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郎平的地方,就有奇迹发生。但是再见了

subtitle 林小莹的美食分享 10-21 13:34 跟贴 2 条

“有郎平的地方,就有奇迹发生。”

几经周折,《夺冠》终于上映,原本燃在大年初一的贺岁片,在这个金秋让人的肾上腺素飙升了一把。

仅仅是“中国女排”这四个字,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女排之于中国,绝不仅仅是一项运动这么简单,它赌上了中国人的尊严和荣耀。

多年来,女排精神始终鼓舞着国人,这背后,离不开“女排之魂”——郎平。

2019年9月18日,郎平问女排姑娘们:“今天是什么日子?”

“9·18国难日!”

“好了,明天和日本队比赛,你们都知道应该怎么打了。”

凭着这股血性,郎平带领着中国女排横扫2019年排球世界杯,以11场全胜战绩勇夺冠军,献礼新中国华诞。

60岁的郎平,又一次站到了鲜花和掌声的顶峰。

赛后,央视记者采访她:“您在最后把14个队员全部换了,挺难的吧?”

郎平几度伸手抹泪:“是挺难的,没有想过11连胜,所有的球都是一点点的拼......”

中国女排赢了,而这次,郎平哭了。

眼泪背后,是她47年的辛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郎平与排球的结缘,是因为父亲。

父亲郎家骅是个体育迷,一有机会,他就会带着小郎平到家附近的北京工人体育馆去看比赛。

赛场上的拼搏、热血和残酷感染着她,郎平的心里悄悄种下了运动员的梦想。

1973年,13岁的郎平进入北京工人体育馆少年排球班,从此,排球便成了郎平一生的事业和追求。

第二年,郎平便遇上了人生第一个伯乐——张伯苓的孙女张媛庆。

当时的张媛庆在北京市第二业余体校担任教练,她一眼就看中了这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觉得她身上有种成为一名优秀球员的潜质。

然而,在同时接受训练的这批孩子中,郎平的各方面条件都不是最突出的。

雪上加霜的是,郎平在进入体校之后不久,脚部骨膜就发炎了,平日走起路来都是一瘸一拐的,更别说参加正常训练了。

几经治疗,仍不见好转,这让张媛庆火急火燎。

为了帮助郎平,张媛庆在工作之余,四处打听治疗这种病的方法,甚至特意帮郎平重新制定了训练方案,根据她的病情适时调整运动量。

在张媛庆手把手的培养下,18岁的郎平因表现特别优异被破格选进国家队。

都说18岁是女孩子如花似玉的年纪,而此时的郎平却是愣愣傻傻的“丑小鸭”模样。

张蓉芳至今都对郎平初入国家队时的傻模样记忆犹新: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小孩特别逗,傻傻的,特别可怜又特别可爱,人特别瘦,特别高,脸特别窄,小孩似的没发育开,头发扎两个刷子,翘在头顶上,像立在天上一样,显得人更高了。
她练蹲杠铃的时候,腿太细、太长,不能正常做动作,屁股这么扭一下,那么扭一下,脸上的表情特难看,龇牙咧嘴。”

然而,这个龇牙咧嘴的姑娘,却特别的耐压抗打。

70年代,举国上下经济困难,即便是国家队,硬件设施也是相当“寒碜”,用竹子搭起的竹棚就是训练场,更别说什么训练器材。

郎平和队员们在这么“别致”的训练场里总是被木刺扎得青一块紫一块。

为了训练控球的本领,袁伟民让男陪练从高台上朝下砸球,女排姑娘们则站在墙角处接,接不到3个好球就不能休息。

由于周围都是木刺,队员们宁可被砸,也不愿意被木刺扎到,一场训练下来,遍体鳞伤都是常态,郎平甚至被砸出过轻微脑震荡。

训练强度最大时,甚至要不吃不喝,持续练7个小时的扣球。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女排在高光背后,踏着的完全是条血路。

而郎平也因精准的扣杀,一鸣惊人,开启了她的“五连冠”巅峰时刻。

02

1981年11月16日,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第三届女排世界杯决赛在日本拉开帷幕。

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全国人民都围坐在收音机旁,期盼着中国队与日本队的决战。

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中,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直到北京女孩郎平高高跃起,以一记狠球决定了胜负。

中国队,世界冠军!

一时间,所有人热泪盈眶。

天安门前灯火通明,很多人欢呼着奔跑在街头,大喊着:“中国万岁!女排万岁!”

