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的德云社十大班规,和于谦为代表曾经“犯规”的那些人

subtitle 济州府大鹏哥 10-21 14:39

亲切的回归

最近的德云社团综《德云斗笑社》很火,我们像久旱逢甘霖的人们,在许久没有看到德云社的相声之后,通过这档子综艺节目,见到了久违的,熟悉又陌生的面庞,甚是激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论是一脸慈悲相的郭德纲,还是“贤惠”的于谦,还是憨厚的岳云鹏,还是鲁莽的烧饼,还是耿直的栾云平,还是“老油条”张鹤伦,还是小鲜肉秦霄贤,还是春风得意的孟鹤堂,或者是杨九郎周九良等人,都给人亲切之感。

这真是: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老郭仁义

众所周知的疫情原因,德云社从去年年底封箱,直到9月份才开箱,德云社的相声演员们,歇了个大半年,彻彻底底歇了个够。

往年他们也许会叫喊休息的时间短,今年,歇菜的大半年,人吃马嚼的流水,郭德纲硬是工资照常,撑了下来。

一方面德云社底子厚,一方面郭德纲仁义不错。

据岳云鹏说,有些师兄弟撑不住,都转行了,可见这场休息的“惨烈”。

不说相声行业,别的行业,我们或多或少都有了解,今年的情势下,能有个稳定的工作,实属不易。

他们来了

《德云斗笑社》给我们干涸的心灵带来一股清流,滋润了我们的内心,用快乐我们灰暗的内心填满,让人喜闻乐见。

除了《德云斗笑社》,其衍生下来的综艺《德云下班后》,师兄弟们聊聊天,不经意漏出的德云社隐私,也让吃瓜群众过足了瘾。

这不,德云社一队队长栾云平,五队队长烧饼,七队队长孟鹤堂,烧饼的搭档曹鹤阳,孟鹤堂的搭档周九良,几个人围坐一起,聊一聊德云社的规矩,让人开了眼界。

十大班规

大方面上,德云社有十大班规。虽然节目中几个人自称记不住,这里鹏哥给大家普及一下。

德云社十大班规:

一不准欺师灭祖;二不准结党营私;三不准在班思班;四不准狂妄无耻;

五不准误场蹲工;六不准刨活阴人;七不准吃空挖相;八不准带酒上台;九不准赌博嫖乱;十不准打架斗殴。

第一条的不准“欺师灭祖”,这一条列为班规的第一条,郭德纲是吃了曾经的徒弟曹云金和何云伟的亏。

这俩人,一个曹云金跟恩师郭德纲隔空对骂,彻底撕破了师徒间的脸面;何云伟更是转拜了郭德纲恩师侯耀文的哥哥侯耀华为师,让人笑掉大牙。

这俩人没一个善茬,十大班规第一条,不准欺师灭祖,也是应有之义。

第二条的不准“结党营私”,就是不准拉帮结派,结成小团队。拉帮结派有几点不好,一拉帮结派,就会多数人对少数人产生排挤,更严重的,会让整个德云社离心离德。

当年的未央宫事件,郭德纲含泪登台,就是吃了曹云金,何云伟拉帮结派的亏。

第三条的不准“在班思班”,就是不准你“身在曹营心在汉”。也就是说不准你拿着德云社的钱,在德云社的表演,却想着其他的门路,导致没有状态,倒了德云社招牌。

第四条的不准“狂妄无耻”,这一条也得说道说道,能被称为“狂妄无耻”的人,在德云社里不多。

德云社讲究的是,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台上表演,剧情需要,没有辈分的大小规矩;而在台下,师父是师父,徒弟是徒弟,一定要规矩分明,不然就失了分寸,徒弟们会放纵自己,失了德云社立足之本。

除了德云社历史上出名的几个叛徒,还有一个人,属于郭德纲半路收的徒弟,在一会的文章里会写到,他有些“狂妄”。

第五条的不准“误场蹲工”,这一条简单,就是说相声的演员,不能迟到,也不能说个没完,演员们表演的时间是固定的,你迟到了,还是说多了,都影响别人的表演,不能因为自己,而影响大家,这是规矩。

