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国产动画《我为歌狂》时隔19年重启,无人关注,无人喝彩

subtitle 全现在APP 10-21 20:04

专注深度报道的新媒体不多,请关注全现在

作者 | 赵思强

全文共 3263 字,阅读大约需要 8 分钟

“我等了十七年,就是为了这一刻。”屏幕上,一个脸上带着雀斑的卷发女生一脸兴奋地说道。弹幕上纷纷飘过:我也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国产动画《我为歌狂之旋律重启》(以下简称《我为歌狂2》)第一集中一个镜头,算是一次“官方玩梗“,因为观众们确实等了十几年,才等来这部作品的续作,现实世界中确切的时间,是19年。

2001年,《我为歌狂》第一部上映,制作方是曾代表中国动画最高水准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当时看这部动画的孩子,现在大多都已经走入了工作岗位, 2017年11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正式宣布将推出动画第二季,很多人都表示没预料这部动画会重新推出续作。三年后,《我为歌狂2》正式在B站上线,弹幕飘满了“爷青回”(爷的青春回来了)。

但这样的场景也仅限于第一集的前五分钟。截止目前,《我为歌狂2》已经更新4集,从播放量和评分表现上,不尽如人意。B站总播放量为468万,仅有1347人给出8.9的评分,在豆瓣上,评分为6.2,评分人数同样在1000人左右。

这部经典作品的续作,正在面临最尴尬的局面:没有多少人批评,因为压根就没有多少人关注。

01////

超越时代的作品和落后时代的续作

在21世纪初,《我为歌狂》这部作品领先于整个行业的存在,是国产动画创作者一次重要尝试。无论从立意还是作品质量在当时国产动画整体保守、低龄的大环境下独树一帜,它摆脱了以往以动物、动物拟人或儿童为主角形象的套路,填补了当时青春校园题材动画的空白。甚至到现在,国产动画都没再出现过类似主题和风格的作品。

在《我为歌狂》中,每个角色都面临着不尽相同,但可能真实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青春烦恼。与老师的关系、与朋友的关系、对自我价值的认知、对校园体制的反抗等等,每个角色的成长都能跟观众产生强烈的情感连接。而他们玩乐队、违抗大人的命令、穿着旱冰鞋上下学,这些看似“叛逆”、特立独行的事情,也对青少年观众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作品中也没有避讳青春期少男少女之间细腻朦胧的感情,这在当时将“早恋“视为洪水猛兽的社会环境下,引起了强烈反响,甚至有家长到电视台投诉,要求停播该动画。

这并没有影响作品的火爆,在动画播出后,《我为歌狂》还进行了漫画、小说、音乐、舞台剧、衍生品、真人影视等一系列的开发,商业上非常成功。使得《我为歌狂》成为上美影的众多经典IP矩阵中一个特别的存在。上美影相关负责人对全现在透露,当时电视原声唱片销量超过50万张、同名小说销量超过百万。胡歌和袁弘还曾在音乐剧版中扮演主角楚天歌和叶峰,不少人也因为这部动画,走上了音乐道路。

这也使得《我为歌狂》和《黑猫警长》《葫芦娃》等经典作品一样,本身就带有一层“情怀滤镜”,所以续作的制作本身就会带来一定的难度,如果不能满足粉丝的“高期待”,就会很容易让人失望。

宣布重启第二季两年后,2019年11月,官方发布了一张正式宣传海报,但发布不久,就引来了大量吐槽。因为其中一位角色“盖世爱”在乐队中的角色是贝斯手,可在海报中,画的是一把吉他。而且海报里出现的3根吉他连接线,都没有正确插在吉他的插孔上,很明显,这张海报的创作者并没有对基础的乐器知识进行深入了解。

作为一部音乐题材的动画,音乐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从海报开始,就暴露出这么多基础的错误,不得不让人怀疑制作组的用心程度。随后发布的一系列角色海报,更是被专业人士指出基本的人体结构有问题,更让人担心起成片的质量。

作品正式播出后,会发现类似的细节失误依旧存在。比如主角用拨片弹吉他,出来的却是指弹的声音,鼓手的击打动作也和音乐不符,整体的动画制作水平和前作相比,除了画面更加清晰和精致,在分镜、角色表演等方面也没有太明显的进步。

更重要的,是剧情的崩坏。很多旧作的粉丝指出,新作剧情和人设出现很多明显的BUG,比如在上一部中,主角楚天歌的父亲已经表示支持他做乐队,但是在这一部开始,突然又态度大变,并且表示楚天歌不是乐队的“C位”,有种强行制造矛盾的感觉,而且这个词本身也并不是一个会在乐队中出现的词。

