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没有贾樟柯的平遥影展,何去何从

subtitle
易水说生活 2020-10-20 12:10

本文作者是小万家族的@阿呆人丑还颜控的追星狗子在此

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于10月10日至19日在山西省平遥古城中的平遥电影宫如期举行。

直到两天前,影展闭幕前一晚,当颁奖典礼已经结束、多数展映影片已经完成放映、很多媒体和影迷已经离开平遥,贾樟柯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己和团队退出平遥国际电影展。

原来我们以媒体和影迷的双重身份辗转在电影宫里,或期待或失望地观看一部部影片、参加一场场活动的时候,一场毫无征兆的告别,已经在酝酿。

首先,它是唯一一个在世界文化遗产举办的影展。

在拥有2700年历史的平遥古城内,贾樟柯将原柴油机厂的园区改建成拥有1个露天剧场和5个室内放映厅的一流影展场地。

此外,平遥影展还聚焦青年导演,致力于助推青年导演成长。

据统计,从第二届开始,平遥影展每年展映的50部左右影片中,全球首映率都能达到40%以上,中国首映率则几乎接近100%。

第六代导演代表张元之女宁元元,22岁就带着导演处女作《小事儿》入围第四届平遥影展藏龙单元,《看上去很美》之后宁元元董博文再度合作也赚足了关注度。

凭借处女作《八月》斩获53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的导演张大磊,带着第二部长片《蓝色列车》入围“藏龙”,却也因为电影语言过于自我、故事代入感不强而受到两极评价。

以音乐冲突为切入点,探讨传统与现代、藏族与汉族文化冲突的《他与罗耶戴尔》,虽然有着藏语片的语言和画面优势,单薄的故事和剪辑也没能为观众带来惊喜。

更不用说《纸骑兵》《伊比利亚的派对》和《荒野咖啡馆》,也都差强人意。

而片单一出就备受期待的几部华语片,《不止不休》《裂流》《汉南夏日》《妈妈和七天的时间》,先是在排片表上变成“藏龙单元ABCD”,随后更是取消展映和媒体场,只能以“学术交流”的名义小范围放映。

在“无法放映”的好电影和“无法言说”的电影中,本届平遥影展最先突出重围的黑马电影,竟然是一部万达员工用微单拍出的、以皮村为背景的纪录片。

就像导演王磊说的,或许一开始大家都是抱着“看别人的故事”的心态,但最后,所有人都会在这部电影中看到真实的自己。

与今年平遥影展的主题“电影,从来不是孤城”相契合,本届展映片单中,有不少都在向观众呈现电影和电影人的日常。

既展现电影这个行业的规则和现状,又将电影人放在普通人的位置观察、描摹,试图打破电影与生活的边界,这是平遥影展一直在做的努力。

18号的发布会上,贾樟柯导演宣布平遥影展自第五届起,将交给平遥政府。他希望“让平遥国际电影展摆脱贾樟柯的阴影,获得独立的生命力”。

过去十天里,小万和很多电影人一样,经历了跌宕坎坷的心路历程:

超长双节假期刚刚收假,全国大批电影人和影迷们,满怀期待开始了又一年的电影大迁徙——

万达电影新媒体也及时赶到,进行为期一周的报道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后的几天,大家又为这届平遥影展的选片角度和标准屡屡觉得困惑,为几位折戟的新生代导演感到惋惜;

最初看到消息,小万和大多数人一样,只觉得懵。

如今回过头来再看这届选片不尽如人意的平遥影展,小万才意识到,作为发起人,贾樟柯导演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努力做到最好。

作为我们国家第五个获批的国际电影展,平遥影展从创办之初就有着独有的鲜活特色。

而过去四年间,这个园区每年十月都会迎来全国各地的电影人和影迷们。

更重要的是,区别于北影节、上影节等大型主流电影节,平遥国际影展聚焦非西方国家电影,竞赛和展映都以非西方国家(中国、亚洲、东欧、拉丁美洲、非洲等)影片为主。

增强中国电影与发展中国家电影从业者的联系与合作,是平遥影展最大的宗旨所在。

《捕鲸男孩》

“卧虎”与“藏龙”单元,分别致力于挖掘全球范围新导演和华语新导演,展现新人魅力;

“影展之最”还会将每年国际电影节中的优秀影片,带到平遥首映。

《不止不休》

往年的平遥影展竞赛单元,挖掘出过最佳导演赵婷(《骑士》)、最佳影片《嘉年华》《热带雨》等之后炙手可热的导演和影片。

今年被捧到台前的新人和新片们,则或多或少为平遥影展的落寞做出了预警:

但影片展映过后,豆瓣只有3.6分。

而最终获奖名单公布,这几部“无法拥有姓名”的新作纷纷获奖,错过的影迷也只有扼腕叹息的份。

《我们四重奏》,是万达员工王磊带着寥寥几个人的团队,驻扎皮村三年,拍摄600多个小时素材后剪辑出的一部88分钟纪录片。

电影中,以梦想、婚姻、家庭、子女四个角度为切入点,导演记录了鲜活且真实的皮村住户。每个拍摄对象正在经历的困境、生活给予每个人的恩典与磨难,导演都做了客观的记录。

面对这样的生活,他们有人沉默、有人写诗,有人精疲力竭、有人仍期待被爱。众生百态中,投射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如果《我们四重奏》有缘上映,那它一定是这届平遥影展中小万最想推荐给大家的电影。

《野马分鬃》男主角是剧组录音师、《平静》女主角是纪录片导演、《裂流》男主角是导演、《不受保护的无辜者》也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纪录片。

这里面,有朝气蓬勃拍毕业作品的学生,有小众文艺片导演的困境,有商业片导演在规则中适应与试探,更有在大时代背景下电影人做出的努力与反抗……

从诞生之初,平遥影展就在努力打破观众的惯有认知,致力于带来崭新的电影与艺术创新理念。

被理解也好,被误解也罢,贾导和平遥影展团队做出的努力,影迷们从未忽视。

疫情下的今年,平遥影展突破重重难题,邀请观众进入电影之城,享受电影的同时,也陪伴电影走出至暗时刻。

他说以后的平遥影展,他希望“做一个观众,买票看电影”。

未来平遥影展往哪里走,没有人知道,或许我们也会收获一个崭新的、改头换面的国际影展。

但以后的事情我们且走且期待吧。

今天小万要做的,是祝福贾导和每一个热爱电影的人:

“祝所有电影人都永远能和电影在一起”。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请主动联系我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