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随心运——唐雨堤和他的绘画艺术

subtitle 石梁娱乐说 10-21 14:39 跟贴 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唐雨堤近照刘江瑞摄

▉从古至今,中国画家一直都在强调“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法不好,笔无气势;书读得少,画的境界就不会高。以我自己为例,年轻的时候,看“八大”的作品,根本是不以为然,但现在来看,我是爱不释手。这就是庄子说的“夏虫不言冰”,没有那种修养、没达到那个层次,当然就无法理解、无法领悟的。

▉现在许多人对国画的理解太肤浅,技进乎道!中国画讲究的是“道艺合一”。中国画家必须将自己的绘画纳入到中国画的大概念中去,必须要体现中国画的艺术精神。

《藤趣图》唐雨堤作

▉在扬州这方艺术宝地上,现在生活在这里的扬州画家应该感到自豪的同时也应感到自愧。从一个画家的角度来讲,责任重大。扬州的画家千万不能“山头林立”,一定要齐心合力,多搞一些真正具有学术性的研讨会,举办一些有较高水准的展览。画家一定要有为艺术而画的自觉,而不是单纯为市场而画。

——唐雨堤

《野趣图》唐雨堤作

诸家评唐雨堤:

我敬重唐雨堤,他儒雅不失风趣、平和不失自信;他性格开朗豁达,银发里深藏智慧。他的学识、修养都倾注在他的作品中;他的功力、创造都体现在他的笔墨上。他的大写意花鸟出旧阐新、讲究笔墨、注重神韵,不仅以写意笔墨的雄厚与生辣、灵动与洒脱取胜,更擅长自创新意。他所探索的是如何创造个性的笔墨语言去充实具有文化隐喻共性的花鸟画题材;他所张扬的也是在艺术本体中如何体现主观的气质、素养与才情的个性化。

虽然唐雨堤一直是以画名显,但他却深知“书画同源”之理,于书法艺术同样用功甚勤。从他的作品中,我们能感受到提、按、顿、挫的中国传统书法的用笔技法。此外,他还善于适当运用一些西方的绘画技法,使画面的层次、构图、意境都更加丰富和多元。对此,唐雨堤曾说过:“不仅要让前辈先贤的优点精华为我所用,还要回到自己,去表达内心对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最真实的、最独特的看法。”

《峡江雪》唐雨堤作

唐雨堤在诗文、棋类上也堪称妙手。其诗文思想深邃,文风优美,题在画上珠联璧合,融为一体,更升华了画的境界,使人悠优游憩于他所创造的意境中,流连忘返而欣然有所意会。他也是围棋高手,往往坐在家门口与人对弈,不知炊烟升起、太阳落山。他就是这样一位率性而为的性情中人,吸引着我们,走进他的画作中去细细品读其内心世界。

——马家鼎(扬州文化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翠谷云起》唐雨堤作

花鸟画是中国画之一种。北宋《宣和画谱·花鸟叙论》云:“诗人六义,多识于鸟兽草本之名,而律历四时,亦记其荣枯语默之候,所以绘事之妙,多寓兴于此,与诗人相表里焉。”江苏花鸟画有悠久而优良的传统,从五代徐熙一直到明清徐渭、八怪,名家、大家辈出。扬州更是花鸟画一方之重镇。雨堤先生虽不是扬州人,但大学毕业后他就来到了扬州工作、生活,深受扬州传统文化之浸润。他笔下的葡萄、紫藤,看似任意而为,实则浓淡枯湿、用心经营,笔力雄健、转折多姿,顿挫有力、势如飞龙。他的花鸟画,既有徐文长痛快淋漓地挥洒崛奇,又有石涛的古雅逸秀;既有齐白石狂放不拘的大笔铺陈,又有恽南田的精心点染。可谓酣畅流利、秀拙相生,意趣盎然、气度不凡。

版画《浴》唐雨堤作

雨堤先生于绘事举重若轻,然其言及艺术追求与美学情趣时,却往往有超迈之论。他常说:“艺术是表情达意之物”;他又常说:“在自己的笔墨语境中寻觅审美趣味,我情我性我文章”;他更常说:“搞艺术的行者无疆,永远在路上”……每与他谈艺论道,都会有醍醐灌顶之感。是的,但凡成功的艺术家,其成就不仅取决于勤奋与刻苦,更取决于其不断积累学养,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精神,故而东坡先生言“腹有诗书气自华”。古今艺术大师,少数是天才,多数是通才。正是雨堤先生对人生哲学、对艺术美学、对笔墨趣味有着从不止步的思考与追求,才成就了他的作品具有高蹈的艺术品位。诚如作家殷伯达先生所言:“唐公之画,是笔墨之美、意境之美,更是对人生、对自然、对社会感知的诗化呈象。”

——华干林(扬州文化学者、扬州大学副教授,诗人)

《荷塘月色》唐雨堤作

“画家是永远不能退休的。”从扬州国画院院长岗位上退休后,不会抽烟,不会打牌,不会唱歌跳舞,不善交际应酬,人称“四不”书生的唐雨堤,更加潜心专研中国画,以与青藤、八大、吴昌硕、任伯年、虚谷、石涛、扬州画派诸家大师心交梦会为日课,以精读通史画论,赏析历代名作为最爱。随着对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的感悟,更加感到每逾半步之艰难,传统就像一块有着神奇魔力的磁铁吸引着你、束缚着你。

观其作,画风已为之一新。以书入画、蕴含诗意的《秋实图》《藤趣图》等这些契入了西方表现主义绘画理念的写意作品,既有水墨淋漓的传统笔墨,又有鲜活的西画的形色美感。逗留于这些画作之中,入则情酣意畅,出则遐思连篇。显然,雨堤心笔已然叩响了创新之门。他的《古藤松鼠图》尤其值得称道,篆书般俊美的古藤给人以历史的深邃感,晶莹如玉的白雪烘托出自然的静劾大片的留白给人以旷远高邈的视觉天地,而在犹如琴弦般优美的嫩枝上,一只极富生命活力的松鼠正以运动的姿势从悠古的时空中穿越而来,与读画人进行着心灵的对视。黑白灰运用得如此精美,古与今设置得如此精妙,《古藤松鼠图》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审美的享受,更多的则是文化的感悟与哲理的启迪。

版画《起步》唐雨堤作

画者心迹也,心境高画境才能高,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老夫能使笔底酐,写竹犹如对客谈。”他的《野趣图》是笔墨之美,意境之美,更是对人生、对自然、对社会感知的诗化呈象,点线面浓淡虚实,已经成为寄托与打发精神情怀的载体。雨堤这样说:作画抒情达意而已,情意至极,妙悟自然,风过成纹,恍惚乎物我两忘,神遇象外,无名无形无所谓也。

——殷伯达(高级文化研究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作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