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师最低月入200块:加班多、脱发多,挣的没有外卖骑手多

subtitle IT时报-新媒体 10-22 08:5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东方IC

30秒快读

1、曾经最低收入仅月薪200元,国产动画师“用爱发电”或跳槽到游戏公司。

2、加班多、脱发多,挣得没有外卖骑手多,是对动画从业者的真实写照,在这个行业干不下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转场离开更像是看清现实后的及时止损。

3、所以,当看到一帧帧“经费在燃烧”的精美动画画面时,请不吝在片尾制作人员名单部分送上一句“辛苦了”的弹幕,因为动画人都是顶着生存压力“为爱发电”。

为了加入动画制作公司,浙江师范大学视觉设计专业毕业的陈杰花了一笔3.3万元的“巨款”,报名参加了某头部动漫学院为期10月的线下培训。

从绘图、建模、渲染到特效,他初步接触到动漫制作的一整套流程。

然而,随着课程压力的增大,很多同期生都打了退堂鼓,等到一期结课时,曾经上百人的学员只有几十人交了毕业作品。

陈杰虽庆幸自己是其中之一,但没想到的是,刚坐上动画工位不到1年时间,他便决定和这个行业说拜拜,趁自己还年轻的时候。

01

收入低、不稳定,

月薪最少只有200元

作为曾经的动画人,吕平从上海电影艺术学院毕业后便投身于动画事业,“一是喜欢,二是觉得日本动画能做到的,自己也能做。”

图源:日剧《重版出来》截图

然而,吕平很快就遭受到现实的“毒打”。

当时动画行业甚至没有基本工资的概念,吕平记得月薪最多时不到4000元,最少时只有200元。“我和同事那时候大批地跳槽,主要原因就是收入低,不稳定。”

他说,动画公司薪酬一般都是计件制的,一张手绘漫画价格普遍在10元以内,很少有公司会给员工发基本工资(接近最低工资),画多少挣多少

图源:日剧《重版出来》截图

显然,单纯地“为爱发电”并不能填饱肚子。2011年,吕平跳到游戏公司,从游戏美术做起,终于体会到那份有基本工资保障的安全感,毕竟每月4000元对他的生活来说已经好多了。

又是9年过去,尽管没能在动画行业坚持下去,但月薪已稳定在1~2万元的吕平并不后悔,“即使现在做动画有底薪,比较熟练的动画师也能拿到七八千元月薪,但来游戏公司也能拿到这个数。”

随着年纪渐长,吕平觉得还是落袋为安的好,这是吕平那一代动画人无奈而现实的抉择。同样是因为热爱,95后的李可在毕业一年后加入到动漫行业。

2019年,《白蛇缘起》提高了国漫视觉制作的天花板,而《哪吒之魔童降世》创下了50亿元的票房,这是十几年前动漫产业不敢想象的成就。

图源: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官方微博

尽管如此,今天动画行业整体薪资待遇仍不丰厚。

“刚入行的动画师每月底薪2000元,其他的都按照镜头提成给钱。”对于李可来说,动画师是一份勉强可以糊口的工作,要求达到业内巅峰是一条望不到头的晋升之路,大多数人选择半路而退。

02

埋头苦干多,出人头地少

吕平指出,传统2D动画存在这样一条收入天梯:原画、设计稿、监修、动画、上色、摄录,收入从高到低排序,天梯之上的原画能确保月入过万,最大限度支撑其收入,但通往原画师之路其实也是一条窄道。

底层动画师若想要实现收入进阶,能做的只有一遍遍地练习、一张张地画。

图源:Twitter/@musicapiccolino

最忙碌的时候,李可一个月完成了20个镜头。而在初级动漫师群体中,大家都遵循一条规律:没有一遍过的镜头。李可花在修改镜头的时间要远远多于初稿,一个几秒钟的镜头可能要改几十遍,甚至要磨一个星期。

通常情况下,修改并不算工作量,动画师必须在修改的同时继续做新的镜头,才能有奖金拿,如果新镜头的量做不够,也许还要扣除奖金。

由于全年无休地制作动画,颈椎病、腰椎病和手腕腱鞘炎早已成为动画师常见的职业病。

图源:日剧《重版出来》截图

武汉动画制作公司两点十分方面表示,任何一个动画从业者从新手到熟手需要漫长的培育周期,即使是动画专业毕业的学生也需要通过一个又一个项目来磨炼技能、提升才能,但这个过程相当漫长,不仅有来自其他行业的诱惑,亦会有作品不被认可的挫折。