第六条的不准“刨活阴人”,这属于相声技术层面的规矩。说相声的“抖包袱”是指把一开始“埋的包袱”(笑点),一一点评,让观众恍然大悟,达到取悦观众的效果。

就怕有些相声演员,把比人要用的“活”,给抢先说了,把路走绝了,让后来人无路可走。

第七条的不准“吃空挖相”,就是不准占人便宜,跟同事一起玩耍,不能光占便宜不掏钱,这样的人。大家相处,在于平等相待,“吃空挖相”为人所不喜。

第八条的不准“带酒上台”,就是不能喝酒上台表演。德云社最著名的“带酒上台”事件,是郭德纲于谦的“酒醉版汾河湾”。

这件事儿,是于谦一生的“污点”,也是大家口中的“笑点”。

事发是因为当天的表演,高朋满座的于谦,却免不了的赶场应酬慕名过来的养马的朋友拜访,于谦请人喝酒,谁知道喝醉了。

当晚的表演,烧饼硬是用一个个段子撑起了一个小时空窗的时间,可算是等到师伯于谦醒了,郭德纲拉着于谦,上演了一出日后成为经典的“汾河湾”。

于谦的醉酒状态,让台上的郭德纲差点疯了,一遍遍的把于谦拉回来,废了老鼻子劲儿了,幸好,一场相声表演有惊无险。

夜里,酒醒后的于谦跟郭德纲道歉,自此再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于谦的醉酒,也成就了绝版的“汾河湾”。

第九条的不准“赌博嫖乱”,这就不需赘言,哪里的员工,都不许这样。尤其是像德云社这样的社团,影响力大,更要做一个好的表率。

第十条的不准“打架斗殴”,虽然德云社台上经常“互殴”,郭德纲跟于谦对打,徒弟们也各不相让,但终究是表演,当不得真。

打架斗殴,会伤害人,也会有坏影响,为社会规则所不容。

德云社的十大班规,从上到下,规矩分明,但也免不了有触犯的人。

各有烦恼

《德云下班后》,队长们,栾云平,烧饼,孟鹤堂,分别谈了下自己最不能忍受的情况。

栾云平,最不能忍受的,第一是“误场蹲工”,无论是堵车还是什么,有事情一定要早说,不能迟到,也不能超时,如果发生了,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停演。

第二就是要讲究卫生,面部整洁是必须的。第三点,不能忍受演员喝酒,本来水平不行,再“带酒上台”,导致台上发挥更差劲儿。

孟鹤堂的队伍,比较自由散漫,按照他的话说,是用真心打动队员。但鹏哥我真心不赞同孟鹤堂的做法,有话叫“慈不掌兵”,当了领导者,只凭借善良,是无法管理好队员的。

典型案例

接下来他说了一个上文提到的,发生在他们队伍中,经典的“狂妄”的案例,某人,台上说完相声,大家散场之后,不仅跟观众聊天,竟然还把观众领到了德云社后台。

不巧的是,这个人的行为,被监控录个正着。孟鹤堂也是个狠人,把这段视频截取,发到了领导们的群里,让大家看看他愚蠢的行为,以及跟领导要个说法,该怎么处理这样的演员。

孟鹤堂说,这人就是要显摆自己的心理,你能给观众什么呢?你有能耐台上给观众更好的作品,而不是把观众带到后台。

后来这个演员就被开除了。

他到底是谁?

对于这个被开除的人是谁,很多人说是王耀宗(曾经被赐艺名王鹤宇)。

2019年7月2日。王耀宗高调宣布自己正式加入德云社,被赐名“王鹤宇”,在此之前,他属于郭德纲在2014年参加湖北卫视《我为喜剧狂》遇到的青年演员,王耀宗仰慕郭德纲,被收为口盟弟子。

五年之后,王耀宗得偿所愿,却未能长久。成功加入德云社“王鹤宇”,遭遇了水土不服,不仅小视频中公开怼师兄弟秦霄贤、尚九熙、何九华等人,而且还撩拨女观众,甚至把女孩带到德云社后台。

一方面王鹤宇犯了众怒,一方面他又犯了班规,队规,他黯然消失在德云社,也是情理之中。

野生与家养

为什么王耀宗会水土不服,这跟他的出身有关,他是兜四角相声俱乐部的创始人,他做婚庆买了法拉利豪车,对于他来说,加入德云社,名利双收。

加入德云社的平台,可以让他名气增大,进而促进自己商业方面的收益。

只可惜,王耀宗跟德云社郭德纲的原生子弟,不是同一类人。

王耀宗是野生,其他人是家养。

王鹤宇过于跳脱,不利于德云社团结,他的离开,也是“众望所归”。

说了这么多,哪里都是江湖,只有适应环境,守规矩,才能更好的生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