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贾樟柯退出平遥影展 平遥官方:他自以为是地宣布了

subtitle
界面新闻 2020-10-20 11:47
原标题:平遥官方回应贾樟柯退出平遥影展:他和谁都没有沟通就宣布了

10月20日, 平遥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通过《中国慈善家》回应贾樟柯退出平遥影展事件:“他(贾樟柯)自己自以为是地宣布(退出)了,和谁也没有沟通,省、市、县里都不知道。我们政府一贯的态度都是市场运作、公司主办,我们是支持人家办的。”

10月18日晚,平遥国际电影展创始人贾樟柯在接受媒体群访时,突然宣布自己的团队将不再参与举办明年的影展,影展将交给平遥政府来举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平遥影展微信公众号

此前报道

贾樟柯:团队明年将退出平遥国际电影展 今年没有花政府一分钱

10月18日,贾樟柯在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群访中表示,可能今年是自己团队做的最后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我们已经把这个品牌打造好了。我们没有花政府一分钱,全部是社会的资本。”

他回忆起去年张艺谋导演在开幕式上勉励平遥国际电影展要办下去,要办成一个有影响力的影展。“电影展是一代一代人要往下办的,这个机制不应该是离开一个人就不能再办了的,所以我觉得我们早离开,早培养新的团队,让新的团队接手,让平遥国际电影展摆脱贾樟柯的阴影,让它获得独立的生命力,所以我们选择在它强壮的时候离开。”

贾樟柯表示,希望自己今后会以观众的身份来参加平遥国际电影展。“我非常想看电影,四年电影节我几乎没看过电影,我想回到一个观众的身份。”

针对有媒体提出的放映饱和情况,贾樟柯回应说,在第三届影展闭幕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平遥观众和媒体的人数呈几何状增长,当时希望今年能够扩建三个厅,让放映空间进一步扩大,满足电影节观众的需求,但是因为今年经历了疫情,扩建计划没能开展。与此同时,今年后台报名的媒体数超过了五百多家。“现在能容纳观众数量最大的是1500座的露天剧场,还必须有一些观众还得到门厅听直播,这没办法,总会有一些遗憾,希望未来疫情过去之后场馆能进一步丰富。”

贾樟柯透露,今年因为防疫,影展的举办要经过更完善的防疫步骤,有很多准备匆忙的地方。他也解释了抢票难的原因。“难度在于如果我们想抢先放映最新的电影,那么我们需要耐心等待这些影片手续的完成,我们也得等待片方的回复,所以几乎每次我们都是到了一个临界点才能定。”

他表示,平遥国际电影展因此保证了百分之百的国内首映率,接近90%的亚洲首映以及接近50%的全球首映,由此保证了影展的新鲜度,但是弱点就是没时间上票务平台。“因为如果上猫眼、淘票票这类票务平台,需要很长时间的提前量,我们的选片周期跟片方谈判讨论的周期就会缩短。”

今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大家对几部入围影片的质量产生了质疑。对此,贾樟柯回应说,对于一个影展来说,最主要的就是要秉承一种开放包容的姿态,要发现新的电影现象,而这些新的电影现象可能是大家非常拥戴的,譬如那些一票难求的评价很高的电影,但也有一些电影可能有极大的争议,或者观众对它有极大的陌生感,或者判断不了它。“但是它是一个新的情况,国际电影展就是提供新的电影情况观察的观察站,所以我们会把不同的电影选进来,让人们了解当代电影的全貌和最新的情况。”

在谈及山西电影有关话题时,贾樟柯表示,山西电影的进步有目共睹,平遥国际电影展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透露,从一开始就在几方面希望助力山西电影,因为它是山西本土的电影展,是在山西人民帮助下建立起来的电影展,因此有职责推动山西电影的发展。

“首先是从教育上,我们前三届一直有一个单元叫做‘平遥一角’,邀请山西大学、山西传媒学院,山西太原师范大学等省内有电影专业的学校派定额的学生来,和其他国内著名的学院,比如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一起交流,让山西的学生跟电影教育和电影工业发达地区的孩子们能有密切互动的机会,觉得自己也是整个大的电影环境的一部分。第二个举措,每个单元,我们都在尽力寻找山西人的声音,除了‘从山西出发’这个单元,我们本着鼓励本土电影的原则,只要影片质量有让我惊喜的地方就会选到各个单元里面,让山西的电影人能够全面参与平遥国际电影展。”