那一年,郎平的经典扣球动作,被印在纪念邮票上成为永恒。

自此,郎平开启了她的“五连冠”霸业。

1982年,夺得世锦赛冠军;

1984年,夺得奥运会冠军;

1985年,夺得世界杯冠军;

1986年,夺得世锦赛冠军;

这样的无限风光,是中国体育史上绝无仅有的。

然而,在辉煌的1986年,郎平选择了退役,浑身的伤病已经无法支撑她再次征战了。

多次膝盖手术后,郎平的整个髌骨软骨几乎都没有了,走回宿舍都需要九牛二虎之力,更别谈剧烈运动了。

曾经叱咤赛场的冠军,此时的灵活程度都不如六七十岁的老人,而这一年的郎平,才25岁。

“每天都过得很艰难,打不了球了,只得退役。”

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那时候的郎平尚年轻,曾经的荣耀被重重地拿起,也只能重重地放下。

03

退役后的郎平,被国家安排到了北京市体委,任职副主任。

这是个旁人求之不得的“清闲大老爷”的活儿,郎平却任性地拒绝了,她说:“我不是个当官的料。”

此时的郎平,丢了饭碗,还落了一身的病,实在没有前途可言,而她却做了个让所有人惊讶的决定:自费去美国学习体育管理。

“我希望自己能学点实在的、科学的、真正有用的东西。”

这个决定不是闹着玩的,此后的留学生涯,让郎平吃尽了苦头。

初到美国时的郎平,身上只有东拼西凑的90美元,没有工作签证,打不了工,她只能在朋友家“蹭吃蹭住”,这样的落魄模样,哪里还有世界冠军的影子?

这让郎平心里很不是滋味。

思来想去,她选择了新墨西哥大学的体育管理专业。

但口袋里的钱连吃饭都不够,更别谈学费了,郎平只好厚着脸皮跟校领导谈判:“我帮你们带球队吧,你们给我免学费。”

学费的问题解决了,但更难的是生活费。

为了补贴家用,郎平一口气接了10个夏令营教练的活儿:“教孩子们打排球,从早忙到晚,每天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

这么高的消耗量,郎平每天却只能用自制三明治充饥。

“去超市买沙拉、白菜、火腿,再买两片面包一夹,花五六美元,一顿快餐的钱,我可以吃一个星期。吃到后来,一见到三明治就想吐。”

这样的日子硬抗了一年多,郎平终于成为了该校的管理专业研究生。

读研期间,郎平靠着玩命给意大利一家俱乐部打球,终于完成了研究生的学业,甚至荣获了“意大利最佳运动员”。

人们都说郎平身上有股血性,其实,哪有女人家真的血气方刚,只是凭谁能硬扛。

04

毕业之后的郎平,先后担任了新墨西哥大学女排主教练和日本八佰伴全明星队主教练。

此时的郎平,已经到了带哪个队,哪个队就能夺冠的地步,名副其实的“香饽饽”。

正如白岩松所说:“有郎平的地方,就有奇迹发生。”

然而,1995年,郎平毅然放弃了国外优越的生活,回到了祖国。

自郎平退役后,中国女排主力球员也相继退役。

从1988年开始,中国女排的成绩便一路下滑,1992年奥运会排名第七,1994年世锦赛更是掉到了第八。

曾经风光一时无两的中国女排沦为了一支二流球队。

这时候,国家体委想到了郎平。

然而,此时的郎平在国外的年薪至少20万美元,她会愿意回国拿着500元人民币的月薪么?

体委没有抱任何希望地给郎平发了份电传:“郎平,祖国真的需要你!”

这句话让郎平心头一酸:“我骨子里流淌着中国人的血,当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于是,郎平毅然决然回到了祖国,将全部的心血倾注在一盘散沙的中国女排上。

沉寂的中国女排,终于又迎来了曙光。

1995—1998年期间,在郎平的带领下,中国女排开始一点点复苏。

但这一切的成绩都是郎平拿健康换来的。

“全身的关节没有一处是好的,晚上睡觉时,身体和床之间所有缝隙都要塞紧,否则会疼得难以入睡,心脏也像老人一样无力。”

直到身体出现了多次昏厥,郎平才知道,真的撑不下去了,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带队,“这是对中国女排的不负责”。

1999年初,郎平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中国女排,在告别会上,这个已到不惑之年的“铁榔头”泪流满面。

当郎平再次回归中国女排时,已经是14年之后的2013年。

这次的郎平,依旧是临危受命。

中国女排再次跌入谷底,伦敦奥运会上,甚至输给了30年都没输过的日本队。

“郎平,祖国真的需要你!”这是郎平此生都无法拒绝的一句话。

这回,郎平只提了一个条件:“必须保证我对女排选人用人的话语权。”

该换血时就换血,该洗牌时就洗牌,再次回归的郎平,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将世界先进的经验都融入了改革之中。

取消了“没人性”的军事化管理,发掘了朱婷、袁心玥,张常宁等一大批人才。

“允许她们化妆打扮,允许她们看电视剧、上网购物等等,让她们生活得高高兴兴的。这群90后姑娘不仅变美了,在国际赛场上也更有竞争力了。”

后勤医疗上,郎平也是下足了心思:“从美国请来最专业的体能训练专家和伤病康复专家,取消了蹲杠铃等损害膝盖的练习,取而代之的是科学化的管理和训练,女排姑娘们的伤病一下少了很多。”