在动画强国的日本,动画人薪资待遇水平也普遍不高,日本动画师演出协会(JAniCA)发布的《动画制作者实态调查报告书2019》显示,从业者平均年薪折合人民币约28万元,年薪低于26万元的超过半数,甚至有8.3%的人年薪低于6.5万元人民币

图源:日本动画师演出协会《动画制作者实态调查报告书2019》

可兹对比的是,日本2017年平均年收入为432万日元,年收入低于400万日元(约合25.9万元人民币)的属于低收入者

在动画制作者中,年收低于400万日元(约合25.9万元人民币)的占了54.7%。也就是说超过一半动画制作者属于低收入者。

此外,日本动画行业加班情况严重,平均每位动画制作者的每月工作时长约为231小时,平均每人每月休息5.4天。

而从动画制作者的就业形态来看,几乎有一半人都是无所属的自由人,他们的工作机会往往来自自由合同,也即无底薪、无医保,没有收入保障。

各种“劝退”名言频出,比如“5年内请做好吃土准备,只有当上原画才能稍微好一点”“去动画公司干几个月最底层的工作,你就会哭着想回家”“即使是二原(一原相当于主创,二原在一原画稿基础上完善,相当于中坚力量),现在工资还没送外卖的高”。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动画这一行都是埋头苦干多,出人头地少。

03

发展后劲仍不足

即使这样,经历过近10年的荒芜期,国产动画终于迎来萌发时刻,优秀动画制作室和佳作两开花。

艺画开天、两点十分、艾尔平方、小疯映画等动画工作室携手《灵笼》《镇魂街》《刺客伍六七》等国产动画在腾讯视频、B站获得极好口碑和热度

《雾山五行》的导演林魂,从导演、脚本、原画到音效、动作设计样样精通。即便是这样,团队也磨了近4年才产出了这么一部爆款动画。“这些公司里的元老很多都是在动画行业坚持了多年的老人,终于熬出了头,非常不容易”。

图源:B站

随着国创的金字招牌逐渐立起,吕平认为现在的环境要比以前好很多,一部分跳出的人回流到动画行业,而受院线动画的积极影响,近两年动画毕业生进入动画公司的数量比以往多了起来。

在原画方面,因为作画爱好者的出现,以动画原画为目标的年轻人也多了。“赶上了国漫发展的好时机,动画师参与国产原创动漫的机会越来越多了,如果自己的名字能出现在片尾制作名单中,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李可期望着这样美好的事情。

图源:《雾山五行》B站截图

中娱智库分析师高东旭表示,随着这两年精品作品的出现,国内动画行业总体有所起色,特别是院线动画、B站等互联网平台也纷纷投资相关动画工作室。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过54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动漫、漫画”。

图源:天眼查

“像腾讯、B站、优酷这样的互联网视频网站,既是动画作品的传播平台,也是培育国产动画成长的沃土,提供了包括制作投资、联合出品、商业变现、版权保护等多方面的帮扶。近些年来,国产动画能够屡出佳作,离不开平台的鼎力支持。”两点十分表示。

图源: 两点十分动漫

《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显示,由于薪资和劳动强度不匹配,优质人才和从业人员的不足仍是困扰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难题。

随着作品需求的井喷,我国动漫产业人才缺口或将进一步扩大,成为现阶段的阿喀琉斯之踵。

两点十分也表示,确实有更多的动画专业毕业生进入动画产业,但这还不足以解决动画行业一直存在的人才缺失问题,“暂时性解决了人才引入的问题,人才流失的困境仍旧存在”。

“目前,国产精品动画产能不足,市场资源过于集中,在商业变现方面,周边和授权相关资源聚集在头部作品,腰部、底部作品盈利方式较少”。两点十分在乐观中依然表现出足够的谨慎。

(文中陈杰、吕平、李可皆为化名)

作者/IT时报记者 李玉洋 徐晓倩

编辑/挨踢妹

排版/黄建

图片/东方IC、日剧《重版出来》、《哪之魔童降世》、Twitter/@musicapiccolino、日本动画师演出协会、天眼查、B站、两点十分动漫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