到了第三集,另一所学校的偶像男团点名要和乐队battle,也看得人一头雾水,这就像是让《中国新说唱》和《乐队的夏天》合并,各种“与时俱进”的要素堆砌起来,反而让人抓不住重点。


《我为歌狂2》主创团队对全现在说,这一季故事依旧想表达上一季“去热爱去追求”“过程本身就是成长”的价值观。叶峰和楚天歌两人也会通过良性竞争造就彼此的成长。但在具体的情节处理上,却过于直白和戏剧化,反而没有了第一部的真实感,故事情节套路感严重,比如片中主角作品被指抄袭,之后又洗白的情节,有人评价说“像是在看一部十几年前的偶像剧”。

第一季的作品之所以能够引起强烈的共鸣,最重要的就是故事情节落到了实处,不是在单纯地喊口号,人物之间的关系以及情感变化都很自然。这可能也跟第一季有52集有关,创作者可以有足够的时间铺陈整个故事,到了第二季,想要在12集的故事里塞入大量的内容,导致故事整体节奏过快,很多细节没有展开。

02////

好的音乐动画应该是什么样的

音乐动画相比其他类型的作品,制作难度本身就更大,因为除了要保证基础的剧情、人设过关,还必须在音乐上表现出色,否则很难获得观众的认可。《我为歌狂》之所以能在一代年轻人心中占据重要的位置,也是当时初出茅庐的胡彦斌一手包办了整部作品的音乐,无论是《我的舞台》《有梦好甜蜜》,还是《无所不能》《大家差不多》,放在现在也是质量极高,极具特色的音乐作品。

但到了这一部,明显能感觉到动画在音乐上的特色并没有保持下来,虽然和著名音乐制作人刘卓合作,定制了十几首包括流行、摇滚、 民谣、嘻哈、舞曲等多种曲风的原声歌曲。但并没有哪首歌曲给人留下强烈的印象。

可以对比下日本目前制作水平最高的音乐动画。2019年,日本知名动画制作公司骨头社制作了一部名为《CAROLE & TUESDAY》(以下简称《C&T》)的原创作品,,故事设定在人类移居到火星五十年后,在这个世界中,即便是艺术也大多由AI创造,人类只要享受即可。在这样的环境下,两位怀揣的音乐梦想的女孩相遇,两个人一拍即合,开启了一段改变世界的音乐旅程。

该作的导演是以善用音乐著称的渡边信一郎,他的作品始终对音乐有着非常极致的要求。在出道作《Macross Plus》中,他和音乐制作人菅野洋子合作制作出了多首经典配乐,也开启了菅野洋子在动画配乐领域的封神之路。在制作《混沌武士》时,他创造性地在一部背景是江户时期的作品里加入hip-hop元素,到了《坂道上的阿修罗》,他又重新找到菅野洋子玩起了爵士。

在《C&T》中,渡边将自己对音乐的追求发挥到了极致。两位女主角Carole和Tuesday除了原本的声优之外,制作组还特地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海选,挑选出了两名专业歌手演唱动画中的歌曲,片中的插曲也都是由世界各地的作曲家完成,并且有专门的歌手。

为了增加现实感,片中出现的乐器都是先购买真实乐器,再通过3D建模重现,为了手绘的2D部分同步,有时还会需要逐帧修改。

由于用动画展现演奏场面很难,所以歌手的演唱过程也会被安装在录音棚各个角落的摄像机、相机、手机记录下来,无论是表演,举动,口型,都会拍成概念短片,成为动画制作的参考。


除此之外,制作组还专门找了职业演奏者,再次拍摄演奏镜头,作为参考。也就是说,一个角色的背后,其实是由三组“演员”共同完成。

在整部作品中,会有各式各样的音乐人登场,有些音乐人是边唱边跳,那么跳舞的镜头也会由真人拍摄之后,再进行转描。达到这样细致程度和制作规模的音乐动漫作品,即便在日本,也是第一次。


这样大成本的音乐投入,可能是国产动画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赶上的。

国产动画的类型还非常单一,在类型整合上做得也不够好。像音乐这种比较边缘的类型,其实很难获得发展的土壤。此外,国内音乐产业本身也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很多音乐类型在国内仍处于萌芽阶段,国内音乐风格仍以流行音乐为主,无论是创作者还是听众都还普遍没有形成更好的音乐审美,整个音乐行业的多样性有待开发。

《我为歌狂2》也算具有一定的实验意义,至少再次填补了国产动画在类型上的空白,但最终的结果,不过是证明了国内目前确实没有能力做出令人满意的音乐动画。

全现在原创稿件。欢迎转载,请后台联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