贾樟柯透露,今年“从山西出发”这个单元的影片的反响特别好。“那天谢飞老师去看了刘泽导演的作品,看完以后觉得很惊艳,很喜欢这部电影,觉得山西还真是一个出导演的地方。”贾樟柯表示,刘泽导演的影片《来处是归途》算是平遥国际电影展产业板块培养出来的山西本土制作。他也表达了对未来新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团队的期待,“如果说有一种精神能够传递的话,我希望他们能够继续支持本土电影,因为毕竟是在山西做的电影展,不能忘了这个土地。”

“我们拍片没太想视野的问题,我觉得就是感情的问题吧,感情真挚了,别人能进入到你的世界里面,那个世界就是开放的,感情不真挚那个世界就是封闭的。”在最后回答记者如何把中国故事讲给世界的问题时,贾樟柯如是道。

相关推荐

平遥还能走多远?

“贾樟柯突然宣布退出平遥国际电影展”——如果你不认识贾樟柯,没听过平遥,也不关注平遥国际电影展,不会体会到这个新闻带来的震撼。

10月19日,为期9天的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在山西省晋中市平遥县落幕。18日晚,贾樟柯公开宣布,可能今年是自己团队做的最后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

他在解释自己离开的原因时说:“我觉得我们早离开,早培养新的团队,让新的团队接手,让平遥国际电影展摆脱贾樟柯的阴影,让它获得独立的生命力这是非常急需的,所以我们选择在它强壮的时候离开。”

灵魂人物

仅仅用“平遥国际电影展创始人”来说明贾樟柯和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关系,是远远不够的。

2017年,平遥国际电影展元年。



图片来源:平遥国际电影展官网

当时炙手可热的范冰冰担任形象大使。电影节必备的红毯铺在这个小县城的石板路上,范冰冰着一袭绿裙走过,随着镁光灯追影、摄影机咔嚓,在开幕第一天,初出茅庐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便收获了不小的关注。

城叔一位媒体朋友去过首届电影展。8天时间里,她现场见到了一众电影大咖和影视明星,沉浸在40多部海内外电影展映中,也见证了混乱和不成熟的管理秩序。

比如,电影展的活动有时候会举办到深夜,但平遥古城到了晚上12点,街灯全部熄灭,景区的观光摆渡车早就下班,古城里也不能通行出租车,主办方也没有为普通观众准备摆渡车。一个女生步行回旅店的背街小巷,一路黢黑,全靠手机照亮、唱歌壮胆。

暂时的失序,浇不熄人们对电影的热情。何况大家奔赴的,是由贾樟柯打造的“真正属于电影人的电影节”。

这四年,每年平遥进入寒冬,电影展就如约而至。报名参展的观众数量、媒体数量,呈几何状增长。“今年疫情期间,我们后台报名的媒体超过500多家。”贾樟柯在18日晚的记者招待会上说。

提起办电影节的城市,即便不说戛纳、柏林、威尼斯,也会说上海、北京。

威尼斯电影节、戛纳电影节的创办初衷都是为了延长旅游季。最开始的主办方都是来自旅游业、酒店业的公司,后来重心才从旅游转为电影。

上海能办成中国最早的电影节之一,是因为那里聚集了国内最丰富的电影资源,沉淀了国内最有底蕴的电影文化。

在2017年以前,实在找不到平遥和电影资本、电影工业有什么更深的渊源。从0到1创办电影节,其难度可想而知。

2015年,贾樟柯找上马克·穆勒,后者有着操盘鹿特丹、威尼斯等四十年电影节的策展经验,曾把陈凯歌、张艺谋、田壮壮的电影推荐到国际电影节。贾樟柯和马克·穆勒,充分施展各自在电影界的号召力,邀约艺术新星、筛选参展影片,更重要的是找钱、找政府的支持。



图片来源:平遥国际电影展官网

从一开始,贾樟柯就做好了长远打算。影展项目的准备到执行,是贾樟柯自己组建的团队。他曾对《山西晚报》透露:

“这个团队的人都是我求来的。电影展有很多同事来自广东、北京,他们有大型活动组织经验。但人家为什么要离开北上广去平遥工作生活?我确实是做了很多思想动员工作,他们现在几乎有一半的时间在平遥生活。”

