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说实话,那个老师被人用枪打爆了头!

subtitle 深後 10-21 16:17 跟贴 17916 条

“十年归兮一如梦,船到桥头,看那姹紫嫣红,绿水碧波,房屋犹在。农田荒芜,却不上眉头,乃最令嗟叹之,是那直言斯人已不在!”

上面这番话,是明末词牌《玉楼春》中一个归乡官员李生缅怀同窗好友的心境之语。

两人一同入学,一样的三观,数年前,酒肆买醉时,逢恶霸欺压民女,于是状告至县衙,却不知恶霸是县令侄子。私下里,县令为保侄子,游说二人只要不讲出那日恶霸所作之恶,便收二人为门生!

面对县令抛下的橄榄枝,两人一个妥协,一个不信邪,最终妥协的李生入京做了高官,不信邪的被拉去菜场砍了头。

...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转眼数载长烟过,当年的词牌早就埋没在滚滚长河中的历史尘埃。这种直至人性,没有丝毫“正能量元素”的古人佳作是不可能为大众熟读的,学生的教科书里堆砌的无非是仁义礼智信!在很多“名家学说”的掩映下,像《玉楼春》这等词牌烂俗小说,概被打入“下三流”之列!

然而“下三流”的东西不代表不真实,恰恰相反,无论历史的车轮转动到何种年代,总是在不停的轮回,曾经的故事,在现实也终归会上演一遍。

2002年,湖南益阳,一个叫李尚平的年轻老师被发现死在路上,尽管验尸官发现他的嘴里血肉模糊,脑袋后面留有一个大洞,很明显符合枪杀,但在交警的配合下,官方却一致对外宣称他是死于“交通事故”!

李尚平出生于教师世家,在当地老百姓的眼里,是一个耿直有正义感,“敢于直言”的人。

农民工被有黑恶势力的老板拖欠工资,没有人敢发声,李尚平看不过去,非要帮这些人讨血汗钱;

2001年8月,当地小学校长指使打手殴打讨要薪水的4位教师,一位女教师被打的血肉模糊,而旁观的老师们只敢围观,是李尚平仗义相助,制止并举报;

2002年12月,全镇635名教师工资被克扣,老师们申诉无门,是李尚平围住来学校视察的领导,迫使领导们做出发放的承诺。

久等未果,李尚平又撰写了一篇《这些教育领导太黑了》的文章发布在网上,并且向新华网的《焦点网谈》栏目发出投诉信,一举揭开了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和一些政府领导巧立名目克扣挪用教师工资的现象。

这篇帖子在网上起到作用,被湖南电视台的记者关注,舆论压力下,当地教师被克扣的工资终于发放下来!

然而李尚平自己却意识到了危机,某一天他对妻子说:“也许有一天自己会在一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死去”

妻子刘云娥早就劝他:“咱们家虽然并不富裕,但是算上公婆和我们一家三口,有三个人拿工资,比我们差的还有很多,是吧?”

李尚平的回答是:“如果都像你这样明哲保身,只管自己,那还能办什么事情呢?”

李尚平不是一个傻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触动到某个惹不起群体的利益,并且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并且他的命真的丢了,还差点被“死于交通事故”!

这个案子寒气森森的点,不仅是李尚平头上有那么一个洞,却被交警部门主导说“交通事故”!李尚平的一个同学是警察,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于是才有了第二次鉴定,死于枪杀!

然而,没过多久,李尚平的这个同学警察就消失了,背着处分被调往乡下;主导这个案子的从副局长升到局长,又从局长被贬为普通警察,同时专案组的人员也越来越少.....

尽管行凶的枪支被发现在案发现场的不远处,尽管一个带着帽子穿着西装,形迹可疑的人进入到警方嫌疑人的视线,但时光如梭,一过18年,李尚平的案子依旧是个“未破悬案”!

电影《切尔诺贝利》中有一句台词:“真相不管你喜不喜欢它都在那里,每一次的谎言,都是对真相的一笔欠债。”

遗憾的是,这句直指人性的话语,在李尚平事件里并没有多大的意思,因为真相就摆在那里,却没有人愿意抹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选择妥协的李生,携带着谎言与良知进京做了状元,不信邪的同窗十七年岁月未过,当了菜场口的冤死鬼。几百年后的李尚平亦是不信邪,最终也做了怨鬼!

看,这就是说实话的代价!

PS:当一个社会上没有了说实话的刺头之后,也许这个社会,真的就是一个完美的社会了,所以,祝福吧,朋友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