女排之路的艰辛,郎平再清楚不过了,曾经吃过的苦,受过的伤,她不允许再发生在这群年轻的孩子身上。

因此,郎平在带队的过程中,很少摆出教练的严酷架势,而是像妈妈那样时刻给她们关怀和包容。

即便是队员做得不好的地方,郎平也都是以鼓励为主。

终于,低迷的女排又重新找回了生命力。

2015年世界杯,中国女排夺得冠军;

2016年奥运会,中国女排夺得冠军;

2019年世界杯,中国女排夺得冠军。

很多人说,郎平带出来的这届女排,是有史以来最具亲和力的一届。

在没有赛事和训练安排时,这群姑娘们也爱扎堆逛街,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她们不必背负那么多的民族情结、英雄情结,更多的时候,她们是个符合自己年龄特征的普通女孩子。

“我是普通女人”,这是郎平的心声,只是她的这份普通在“神坛”上无处安放,而她希望年轻的孩子们不用这么负重前行。

05

“她把一生,都献给了女排”,父亲在采访时百感交集地说。

人前那个叱咤风云,荣誉等身的郎平,在赛场外,是女儿、是母亲、也是妻子。

但是,她留给家人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1986年10月,郎平与原八一男排队员白帆结婚,1992年,女儿白浪出生。

但是,这段婚姻并没有维持多久,因郎平忙于学业和排球事业,与白帆聚少离多,感情出现裂痕。

1995年,在郎平回国执教前,俩人选择了离婚。

对于这段婚姻,郎平心里尽是亏欠。

在《激情岁月:郎平自传》中,郎平对这段感情反思道:

“我努力做个贤妻良母,我热爱生活,我对生活尽到了责任。但生活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对和错所能概括的。你尽力了,也未必能使生活满意。
这,比打球难多了。”

如所有的职场女性一样,一边是亲情,一边是事业,实在很难取舍,而这样的进退两难对郎平来说更甚,因为她的肩上还挑着家国情怀。

当女儿白浪第一次给她做早餐时,郎平哭了。

女儿不知何时已经这么大了,而作为一个母亲,她甚至连给女儿做顿饭的机会都很少。

年幼时的白浪特别不理解妈妈,她曾在日记中写道:“我妈妈是女强人,她获得过非常辉煌的成绩,全世界有很多人崇拜她,但我不喜欢女强人妈妈……”

而现在的白浪最终像妈妈那样选择了排球时,才理解了母亲的为难:“排球就是妈妈的命,中国才是妈妈的家。”

离婚多年的郎平一直忙于女排事业,婚姻问题始终没有着落,这让父亲操碎了心。

2013年上半年,父亲下达了不容拒绝的命令,强制让郎平相亲。

见面时,郎平每次都跟对方坦陈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腰椎、颈椎、肩部、髋关节都有老伤,膝盖的老化程度甚至超过70岁老太太。每天工作一结束,我全身疼痛,一遇阴雨天气连上楼梯都困难。与我生活在一起,要承受很多。”

这样的郎平,吓跑了好几个相亲对象。

面对父亲的恼怒,郎平除了叹息还是叹息:“爸,其实我也渴望有人疼,有人爱,可总遇不到合适的。”

终于,2015年,55岁的郎平,遇见比她大4岁的王育成,他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的历史系教授,也是郎平的忠实粉丝。

他心疼她,崇拜她,理解她,为了改善郎平疾病缠身的健康状况,他心甘情愿为她出入厨房。

谈起王育成,郎平脸上总是透着平淡又温暖的幸福感:“感觉他知识渊博、非常热爱体育,对于我们这个带有军事化色彩的‘高危’职业,他充分的理解和支持,非常大度。在我情绪波动、压力较大的时候,给我带来宽慰和放松,有如心灵相通的老朋友。我们在精神层面有很多的共同语言,相处非常舒服、融洽。”

2016年1月,俩人在北京举行婚礼,白岩松担任司仪,漂泊多年的郎平,终于找到了温暖的依靠。

星是离太阳的第二颗

金星是离太阳的第二颗

06

1981年到2019年,中国女排一共夺得了十个世界冠军,其中的八个都有郎平的全程参与。

马东曾问过郎平:“是不是喜欢打硬仗?”

郎平当即回答:“打软仗也没意思呀。”

郎平的排球生涯,就是一个不断打着硬仗的过程。

她多次表示想做一个普通人,拥有着普通人柔软的一生,然而,她只能活成传奇。

近几年,关于郎平大家讨论的更多的是,郎平将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后退出排坛一线执教的行列。

是啊,郎平老了。

60年光阴白驹过隙,郎平在排球事业上跌跌撞撞了47年,几经风雨。

在鼓励姑娘们披荆斩棘时,郎平常常说:“我一个快60岁的老太婆都在拼,没人好意思懒。”

这也许正是女排精神的魂魄所在吧。

“女排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有时候知道不会赢,也竭尽全力。

是你一路虽走得摇摇晃晃,但站起来抖抖身上的尘土,依旧眼中坚定。

人生不是一定会赢,而是要努力去赢。”

郎平,辛苦了!

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

皆悉回向给原作者及各位读者

敬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

一切重罪悉解脱

图文皆来源于网络,内容仅做公益性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