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忠臣:骨法用笔融合青绿山水技法、创新山水画的思考!

subtitle 龙华娱乐 10-20 06:53 跟贴 1 条

中国山水画自东晋滥觞起,是以青绿为主色,因为那是大自然的本色,也是古代人民理想中自然应有的色彩。青绿山水自唐代达到鼎盛时开始成熟,至宋代又出现了第二次高峰后开始衰落,原因在于后期水墨画的崛起。水墨画山水是伴随文人风潮而诞生,起源于盛唐时期,从五代两宋一跃取代青绿山色成主流,原因是多方面的,它涉及到中国文化的特殊性。特别是儒、释、易、禅、道哲学对宇宙、自然、人生、艺术多方面领域的独特见解,也是与中国古代画家以文人士大夫为主体有关。古代的文人们掌握了中国哲学,发明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墨分五彩代替颜料的绘画,并发展成文人画,并使这门艺术发展为修身养性的工具,因而得以普及发展,一至到今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成忠臣作品(真材实料)

古代的青绿山水冷落原因是多方面的,和画水墨画相比,画青绿山水太艰苦,其中颜料自古就是一大难题,需找矿石自行加工。相比水墨画,以写为上,随时都可信手挥写,还可泼洒自由。青绿山水只有工笔,没有写意,是以院体画标准衡量,它要涉及勾染、构图、造型、设色等技术性很强的专业,难度极大,如以士大夫的标准来要求,需要在技法精妙中还需有高雅的书卷气,这一标准更难。

自从有了水墨画后,青绿山水遭冷落一个关键原因是青绿山水的着色颜料质量要求极严,古代的画家们要自己到处找矿石研制,其繁难程度让人望而却步。古老的正宗中国画颜料大都是用有色的矿石研磨而成。由于研制粗细不同和所选的石质不同,颜料可有不同深浅和差别的色相。石质颜料色相沉厚,色调稳定几千年不变。古代的金碧山水,古时是用真金打成箔,然后捣细为泥金成为颜料,永久金光闪闪。而有人用假泥金是以铜粉代替的,过不多久就变黑,发暗。而古代的矿石颜料如石青、石绿、赫石、朱砂、石黄、土黄等色,在今天被普天下的工业化勾兑的化学色代替。而化学色颜料较矿石色更鲜艳,与矿石色相比,矿石色好比是鲜花,化学色是塑料花。关键一点是化学色作画没有传承流通价值,仅五十年就自行褪色、变色、掉色的挥发掉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众多收藏画者都是藏盲、画盲,他们一不懂宣纸,二不懂颜料,仅用耳朵判断这个主席,那个理事来收藏画,而对画本身的艺术造诣不关心,是围着职位头衔来收藏,岂不是天大的笑话?正因为画盲、藏盲普遍,时至今日的画家,用矿物石色作画的几乎少的可怜,全是用书画纸化学色作画,这就造成了今天的画坛是历史上画家最多的时代,但同时又是历史上画家最少的时代。因为他们创作的画用的是假纸、假颜料,注定不会传承流通下去,这一时期会在历史上是个断层过程。

水墨画自唐代经王维等一批高逸之士创造发明起后,极易在文人中流行,但水墨画也仅非纯水墨,是配备色彩互用,这一传统一至影响到今天的中国画家。但这一水墨文人画成就高低是与文化底蕴融合在一起的,如果没有丰厚的国画基础支持,便会流于粗劣浅薄。而今天的中国画家最薄弱的恰好就是没有文化底蕴,所以在今天粗劣浅薄的中国画家泛滥成灾。在民国之前的文人水墨画,被赋予传统中国画的象征意义,然而被今天普遍使用的假纸、假颜料来偷工减料粗制滥造以及严重以素描造型西化来涂脂抹粉。以至于和中国画的水墨精神背道而驰越走越远,也和以复兴传统文化为己任的新时代不相符。

为此,我在想,能否用传统水墨画的骨法用笔及勾皴点染方法,融合青绿山色中的技法与色彩,创新出一个风格鲜明、丰富多彩,对传统画法作个创新发明,这是我从五十岁后的一个思路,并画了大批山水画进行着有益尝试。在这里我是结合传统的文人画特点,融入青绿山水画中的色彩,以此来把墨与青绿色彩相衬,表现出祖国的青山绿水。我想,以这样一种饱满真诚的热情讴歌我心中的祖国河川,无论巨障还是尺幅,所画均为高山大壑、名川胜景,都是充满生机,雄伟壮阔,这也是我们这个伟大时代所需要和应大力提倡的!

今天画坛上急功近利、好逸恶劳、浮躁不定的时代病,严重阻碍着正直有作为的画家去在前贤基础上勇于探索,在寂寞环境中修炼画道。而在素描改造中国画风潮影响下那种崇拜东西洋、鄙薄民族文化的另一类时代病,更影响着传统文人画这样的国粹在年轻人中传薪接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