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特斯拉降价太急进,智能电动汽车竞争才刚开始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 10-21 17:26 跟贴 36745 条

10月20日,小鹏第二款量产车型P7,在其自建的肇庆工厂达成1万辆下线的“小目标”,用时不到160天,也是目前造车新势力中所有单车型的最快万辆下线纪录。

万辆之后,智能电动汽车如何面对与燃油车的竞争,另一边,特斯拉突然宣布国产Model 3进一步降价,作为直面市场的车企一把手,何小鹏针对上述备受关注的问题,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

特斯拉降价太激进,若小鹏降价会给车主补偿

上个月的北京车展上,小鹏汽车宣布了电池租赁计划以及为首任非营运车主提供终身免费充电服务,直观地降低了消费者的购车门槛和用车成本。可就在10月1日,特斯拉宣布中国产的Model 3再次降价,24.99万元的售价,甚至比小鹏P7、比亚迪汉等车型的多个版本都要便宜。

对于特斯拉的这次击打,外界都认为小鹏受到的影响最大,原因是P7在产品形态和智能化上,都直面Model 3的竞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10000辆小鹏P7下线。)

何小鹏告诉南都记者,特斯拉今年多次降价,也是一种“急”的表现,“如果放在去年,新造车这样降价的话,估计早就全部都挂了。”他分析,频繁地降价,好处肯定会带来更好的销量,也代表成本控制能力更强,但其中的问题也很多。

“其中一点事销量本身也存在挑战,要不然不会持续降价。”

但何小鹏认为,特斯拉降价对整个行业而言是好事,未来智能汽车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是汽油汽车,而不是电动汽车,在这个情况下,如果不到一个合理的价位,智能汽车与传统燃油车的价格差距将会比较大,“从趋势来看,一定要把智能做好。电动汽车全生命周期的使用成本比较低,所以可能可以比汽油汽车贵20%到15%还是可行的,但是真正要做好,真正能让你在竞争中胜出的,是很强的智能化,而且是高等级的、使用渗透率高的智能化。”

虽然过了一个稍微“焦虑”的十一假期,但何小鹏透露,特斯拉大幅降价后,销量数据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稳定地实现增长,“市场的蛋糕在持续变大”。在特斯拉降价后不久,小鹏汽车推出了保价的策略,承诺在一段时间如果有降价,会给前面买的车主一定补偿。

对于后续的市场预测,何小鹏认为,与其关注500台、1000台,倒不如看未来几年智能电动汽车是跟燃油汽车的对比关系,“现在B级的电动轿车上只有几台,但是在汽油的B级车竞争,那可能是数十台的竞争,未来BBA也好,大众也好,那么多车型推出,能够在里面获得更大的数字份额,才是我们布局和思考、提前解决的事情。”

未来三年加速跑实现终级智能

智能化何时会带来市场质变?何小鹏给出的时间是2022年末至2023年,“到时全球智能汽车的销量都会明显地爬坡。”

对于这个判断,何小鹏分析,这取决于全球包括中国、欧洲整个市场的成熟度,客户对智能电动汽车的认知、信心,“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就像中国过去的互联网一样,一线城市如果有10%的人已经开始尝试的时候,很快就会快速繁荣,以及渗透到二三线城市,实现网格化效应。”此外,他认为,到 2022年、2023年时,智能电动汽车的成本会相对下行比较多,一定程度会接近燃油汽车整个生命周期的成本。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右)

“第三,整个智能化的发展速度,大概在2022年底或者到2023年底智能化会从现在的初级智能,那时候进入到高级智能,这中间两三年是中级智能,一旦进入到高级智能的时候,所有的用户对于智能化的体验、感受那种强烈的冲击度,会跟现在的功能汽车差距非常大,这几个原因组合下,我认为会形成一个巨变。”何小鹏说道。

以P7为例,何小鹏也向南都记者“剧透”了一些潜在的智能功能,他表示,从2021年到2023年进入到中级的智能化,无论是自动驾驶还是智能座舱都会形成一定程度、更深入的改变,“很多大家平常在科幻片里面看到的一些场景,真的会由我们这样的公司去实现,包括我们最近在内部推了几个后面将要开发的场景和功能,当把五、六个功能都做好之后,组合起来就很吓人。”当然,这些功能又会依赖供应链、材质、工艺,以及软件能力和计算能力的提高。

何小鹏指出,小鹏的不同之处在于,除了像计算单元、雷达、摄像头这些硬件没有开发,其它全部都参与了设计研发,“好处是我们完全根据自己的体系在前进,当做到初步等级的智能化的时候,你会觉得0到60分,别人靠供应商也能做到0到40分或者0到50分,但是从60到65,65到70、75,你会发现没有任何供应商可以做成,这条线只有像小鹏和特斯拉一样,我们来看小鹏是唯一一个全领域包括感知领域里面,都做自己全自研的公司。”

以适应堵车为例,小鹏将会进一步完善跟车、处理加塞等,“ XPILOT 3.0的OTA是开始而不是结束,代表这个硬件综合能力的使用第一次升级,在明年甚至后年我们会做多个OTA升级。”何小鹏透露,除了自动辅助驾驶,智能座舱以及新的跟智能辅助驾驶相关的更高能力都将通过OTA,这需要全新基因的组织才有可能做好,这也是灵活的造车新势力之天然优势,“小鹏在三年前大概300人,现在接近5千人,研发和全球化布局,只隔三到四年就会有巨大的变化,我的目标就是能够抓住愿景的变化价值,而不是近景。”

2023年底实现“双工厂”目标

小鹏汽车总部本身在广州,最近,其广州制造基地的奠基,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何小鹏透露,目前肇庆基地和广州基地都是十万辆的规划,“保守预测之下,2022年肇庆工厂的产能肯定会超过我们目标的产能的70%。”若正如何小鹏所言, 2022年末或者到2023年左右,全球的智能汽车的销量显着爬坡,智能电动车大盘变大后,将需要新的工厂来支撑产能,“未来2022年夏天到2023年底这段时间布局,就是达到‘双工厂’的目标。”

何小鹏判断,未来几年的智能电动汽车,是科技和装备的竞争,没有全研发能力,将很难赢得这场竞争,“我对中国企业还是很有信心,我们够努力,又不太笨,现在的资本市场给了我们足够的子弹,中国整个供应链体系全球都是非常强的,它能够保证我们快速地创新。”相比特斯拉已经拥有17年的历史,年轻的新势力们将会有巨大的变化。“实际上竞争才刚刚开始,越来越多产品线将会加入,这个事情值得多花研发费用去干。”

采写:南都记者 钟键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