关于电影展的资金运作,贾樟柯也和当地政府形成了一个方案。头三年拉赞助商,并由晋中市委市政府、平遥县委县政府资助。三年之后,完全依赖市场化运作。

“我们是政府指导,公司主办,为此成立了公司。”贾樟柯与平遥县国资方面联合成立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今年是第四届,也是平遥国际电影展实现市场化运营的第一年,贾樟柯在18日晚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没有花政府一分钱,全部是社会的资本,我们已经把这个品牌打造好了。”

在国内外众多电影节(展)中,平遥国际电影展年轻,名气还比较小众。但艺术品质、政府支持、赞助商合作、明星站台、观众捧场,构架电影节的五要素可以说已全部实现。

每一届电影展期间,贾樟柯都会在影片放映之前欢迎主创团队出场,不少映后的交流活动也是由他亲自主持,有影迷调侃:“贾樟柯几乎无处不在。”



贾樟柯 图片来源:平遥国际电影展官网

“平遥国际电影展没有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没有贾樟柯。”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独立策展人段少锋曾说。

“造节”计划

有媒体报道,影展自第五届起“举办权将交给平遥政府”。不少人担心,“摆脱贾樟柯的阴影”后的电影展,还能走多远?会不会从此成为平遥的历史?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当初电影展落地平遥,贾樟柯考察了很多地方。“做一个电影展要考虑很多综合的因素,比如城市人口、大学数量、有没有电影工业、是不是电影重镇等等。”贾樟柯当年接受《山西晚报》采访时说道,“晋中市委找到我说,为什么不考虑回山西来办?他们给我介绍山西谋求转型的进程,希望让老乡回去建设家乡。”



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开展仪式 图片来源:山西日报

平遥古城是“中国现存最完好的四座古城之一”,也是整个山西的“旅游名片”。从当时的发展情况来看,一方面,山西需要有新的文化项目促进全省转型,带来全方位新的理念提升;另一方面,山西以前的文化传统和历史在当代急需激活和转化。

在前几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期间,不仅是景点、住宿与餐饮,当地的实景演出都搭上了顺风车。

在电影展映间隙,可以看见“又见平遥文化园”的广告播放。公开资料显示,“又见系列演艺项目”是山西省在“十二五”期间由能源大省向文化大省转型跨越的重要旅游发展项目之一。

有人说,拉来电影展,是平遥促进地方旅游业发展的一步好棋。但是城叔统计发现,从数据上看不出明显变化,平遥的旅游业发展有自己既定的节奏。



数据来源:平遥历年政府工作报告 整理制图:城市进化论

对于平遥而言,这场电影展更大的价值或许在于:即使不知道平遥2700年的历史,不知道风土人情,但听过了平遥古城的名字,为当地文化品牌建设铺垫了名气。

查了资料才知道,平遥是和丽江同一批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古城。作为一个水资源、煤炭资源缺乏,仅有的柴油机厂、火柴厂、针织厂也面临转型的县城,平遥将未来的发展押宝在旅游上。

近些年,平遥古城保护管理委员会先后投资近2亿元,对古城百余条主道路进行硬化,部分街道进行了线路入地和上下水改造。

旅游业方面,平遥古城发展了400余辆旅游车辆,民俗客栈达到375家,旅游店铺超过200家。平遥旅游及相关行业从业人员达到16万,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下岗国企职工。

当今的中国旅游市场,早已不是依靠单纯景点就能获客。“造节”是平遥古城突破“千镇一面”的重要法宝。



2017年,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正式落地 图片来源:丁舟洋 摄(资料图片)

2001年,第一届平遥国际摄影节在平遥古城县衙亲民堂前拉开帷幕。这是平遥当地政府在文化品牌上的一次努力,也可以视为国际电影展的遥远先声。

平遥本地导演郭恒奇回忆,摄影节最辉煌的时刻在第三、四届,“那两年的摄影展让平遥古城‘人满为患’。”不过,这项活动对于古城经济和品牌的带动作用并不持久,“对古城人民来说,这几年的摄影节和一个展销会没有太大的区别”。

摄影节衰落的最大的原因在于,始终出不了大师作品,也渐渐吸引不来大师。“现在挂出来展览的照片都是大学生拍的,以前哪轮得到他们啊,大师的作品都挂不下。”一位当地的摄影爱好者说。

摄影展之后,平遥的“造节”计划没有停息:2006年平遥中国年、2017年平遥国际电影展、2018年平遥国际雕塑节……据了解,“摄影展”和“中国年”至今未“断奶”,政府一路资助了19年、14年。

今天,刚刚实现市场化运作的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正式结束了。散场以后,明年谁来?

责任编辑:刘效武_NN4113
7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