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掌权十五年,三度参与废立皇帝的王守澄,是如何被唐文宗消灭的?

subtitle
调侃历史 2020-10-20 19:06

公元820 年正月,唐宪宗李纯因服用所谓的"长生不老"的金丹中毒,卧床不起。就在宪宗病重时,宦官王守澄、陈弘庆等人将他杀害,死时四十三岁。宪宗李纯二十七岁即位,他努力试图使唐朝恢复曾经的荣耀,虽然收效不大,但至少使唐王朝有些回光返照的意思。他在位期间,一直宠信宦官,最终被宦官所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守澄等人杀死宪宗后,严密封锁消息,并开始传言宪宗服用金丹中毒身亡。随后,王守澄便与中尉马进潭、梁守谦、刘承偕、韦元素等人密谋,拥立李恒登上皇位,史称唐穆宗。李恒即位的第二天便在王守澄的怂恿下把当时的宰相皇甫镈贬为崖州司户;第六天又把道士柳泌和僧人大通乱棍打死。这样,宪宗之死的真情就没有别人知道了。

王守澄生年籍贯没有记载,据推算应该是在德宗李适期间入宫为宦。宪宗即位后,他颇受宠信,曾出任徐州监军,拥穆宗登基后,加官进爵,任知枢密事。

唐穆宗是一个十分贪玩的君王,不仅沉于酒色,还希望自己长生不老。王守澄极力讨取穆宗欢心,把在徐州作监军时结识的翼成医人郑注引荐给穆宗。穆宗对郑注赏赐甚厚,留其在宫中。长庆四年(公元824年)正月十一日,穆宗服用长生不老之药中毒,一命呜呼。

唐穆宗死后,他的长子李湛即位,是为敬宗。唐敬宗比穆宗更加荒淫无度,而且非常宠信宦官,他不问政事,不听朝臣劝谏,迷信道士,小小年纪就企求长生不老。他派人四处采药,求访异人,他还在皇宫之中修建道院,专门让道士讲经解道,自己还常常在夜间到宫苑各处捉狐狸。

公元826年十二月初八深夜,唐敬宗在结束"打夜狐"之后,与宦官饮酒作乐,饮得高兴时到内室更衣解热,结果被宦官刘克明谋害。刘克明、苏佐明等人假传遗诏,立宪宗第六子绛王李悟为帝,以此达到挟持皇帝,专权朝政的目的。围绕着控制皇权,宦官们可以说是把立君、废君、弑杀君王当成了儿戏。

当时,王守澄、杨承和、梁守谦、魏从简四人是最有权力的宦官,号称四贵。他们对刘克明等人拥立新君的行为大为不满,于是就联合宰相裴度,策划拥立敬宗的弟弟江王李涵来当皇帝。王守澄等人指挥禁军攻入内宫,杀死了李悟、刘克和苏佐明,把李涵拥上皇位。随后,李涵改名李昂,是为文宗。自宪宗李纯死后,仅在七年之中,唐王朝就换了四个皇帝,其中两个皇帝成了宦官争权夺势的牺牲品。

唐文宗即位后,王守澄为骠骑大将军,充右军中尉"。这时,以王守澄和陈弘志为首的宦官势力,自元和以来,盘根错节,不断发展,在朝中占有了重要位置。王守澄上抑天子,下压群臣,一时间权倾朝野。

唐文宗虽是宦官拥立的皇帝,但他对德宗以来宦官弑君废立的行为深恶痛绝,决定削弱宦官,重新树立皇权。他打算通过提拔朝中大臣以此来压制宦官,先后起用韦处厚、路隋、李德裕、牛僧孺等人为宰相。可是,这些人都出身大族,为了各自家族的利益,他们彼此之间相互排挤,有的甚至不惜与宦官势力勾结。文宗大失所望,只好另选他人。

大和四年(公元830年)九月,唐文宗终于物色到可以帮助他除掉宦官势力的合适人选。此人就是翰林学士宋申锡,他在与文单独交谈时窥视到文宗的心思,便讲出自己对宦官专权的痛恨认为要剪除宦官势力,必须逐渐进行。唐文宗对宋申锡很赏识,便拔他为宰相。可惜,宋申锡铲除宦官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王守澄得知了。王守澄立即采取行动,指使军吏豆卢著诬告宋申锡勾结漳王李凑图谋篡位。文宗无奈,只好命王守澄查办,结果造成冤狱,宋申锡被贬为开州司马,李凑被贬为巢县公。文宗铲除宦官势力的设想,还未等开始就已经结束。而王守澄从中引以为诫,对文宗格外小心,严加控制。

公元834年,文宗得了中风病,王守澄趁机推荐郑注为文宗治病。不久,又推荐前宰相李逢吉从子李训为文宗讲解《易经》。郑、李二人都是依附王守澄而得势升迁的,是王守澄的心腹。王守澄把郑注、李训安插在文宗身边,是想隔断文宗与朝中正直大臣的联系。郑注入宫后,很快使文宗的病情大为好转,由此得到文宗宠幸。李训与文宗朝夕相处,长久交谈,感情渐渐亲密。没过多久,郑、李二人开始对王守澄疏远。文宗念念不忘铲除宦官势力,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郑、李二人。郑、李二人认为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表示愿意全力帮助文宗诛灭宦官。文宗则认为他们二人可用,而且是王守澄举荐之人,不易引起宦官集团的疑心。就任命李训为兵部郎中、翰林学士,随之又升为礼部侍郎、同平章事,赐金紫官服;郑注为通王府司马,充右神策判官。郑注、李训掌握了实权后,马上寻求支持者,朝官憎恨宦官势力的人很多,刑部侍郎舒元舆、弘文馆大学士王涯、御史大夫贾悚、御史中丞郭行余、长安京兆尹罗立言等人很快与郑、李二人结为一体。他们决定向王守澄为首的宦官势力发难。

郑注、李训先是利用宦官集团的内部矛盾,不动声色地收拾了左神策中尉韦元素。王守澄与韦元素是互不相让的对头,韦元素被除掉,王守澄以为是一件好事。随后,李训建议文宗任命宦官仇士良为左神策军中尉。仇士良原来与王守澄是同一阵营,但王守澄没有提拔他,所以他就暗恨王守澄。他当上左神策军中尉后,马上就与王守澄决裂,怀着个人野心,靠到郑注、李训一边,压制王守澄的势力。没过多久,郑注、李训又让文宗提拔王守澄为左右神策军观容使,以此解除他中尉的职权,将其架空。

郑注、李训、仇士良三人合谋,先是派人到外地陈弘志所监军中,以谋害宪宗的罪名,将陈弘志就地乱棍打死。然后于十月九日,郑注、李训又为文宗出谋划策,派遣中使李好古携带有毒的酒食赐给王守澄。王守澄奸诈一时,终于中毒身亡。王守澄的弟弟王守涓为徐州监军,被文宗下诏召回,走到中牟县时,被诛杀。

王守澄死后,秘不发丧,文宗下诏封其为扬州大都督。郑注、李训决定以宦官为王守澄会葬的名义,召集所有宦官前来,然后一并诛杀。结果他们的计划不但没有实现,反而招致了仇士良为首的宦官血洗朝臣的悲剧发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