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昨天超千人参加毛洪涛遗体告别仪式,成都大学校长未到场

subtitle 济宁头条 10-20 10:06

连日来,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不幸溺亡事件,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

10月18日早上8点,大象新闻记者赶到成都北郊殡仪馆,在馆外,毛洪涛生前的学生、同事、亲朋等超千人到场。大家手捧菊花,排队等待入场参加今天上午10点毛洪涛的遗体告别仪式。毛洪涛的学生称,就想看看老师,陪他走完最后一程。

上午9点06分,毛洪涛的妻子钱女士在亲友的搀扶下来到殡仪馆,随后,她还与来到现场的亲友打了招呼。毛洪涛遗体告别仪式现场,大象新闻记者看到其生前众多学生及同事送上花圈,表达哀思。

遗体告别仪式正式开始后,所有亲友及到场学生有序进场,分批在毛洪涛遗体面前三鞠躬后,来到毛洪涛妻子钱女士面前劝慰其节哀,大象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每个从告别仪式走出来的人眼中都饱含泪水。

记者在现场遇到了此前一直照顾毛洪涛父亲的朱女士,据她透露,毛洪涛对父亲特别有孝心,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夫妻感情也很好,对她也特别好。提起毛洪涛的去世,朱女士哽咽着说:“太意外了,根本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之前他(毛洪涛)逢年过节不仅给我发信息,还托家人给我钱,只是最近几年联系少了,我还以为是他工作太忙了,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朱女士表示,自己年纪大了,也不会在网上发什么评论,只能在朋友圈表达一下哀思了。

毛洪涛生前同事称毛洪涛能力特别强,做事很注重效率,平时他对人友善,所以今天自发来送他最后一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毛洪涛侄子看来,毛洪涛是一个非常认真守职的人,“感觉很难找出像我姨夫这样敢作敢当的人了。”

此前,得知毛洪涛去世的消息,其多名学生也来到殡仪馆。一名毛洪涛曾经的女学生称,有学生经济条件不好,毛洪涛为此还专门资助这名贫困生买西装去参加答辩,“我没有见过这么对学生用心的老师。”

在现场,记者并未见到毛洪涛此前在朋友圈提到的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的身影。

据新京报消息,17日,有学生在毛洪涛家附近的江安河边散花瓣、摆鲜花悼念。

据财新网报道,10月17日上午,亲属拿到毛洪涛的死亡证明,前往殡仪馆办理丧葬事宜。当天下午,数十名西南财经大学师生来到毛洪涛家中看望。毛洪涛的妻子说,“相信组织的调查,会给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当晚,毛洪涛的遗体并未存放在殡仪馆告别厅,原计划进行的追思会取消。不少学生打算在告别厅守夜,因殡仪馆方面原因未果。

10月17日,成都大学发布讣告显示,毛洪涛同志于2020年10月15日不幸辞世,终年50岁。毛洪涛遗体告别定于2020年10月18日上午10时在北郊殡仪馆举行。

成都大学发布的讣告 荔枝新闻 图

成都大学发布的讣告介绍了毛洪涛的履历和所获荣誉,并评价他在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期间,“亲自策划、组织‘院长第一课’ ,为大一新生系好大学第一颗扣子;研究制定学校发展规划,全面推进特色鲜明、国内一流的应用型城市大学建设,他数次带队前往甘孜州石渠县、阿坝州九寨沟县和简阳市等地走村入户访贫问苦,落实中央精准脱贫要求;他亲自主持学校疫情防控,以师生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为第一要务,精心组织48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为学校经受抗疫大考、服务社会抗疫和维护师生身心健康付出巨大努力。”

讣告称,“他是一名好干部,全身心投入工作,夙夜在公、精竭虑、务实笃行、忘我工作,充分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担当,他是一名好老师,以高尚的师德、扎实的学识、无私的奉献教育和引导学生,深受学生爱戴。”

据公开资料,毛洪涛1970年11月出生,西南财经大学会计学专业毕业,博士研究生学历,教授,博士生导师。

毛洪涛历任西南财经大学发展规划处副处长,西南财经大学教务处处长,西南财经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眉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等职,2019年2月起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主持学校党委全面工作。

据此前的媒体报道,10月15日早晨,毛洪涛发布了一条朋友圈消息说:“从未发过朋友圈,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吧。”

他表示,“过去八个月乃至一年多,确实是人生最艰难的时段,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每天面对越来越理不清楚的乱麻”,“一年多的成都大学工作,已是头破血流”。“终于确认了,一直坚持原则,在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单位,真行不通,因为他们利益勾连更坚定顽固……”

早晨6点半左右看到这条朋友圈消息时,毛洪涛的一位亲属迅速拨打毛洪涛的电话,回铃音提示对方已关机。

这位亲属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近半年来,毛洪涛的状态不太好。今年4月,毛洪涛曾致电问候这位亲属,并说:“好好做你的事业,对我也是一种鼓励,我已经糟透了。”

这位亲属称,毛洪涛多次表示自己已经崩溃到快承受不住了,身体也出现状况,今年做过两次体检。家人对毛洪涛的异常状态已有警惕,事发前一天晚上,毛洪涛非要出门,被妻子叫了回来。为了防止他出走,妻子一直看着他。

这位亲属说,凌晨3时许,看着丈夫开始打呼噜,毛洪涛的妻子以为睡着了,自己也就睡了。早上6时10分许,毛洪涛的妻子被同样看到朋友圈的人电话叫醒,转身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她看到丈夫在早上5点多发的私信,初步推测,5点左右他出去了。

最终,毛洪涛的遗体在他住处附近的河流中被找到。

据毛洪涛的亲属透露,毛洪涛夫妻俩一直没有要孩子,只是收养了一个。

据最新消息,目前,成都市已由纪委、组织部等多部门组成联合工作组进驻成都大学对此事件展开调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