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死”真的安乐吗?日本女子小岛:用4分钟结束自己的生命

subtitle 微雅江 10-20 18:17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住你即将死去'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重要箴言。它帮我指明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选择。因为几乎所有的事情,包括所有的荣誉、所有的骄傲、所有对难堪和失败的恐惧,这些在死亡面前都会消失。——史蒂夫·乔布斯(斯坦福大学2005年毕业典礼上演讲发言)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死亡意味着:与世长辞,万物沉寂,黑暗永至,颤抖不已。人们惧怕着死亡,也在拼命地逃避死亡。

但是当人们活着所要承受的痛苦要远超于对死亡的恐惧时,安乐死的出现让很多惧怕自杀的人拥有了一个较优的选择。

安乐死是否合理,安乐死是否合法,安乐死真的安乐吗?

对于安乐死的质疑和争议自安乐死出现之日起就一直是人们讨论的焦点,可是这些答案始终没有最明确的答案。

在日本,有这样一个女孩,她用纪录片的形式将自己安乐死的全过程用相机记录了下来,用4分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个女子便是——小岛。

病魔摧毁的人生

小岛出生于日本一个家境优渥的富裕家庭,从小便乖巧可人,优异的学习成绩让小岛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很多人艳羡小岛从小到大的幸福人生。

小岛的家中还有三姐妹,姐妹之间的关系自小便十分和睦,她们是彼此最重要的家人。长大后的小岛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没有孩子,却从未放弃过对于未来生活的期待和憧憬。

作为一名优秀的韩语翻译,小岛前48年的人生可谓是多姿多彩,因为出色的语言天赋和工作能力,让她在翻译工作中如鱼得水,甚至在很多重大场合进行演讲,是一个标准的都市丽人。

但是在小岛48岁这一年,生活忽然跟她开一个巨大的玩笑。因为在工作中突然出现的昏迷和身体机能的快速下降,前去医院检查的她得知了一个噩耗——多系统萎缩症。

多系统萎缩症,是一个听闻名字便十分棘手的疾病,其多发生在37-74岁之间,具体的发病原因不明,发病的症状更是在逐渐磨灭一个人的基本技能,并且无法治愈。

在最初得知自己的病情时小岛并没有放弃希望,她在家人的陪伴下始终相信自己会等来奇迹。可是随着发病症状的日趋严重,小岛生存的意志在一点点的被瓦解和摧毁。

发病的过程中,小岛逐步成为了一个废人:

尿失禁、运动迟缓、反应迟钝,甚至连最基本的站立都做不到,只能依靠轮椅,说不清话,吃不了饭,看不清人,记不住事,这个曾经骄傲的站在阳光下微笑的女孩成为了姐妹的拖累。

安乐死的选择

慢慢的,小岛的病情愈发严重,甚至患上了多系统萎缩症的并发症——帕金森综合症。

一次去医院的检查途中,她看到了躺在医院重症病床上的一位患者,他全身插满了管子,靠着一台机器维持着生命。

如果不是机器声冰冷的波动昭示着这个人还尚存人间,病房里充斥的只有死寂和绝望。看着病床上的那个人,她脑海中充斥着的只有一个想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他吗?

回到家后的她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哪位病人的模样,被机器和呼吸面罩掩盖住的脸,毫无起伏的胸膛,只有机器上冰冷的数字和波动。

不会说话,不会醒来,灵魂被禁锢在这样一具残破的躯壳中无法解脱,这便是自己的结局吗?

想到这些小岛心中十分抗拒,自己的骄傲无法忍受自己成为一个依靠机器苟延残喘的行尸走肉,甚至成为父母家人的累赘。

犹豫了很久之后,小岛选择了安乐死。1976年,日本虽然举行了第一次安乐死国际会议。

但在当时的社会舆论的影响下会议最终决定安乐死不被支持采纳,帮助人执行安乐死程序的人会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刑事处罚,因此小岛选择了支持安乐死的国家——瑞士。

在确认了最终的决定后,小岛开始联系瑞士的医生和法院,提交了自己申请安乐死的申请,并且接受了重重调查和检测。

经过审核,瑞士法院和医院确认小岛的情形在安乐死申请范围之内,便通过了小岛的申请。

经过一番整理和安排,她和家人踏上了前往瑞士的路,并且开始用自己的相机记录下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

顺利进入医院后的她躺在病床上,家属、法院工作者、公证人员都在现场,并且通知她只要在未执行之前都是可以撤销申请的,小岛只是摇摇头拒绝了。

执行前,医生已经教给了她安乐死的所有步骤,并且一再跟她确认药物是由自己注射,这也代表着她随时可以反悔,放弃安乐死的执行。

小岛只是默默的听着医生的讲解,眼底是死亡前的平静。法院的工作者对于安乐死的全过程都进行了视频录制,方便事后交给日本警方以备案。

一路上都为了避免给小岛压力的家人强忍着泪水,却在执行的一刻崩溃,嚎啕大哭。在反复询问小岛是否选择放弃的过程中,小岛总是会温和而坚定的摇头。

签下字后的小岛打开了点滴的开关,微笑着跟家人道别:我想在我还是我的时候死去,我现在很幸福......四分钟,小岛的声音消失,脸上带着笑容离开了这个世界。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中写下: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八个字,每一个字都是对于生命的绝望和对痛苦的记录。

生老病死本是大自然中最基本的规律,但是纵使生死上演数亿次,生命带来的喜悦和死亡带来的痛苦都不会减去分毫。

可是,对于有些人来说,活着带来的痛苦远远超过了其带来的欢乐,而此时的死亡经成为了最大的解脱。

安乐死的存在是否合理我们无法给出最正确的答案,但是对于小岛来说,或许她那是是幸福的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