋友资助。M先生拿了碧空特别开心,当下就把自己的公会备注改成了“碧空大法师”。然而菜还是菜,他的第一次MC之旅,最后因为比别人少放了100多根寒冰箭,所以并没有分到钱。

开了BWL之后,可能是因为疫情的缘故,M先生时间多了起来,又陆陆续续练了几个小号,不过他属于非常不着急的那一类,从不找人带本,也不坐飞机。都是自己慢悠悠做任务。有时候还会把材料寄过来,让我们帮他代工类似铁炉堡胸甲,银鳞胸甲啥的。

所以一直到5、6月的时候,我都已经7个满级号了,他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号都才刚刚满级。不过这几个月里,M先生的FS倒是玩得越来越好了,开了ZUG之后搞了一套ZUG装,再穿上大法师之袍,手里的碧空闪闪发亮,慢慢也确实有点法爷的样子了。他的BWL的评分也逐渐从灰绿变成了蓝色,偶尔他还能打个法师组第一,自然也免不了在公会微信群里臭屁一番。

开了TAQ之后,他的副本态度是越来越认真了,每次都是全Buff+合剂进组,并且开始经常在微信群里讨论WCL和输出细节之类。

不过,他p3&p4阶段的BWL分数,到最后也只是蓝色,这似乎让他有点点难受。后来跟着固定团打了几周的TAQ,他慢慢拿到了T2.5,魔杖,腰带,手套,项链披风和副手,他的装备也和微信蓝色隐士里的Bis装越来越接近,他的TAQ排名也慢慢从7w多,变成2w多,直到变成了5k+,有一天他在群里说他终于也是服务器第34火法了,我们就在群里开玩笑说,他早就是我们这个乡下小会的第一火法了。

国庆期间,公会暂停活动两周,大家自己找外面的野g团打。昨天是收假之后的第一次活动,没见他上,再看公会信息里,上一次登录已经是16天前了。当时也没多想,毕竟国庆我自己出去旅游也A了两周。然而今天就在微信群里收到了他AFK的消息,他说下半年公司开始忙起来了,女儿过两年也要开始念书了,身上的压力突然重了起来。

虽然怀旧服到现在A了不少人了,然而作为看着他从一个豺狼人都A不来的萌新到“乡下小会第一火法”一路走来的人,还是略有伤感的。

然而最感触的还是他说玩了这一年怀旧服,打了无数的副本,分数从灰色打到橙色,排名从十几万打到服务器前100,记忆最深的一次副本之旅,还是他第一次去BWL的那次。他说那个团长的名字他到现在都记得,叫“白天不懂黑夜”。

当时他第一次去BWL,奥术飞弹也没学,烈焰风暴和火球术也没学满,披风也不知道买,老四躲不来debuff还被烧死了一次。不过他一路都很听话,指挥让打什么就打什么,也不知道去毛易伤什么的,奈法的时候,团长让他在洞门口下一级暴风雪,他就整个P1阶段全程只下一级雪。所以虽然是“碧空大法师”,但是最后连第一的60%都没打到,只打了50%多一点。

但是团长人很好,结算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说M先生不该分金,团长一方面按照规则来,不给他分金,另一方面又还是自己掏腰包给了他200金的CD费,还在YY说“虽然他打的确实不够,但是他全程都很听指挥,该干什么干什么,也认真打了,所以他的工资我个人会给他”。

他说他当时很感动,分完钱之后换了学炼金的小号过来,想送给身兼MT的团长几瓶猫鼬和巨人,然而却被团长拒绝了,之后团长就下线了。后来他把自己做的各种药,什么猫鼬啊巨人啊阿尔萨斯的礼物啥的给团长寄过去了,还写了感谢信,结果没几天就收到了团长的退信,药也一瓶没收。不过团长给他回了封信,信上说“虽然手法不行,装备也不好,但是我看你你态度很认真,只要好好打,总会越来越好的”。

哎,乱七八糟瞎写了一大堆,也没啥主题,就当算是给这一年,我们和M先生的怀旧之旅留下点纪念吧。

有一天,当我们面对未知的世界时,可能也会像M先生第一次打BWL时一样慌乱,但是只要有态度,好好打,也是会越来越好的。希望AFK的朋友们,在人生这个漫长的副本里,能越打越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